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沙码头


□ 莫怀戚

  莫怀戚,男,重庆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多部中篇小说获《当代》文学奖,著有长篇小说《经典关系》,广受好评。
  
  符号及其由来
  
  在长江的上游,在白沙码头这个镇子里,慢慢地长大了一群孤儿。
  一切大致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的“自然灾害”有关;“自然灾害”这个说法后来有些更正,变成了“三年困难时期”。饥饿、疾病,诸如此类吧,有一些人死去了,有一些人留下来了。
  这些孩子来自四面八方,出身也是五花八门——有码头工人的、郊区农民的、职业盗贼的,也有教师的、医生的、小有名气的艺术家的。
  民政局为什么要把周边的孤儿往这里安排,到现在也说不清楚。好像这个码头镇子的人们从来也没有追问理由的习惯。但是他们愿意领养这些孤儿。他们当了这些孤儿的爸爸、妈妈、爷爷、婆婆。
  孤儿们明白自己是孤儿。他们喜欢呆在一起。
  居民们渐渐注意到,安排在这个镇子里的,都是男孤儿。为什么不搭配一些女孤儿呢?有一个叫老不退火的水手问道。他周围的人都笑起来。
  我怎么知道呢?工作人员说,眼睛也没抬,我们只负责安排。
  后来,人们猜测,可能是让这些孩子长大以后,好就近在这码头上或者船上工作。当然这也只是猜测。
  但是,后来,还是有一些女孤儿给安排了来。她们的符号是另一种风格。譬如有一个漂亮白皮肤的,叫公主;一个黑瘦的,叫猴妹;而那个长得像一条泥鳅的,就叫她鳅鳅。
  
  现在要说一下男孩子们的符号。不知道在哪一次安排的过程中,一个工作人员——她是个很生动且富有幽默感的胖大嫂——抓住一个个头较大也很粗壮的小家伙,叫道哎呀大师兄你给我过来嘛。另外的人大笑起来。后来人们就叫这个孩子“大师兄”。
  后来就有了二师兄、三师兄……十七、十八师兄。当然也有就叫老三、老四,或者九弟、小二十之类的。
  没有任何地方只把符号当姓名的。但白沙码头是。
  众师兄弟从小就听惯了一句话:你们的命是捡来的。到后来他们自己也说惯了一句话:我们的命是捡来的。
  这些人自小就喜欢打架。打架总往死里整。不惜命。好像反正这条命是捡来的,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好像命同钱一样,是身外之物。
  开始是内部打架。“大师兄”打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大师兄。这以后大师兄就不准内部相殴了,转而成了同别的镇子打。打架没有真正的目的,纯粹是看哪个打得赢。
  在经过了一些岁月之后,长江两岸上下几十里形成了共识:白沙码头最凶。
  
  从白沙码头上岸,往里走一段,就进了镇子。镇子就叫白沙镇。
  镇子的前头是长江,后头是铁路,跨过铁路就是一长溜石壁。重庆到处都是这种石壁。好像上帝造这块地方时,老打盹,因此地貌不连贯,中间那些结巴就是石壁。这些石壁给人的美学印象,大致可以分为两派:疤痕派和水墨派。疤痕派说它们像人头上的癞疮疤;水墨派说它们像水墨画,大泼墨,而且是上等宣纸。宣纸上有一些线条是黄葛树的根,像蟒蛇,又像毛泽东的草书。以前大师兄他们要上向家湾,进入闹市区,常常不去绕那漫长的石级,而是抓扯着那些树根,像壁虎一样地蹿上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