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后现代西方男装的女性化设计


□ 陈建辉 张思聪

内容摘要:后现代的服装设计在形式及内涵上都与传统服装有着巨大的差异。
在经历了20世纪60年代之后的各种非主流文化群体装扮行为的冲击后,后现代西方男装设计经常流露出女性化的倾向。本文试图就此作一些具体和深入的分析。
关键词:后现代西方男装女性化

“人们常说男人们现在都成了孔雀,这显然是真实的。但我们不敢肯定我们已长出全副羽毛,不过我们已离它不远了。”康德·纳斯特英国公司的常务经理理查德·希尔早在1986年就发表了这样的论断,为的是替他们的VOGUE男士版杂志铺路。其实,“孔雀”作为一个描述男装女性化倾向的关键词,20世纪60年代就已经出现在时装设计师哈代·艾米斯的口号中。作为后现代西方男装设计的重要表现形式之一,其外观上的性别表现在经历了20世纪六七十年代各种非主流文化群体装扮行为的冲击后,开始模糊起来,男装设计经常流露出令人惊异的女性化倾向。

一、后现代男装女性化的发展历程
后现代服装的“后”表达了两层意思:首先,它是一个时间概念,表示了现代主义结束之后经过的历史阶段 ;同时,它还表达了一种服装的状态,即努力破除传统、反理性、反审美、反中心的服装创作倾向。后现代服装在经历了动荡的20世纪60年代、能源危机的20世纪70年代以及多元化、国际化的20世纪八九十年代后,逐渐具有了性别模糊、风格折衷、消解及解构等美学特征。
20世纪60年代对于西方国家而言,是一个动荡、反叛的年代,是一个年轻人向传统攻击的年代。在这段时期里出现了许多新的流行现象,形成了许多前所未有的服装样式,男装设计理念也由于新的政治运动和社会思潮的影响而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20世纪60年代男装变革起到关键作用和影响的是1965年左右出现于英国的“摩兹式” 风貌(Mods Look)和1967年出现于美国的“嬉皮士” 运动(Hippy) 与“孔雀革命”(Peacock Revolution)。“摩兹式”原本是对爱好现代爵士乐的英国青年的称呼,后来专指一群穿着怪异的年轻人和模仿者。他们留着长发,蓄着胡子,身着细身收腰的西装,配以色彩鲜艳的棉质花衬衫和喇叭裤,系着宽领带,女性化风格倾向十分明显。嬉皮士的着装风格也是不拘一格、形式怪诞,反对传统的服装样式,将其它民族的图案用于自己的服装中,并且男女都佩带各种前卫的手工首饰。男装色彩革命中最为著名的是1967年的 “孔雀革命”,此时的男装设计一反常用的黑、白、灰、深蓝等色彩,而转向使用大量鲜艳亮丽的女性化色彩,这对传统男装色彩是一个很强烈的冲击。
20世纪70年代,西方摇滚流行音乐的发展对后现代男装的造型变化及其女性化倾向也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兴起于20世纪70年代的华丽摇滚(Glitter rock)狂潮,在英国的代表人物有大卫·博伊,美国则有“吻”乐队等。共同点就是浓妆艳抹,制造妖艳刺激的视觉效果。这种女性的装扮方式成为摇滚乐的一种潮流,它吸引和影响了大批青少年追随者狂热地加以模仿,从而对男女视觉分界线的进一步模糊化的发展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20世纪70年代末,西方一些较下层的年轻人中出现了一个反传统的社会潮流——“朋克”(Punk)。朋克的服装往往十分怪诞,男女装之间没有什么区别,对20世纪80年代以后的时装有着非常大的影响。
进入20世纪80年代以后,全球科技处于高速发展之中。当服装也可以由现代化的缝纫设备大量生产时,人们又开始回顾历史,使得服装中出现了大量复古元素。但是,这时的复古只是取其外形元素加以剪切和拼凑,而并无明确的风格和意义。这时的男装虽然表现出了前卫性和女性化,但却不似早期的狂热和张扬,更多的是体现出了对以往历史和异类前所未有的宽容。

二、服装性别符号的模糊
国学者Susan B.Kaiser认为,男女两性服装所涵盖的范围并没有明确的界限。通过外观管理,个体可以模糊各种文化类别之间的差异。例如20世纪70年代的许多摇滚明星就跨越了传统性别角色的界限,创造出各式各样新鲜而性别模糊的服装样式。当时的歌手Patti Smith就曾说过 :“当我们讨论到最高层次的艺术时,性别角色根本毫不相干。”正如符号互动理论观点告诉我们的,符号的模糊性通常可以带给我们最有趣或最有意义的解释,因为那些难以归类的外观不只从认识观上来看十分棘手,从符号观上来看也极为神妙,并且能够产生许多刺激。
英国学者肖恩·尼克松指出,性别意识同阶级和种族的意识形态一样,也会经由商品的消费而灌输到消费者的头脑中。性别身份和性别形象并不是单一和固定的,而是受制于社会和文化的历史条件。以社会、文化、历史条件来辨明性别身份和性别形象如何定位,成为了现代西方一些设计师大胆挑战传统设计中性别观念的思想武器。对他们来说,T型台绝不只是简单的发布时尚信息的场所,同时也是承载情感、思想的平台。这些设计师让男模特穿上薄纱裙子,或是为他们化上妖娆的妆容,这些前卫的举动并不是为了哗众取宠,以求得媒体的炒作,更不是设计师们已经江郎才尽,他们是严肃的,他们将时装作为抵抗的媒介,将个人对社会的批判和对文化的反思在男装上以特有的语言表达出来。同时,模糊的形象也的确比明确的形象更具震撼力,因为它含蓄多变、深邃莫测、广阔无限,能给设计师提供广袤的审美再创造空间。
分享:
 
摘自:装饰 2006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