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爹的遗愿(短篇小说)


□ 罗凤纨

   那一年冬天来得特别早。振超打电话来说老爹恐怕快不行了的时候,我正在超市帮老爹挑选羊毛背心,冬天来得早兴许会特别冷,得为老爹预备一件加厚的羊毛背心。振超说,你快回来,老爹有话跟你说。我听得出振超的心蹦出了喉咙,振超的喉咙在冒火。那瞬间我感觉自己停止了呼吸。

  老爹病了三个多月,病得我都觉不出他是在病了。市里三家三甲大医院他都住了个遍,什么科的专家都看过了,他病仍不好,每天哼哼哧哧,睡觉像翻炒豆子一般。问他哪里不舒服总也说不上来。问他想吃什么,他只是摇头。就这么捱着,捱得我心焦如焚,捱得我心口疼痛。

  我因为老爹病,向公司申请晚上不加班,得到了批准。老爹知道后把我骂了一顿,说,我有那么老吗要拖你后腿,公司安排你加班,证明公司需要你,离不开你,你不加班工作落后就是给我脸上抹黑。自从他病以来,这是他说得最大声的话。

  其实我不过是超越房产公司的一名打字员兼档案管理员,老爹却一直以我为荣,以我在大公司上班为荣,以我在大城市工作为荣,以我是大学生为荣。你看见老爹眉飞色舞地跟村里的人说,我闺女在城里大公司工作,每天有工作服穿,上班有空调吹,冬暖夏凉……你就不忍心跟他解释我只是一名打字员,打字员是干什么的。我不解释,我已经习惯了做老爹的骄傲。

  老爹四十岁才娶到我老娘,那个时候老娘已经是五个儿子的母亲了,那些孩子在村头李七实家,姓李。老娘没有任何缘由地离婚,又没有任何缘由地嫁给了老爹,正如她后来在生下我不到两个月又没有任何缘由地抛弃我和老爹,回到了李七实家去那样。

  但是,世间绝对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在后来的岁月里,我明白了其中的缘由。老娘是因为在李家孩子多,过得穷困,不堪忍受,所以离婚的。她听传言说老爹在屋后的菜地挖出了一坛金元宝,据说是明朝年代的,卖了好大一笔钱,于是嫁给老爹。后来老娘知道老爹其实身无分文,穷得叮当响,响声不亚于李家,又念着李家那五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所以抛弃了老爹和我。

  老爹和老娘的婚姻只维系了十二个月,却给我和老爹积蓄了一辈子的父女情分。自打我会说话,老爹就让我管他叫老爹,而不是爹。老爹确实老,皱巴巴的脸颊,胡子拉杂,颧骨突兀,眉毛稀疏,头发稀疏,走路还打摆。走路打摆是因为老爹小时候捣蛋,爬到人家屋檐下掏燕子窝,摔下来,右小腿骨折过。

  我像长了翅膀那样往家里飞。我耳边飘荡着小学一年级我刚和老爹分床睡的那段时间,他每夜帮我掖被子的时候说的话,妞,老爹在,不怕哦,不怕哦。我家总共只有两间房,老爹让我睡里间房。我夜里摸黑起来小解,总能听见老爹在黑暗中说,慢慢点,伸出手来,摸住墙根,踢着脚走,就不会绊倒了,不怕不怕哦,老爹在。那样黑漆漆的夜,那样黑糊糊的老屋,我似乎从来没有害怕过,因为有老爹在。我和老爹,说不清是他离不开我,还是我离不开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