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得儿喝的诗


□ 得儿喝

  得儿喝 又名猩猩他表弟,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于吉林省白山市。2006年晚些时候开始上网,主要在“诗江湖”论坛活动。有诗歌发表于《诗参考》《诗生活年选》《诗歌现场》《诗歌报月刊》《彝良文学》《诗选刊》(下半月)等刊。诗作入选《低诗歌代表诗人诗选》(龙俊编)《从今天开始:现代汉诗三十年》(伊沙编)《2008-2009:中国诗歌双年巡礼》(沈浩波 符马活编)。2008年,组诗《记事》获首届“光成诗歌奖”一等奖。现居边疆小城延吉。
  
  老骥
  
  奶奶在60岁(1983年)开始发奋。
  她买回一叠京剧唱片
  跟着留声机一遍一遍地学唱
  她勒着嗓子
  筒子楼的邻居
  还以为她的屋里来了个大姑娘;
  她给上海的《故事会》投稿
  常常笔耕至深夜
  却从来没有发表过一个字;
  她又学起了日语
  “孔尼西哇”
  “哇达库西哇”
  我惊讶极了
  她学日语干什么。
  奶奶终于在65岁成为票友
  67岁嫁给了京剧院的林。
  奶奶在80岁又和林离了婚
  原因是嫌林不思进取
  整日价除了喝酒就是遛鸟。
  
  小梳子
  
  我无意中为老头找到了那把
  失踪多年的一寸长的小梳子
  老头抱住我
  用他那满含酸臭口水的嘴
  来亲我
  我捂住脸
  他就吧唧吧唧地吮我的手背
  爸爸埋怨我说
  你怎么为他找到了那件东西
  那上面有不祥的气息
  他握有那件东西
  我们这辈子会不得安宁
  
  细心的胖子
  
  那个胖子
  一边用棉签抠耳朵
  一边站在秤上
  称自己
  后来
  他扔掉棉签
  又重新站在秤上
  称了一下自己
  这才吹着口哨
  慢慢穿起衣服
  
  弯 头
  
  早晨
  我们把体内隔夜的水
  排到城市地下的管子里
  又把地下另一根管子的水
  注入我们的体内
  我们弓着身子
  就像一只弯头
  保持着管子间的联系
  
  过街老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