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岑寂的花园


□ 王 蒙

  这些房屋好像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连同它们旁边的澄明的湖水与树林。是无端出生的私生子?过去这里只有烂泥塘,有歪歪扭扭、东倒西歪的芦苇,有因为水太多被泡得半死不活,又因为水充足、一部分树冠长得特别茂盛的垂柳。听说过去这烂泥里能够突然出生许多青蛙和甲鱼。按照中国的文化传统,应该想象烂泥才是青蛙与甲鱼的母体。据说这里的青蛙与甲鱼间具有特别与众不同的血缘,以至这里的青蛙常常呆木无声,失语与性冷淡。而甲鱼会突然发出鼓噪——维权、示威与抗议。
  连房地产经营人也说不清别墅们的来历与父母身份,说不清这个被称为“湖鸥别墅”高尚住宅区与青蛙、甲鱼、水鸟和泥地的关联。现在还活着的人,在国家将这边定为重点保护的湿地之前,很少有谁在这里看到过湖鸥。至于平地而起的高级住宅,更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过。你拿不出住宅们的出生证明与不违背计划生育的有关规定的文书,没有户口本。你会怀疑房屋的存在的合法性、可信性乃至于正当性。是的,当泥塘更改了芳名称为“湖鸥湿地”,当湿地得到了国家的注册与保护以后,最突出的变化是大量湖鸥的重新出现与聚集。湖鸥应湖鸥之命名而归来,是天我合一的例证。湖鸥成群结队地飞行着,满不在乎地俯冲向水面与道路,有时甚至冲向汽车,又有时候栖息在沙洲与小岛上。以致开始到这边来钓鱼的人抱怨湖鸥的讨嫌。不知这里边是否也有同行是冤家的含义。
  当滑倒过不知多少行人的绿苔逐渐被条石铺成的湖滨路堤岸路所代替,当夏日的蛙声时断时续,当衣不蔽体的农民渐渐穿得囫囵和光亮,当时多时少、湖鸥之外的众多水鸟:鹭鸶也有鹈鹕、还有野天鹅与野鸭、还有闲云与野鹤出现以后,当钓鱼人,购房人,乱丢啤酒瓶子和食品包装袋、专门在写着“请勿停车”的牌子下面泊车的无政府主义(?)男女逐渐涌现以后,新世纪的风景出现而且成了事儿啦。
  现在这里成为了城市的首屈一指的高尚别墅区。写到这里,电脑软件将“首”字的UTH输入五笔码显现成了“瘪”。真有趣,我输入“说法”——YUIF时它出现的是“廉洁”。而输入“恶心”——GONY的结果是出现了“事业心”。如果不改,它就瘪屈一指了。
  它的“首”是由于它是欧式豪宅,四面花园,复式错层两个主层,半地下室与阁楼。面积与格式,地板与墙壁,石材、木材、涂料与雕塑雕刻楼梯和门窗,尤其是草坪、花园与阳光室、阳台都比较讲究。
  那么它的“瘪”(可以读成第三声和第四声)呢,则是由于它的雷同、整齐性、排列性、小小批量性。整个小区分为甲乙丙丁四种格式,四张设计图,打造出百十套房屋。每种类型房屋大致一个样子,而且排列成一队如同出军操,如同营房,这样的“高尚”住宅,他处少见。
  但是我说的这幢有着特大的花园的甲级别墅独具一格。它临湖靠路,四面都留出了更大面积的花园绿地。它的门前由吊车安顿了一块太湖石。高过两米五,石洞曲折相通,总体又显得婀娜袅窕,挺拔峻峭,奇崛脱俗。这样的石头不像来自此一世界。这样的石头永远不会整齐划一,批量出现。太湖石的底座也是专门砌成,三条腿颇显虎威。太湖石对于自己脱颖而出摆设在这里满不在意,你看到这样的太湖石你就会想到应该把“春风得意马蹄疾”的诗句改成:“春风已意尽,何必扬马蹄?”纹丝不动的太湖石比奔跑的大马还牛——还“马”。是的,这块太湖石如果平放,观感确实像飞奔的马,除了它已经在快乐中削去了自己的马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