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故乡的“难归之痛”(简评)


□ 段崇轩

  阅读高海涛的散文近作,不由想起与他相处的那些美好时光。

  2005年初春,我有幸参加了鲁迅文学院中青年文学评论家班的学习。学员中有大学教授、评论家、刊物主编等,可谓人才济济、各领风骚。海涛小我几岁,同是50年代人,他是辽宁的,我是山西的,但因年龄相仿,又都在作协系统工作,彼此间的交流就比别人多些。

  我与海涛有缘。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给辽宁作协主办的《当代作家评论》投稿时,他就是责任编辑,我后来成为他们的重点作者,提携之恩深藏在心。他写文学评论也较早,开阔的中外文学视野,新锐的思想观念,给我留下了很深印象。鲁院相遇,真有故友重逢之感。随着交往的增加,我对他有了更多的了解和认识。我知道了他毕业于东北师大,本科是英语专业,研究生却是中国现代文学,又曾到美国访学进修。他还当过兵,做过中小学和大学教师,后来到辽宁作协工作。不说别的,就这一份丰富的经历,还有广搏的知识,就让我和大家心生敬意和羡慕。有时我们一起商量班里的工作,他总是静静地倾听,然后坦率地说出他的观点和建议。我觉得他是一个虑事周全、敢于担当的人。

  东北人见过很多,基本上给人留下的是高大豪爽、侠骨柔肠的关东汉子形象。但海涛给我的印象是真诚、儒雅、稳健,颇有学者之风。他也有慷慨激昂、才情横溢的时候,譬如在研讨会发言中、在酒桌上的交谈中,显示了一个评论家的激情和个性。他自称“我们都是外省评论家”。我俩都是北方人,地理相隔几千里,但心灵上有更多的相通之处。可惜两个月的时间太短,来往也不是很多,阻碍了我们进一步走向对方。

  告别北京八里庄那个偏远、小巧、安静的鲁院,已经八年了。我们大家的工作、写作、人生都有很多变化。我知道海涛还在辽宁作协工作,他的评论也能见到,虽不算多,却颇有建树和独到之处。如《文学在这里沉思》《批评:作为文化生活的范例》《精神家园的历史》《马克思主义与后现代批评家》《重评浪漫主义》《后现代批评的美国学派》《价值重估:一个在野的传统》《耶鲁大学的才子们》等,涉及了文学评论中的诸多重要问题,又与当下的文学紧密结合,既有“学院派”的严谨、又有,“协会派”的鲜活。其实我追求的也是这样的路子。

  我期待着海涛能写出更多、更系统的评论文章。但想不到他近年来却改弦易辙,一头扎入了散文创作中,且已有了一批收获。这些散文究竟怎样?心里不免嘀咕。然而,当我细读了这一批十几篇散文作品后,真让我有点吃惊、有点感动、甚至有点震撼了!我对散文素无研究,读作品也不多,但像这样让我心动、深思的散文作品,还是第一次遇到。海涛以他的赤子之心、文人情怀,初步展现了一个古朴、神奇、丰饶的辽西乡土世界。’海涛以他广博的学识和艺术上的精心,拓展和创新了散文的精神品格、表现方法乃至艺术语言。因此,他的散文作品虽然不多、写作时间也不长,但却屡被《新华文摘》和散文年选等转载,有数篇获得省内外文学奖。我觉得,经由这些作品,我才真正走近了高海涛个人和他的精神世界。当然,作为一个散文评论的门外汉,我觉得他的散文也有缺憾,譬如他追求散文文本的丰富开阔,不免使思想内容显得庞杂,整体结构显得缭乱,在构思上不够严谨、和谐,有时会影响读者的阅读和把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