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紫罗兰开放的忧伤


□ 沈舒忆

编者按:诗集《沉重的睡眠》荣获2004年度“艾青诗歌奖”,诗人苗强在获奖前两个月英年早逝。诗人妻子沈舒忆,不仅仅沉浸于悲痛之中,还毅然承担起整理诗人其他遗作的工作,近两年来孤单地度过这段特殊的日子,并以日记方式记述下她至今对诗人的爱。

2005.2.25

苗子,我仍然非常思念你。很久没有去校园里散步了。这个冬天又长又寒冷,对你的爱留了下来,陪我穿越寒冬。一个人静下来时,因为想你,我总是心痛。春天就要来了,这是苏醒的季节。真正的苏醒可能只在与你思想的依偎中产生,音乐响起的时候,想起的依然是你,没有对新生活的憧憬。我决定去买花,好吗?我还与你在一起好吗?
我买了紫罗兰,让紫罗兰的芬芳送去天国,栖息在你的身旁,向你讲述那个永无止息的故事。我不再过生日,不再过春节。只在我们结婚纪念日这一天,给你送一束紫罗兰,纪念两个灵魂在一起生长的故事。
苗子,时间的确可以平复伤痛吗?但是,我要质疑的是,这伤痛是痊愈了呢,还是被蒙上灰尘,日日夜夜让主人感觉不到疼痛。如果是前者还好,如果是后者该怎么办呢?是不是有一天这伤痛在某一个洁净的时刻,会更汹涌地涌现出来呢?或者,以平均分配率的形式分配给后来的每一天,而让我的生活笼罩在无形的悲痛中呢?根据能量守恒定律,没有什么东西会消失,它会转化,或被埋藏起来。我感觉到我的悲痛只能转化。我希望转化为文字释放出来。

2005.2.26

春天来了,苗子,春天的光照耀在我的心头,像天堂的温暖静静滑过心房。我想起了你,想起我们初恋的时候。我们不能再手拉手说话了,我也不能再抚摸你。内在的安静停留在我们俩之间。
把绿萝放在餐厅,缠绕在藤椅上。有几只小蚂蚁静静地爬过,我听见它们忙碌的生活气息。春天的阳光穿过岁月的忧郁,停泊在我的心房。你的书一排排躺在书架上,想念它们的主人,想念主人的目光,字里行间都有着徘徊不去的幸福……它们的主人离开了它们,就像你离开我一样。
苗子,我想写一本家居版的“瓦尔登湖”,说的是我一个人在你留给我的“自然家园”里,如何生存和生长。“我总不能搬个南瓜坐在屁股底下”,这句话是我念给你听的。你笑了,露两个酒窝——你还记得吗?苗子。

2005.3.24

结束了一天整理你书稿的工作,有了点成就感,该给自己点娱乐了。
“聊天!”,第一个冲动是想说话,可找谁说话呢?没有人和你一样,唯有和你聊天,又快乐又充实。算了,还是到校园里走走吧。这时候,我明白了你为什么工作一天不肯去校园,宁愿和我坐下来说话,你说,我们两个人的内心就丰盛新鲜,不必去外面换空气,可以在彼此身上“吸氧”就足够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