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年


□ 向本贵

  一
  
  邹容刚刚从县里下来的时候,可说是春风得意、踌躇满志。话又说回来,她有资本。一是她的年龄上有优势,她才三十七岁。在乡政府干满一届,也才四十岁。二来她本来就是正科级,下来之前做县妇联主任。做乡党委书记,只是平调,明摆着,领导是让她下来镀镀金,走走形式。据说内部有一条不成文的行规,凡是作为主要领导干部培养的对象,都得到下面去任一下职。看看各级党委政府的主要领导,哪一位没有到下面去当过一把手?她邹容在乡政府干上两年三年,日后回县里进县委政府领导班子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来到茅坪乡才几天,邹容的那一腔热情就消失殆尽了,她甚至怀疑自己能不能在这里待满三年。首先是乡长刘吉中的态度让她无所适从。刘吉中比邹容年长十二岁,在茅坪乡已经做了六年乡长,陪了两任书记,县里在元月召开人大政协两会之前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茅坪乡的党委郭书记要提副县长,他便开始走动了。人们开玩笑说:“把那钱留着日后请我们喝酒吧。陪了两届书记,有苦劳也有功劳,怎么说茅坪乡这个党委书记也该轮到你了。”却是人算不如天算。刘吉中那些日子夜里东家西家都白走了,水泡泡儿没起一个不说,还派了个屙片子尿的黄毛丫头来压着他。他当然不服气。邹容跟他商量工作他要理不理,茅坪乡的情况他一问三不知。乡干部们也许出于对刘乡长的同情,也许是考虑到刘乡长不能动,他们都受了连累原地踏步,对她也不是很热情。她在茅坪乡真的有一种孤家寡人的味道。工作上不顺心,她就想家了。她下来之前原本就不怎么放心家里。她那八岁的儿子很是顽皮,年近七十的老父亲有高血压。丈夫虽是很顾家,却是要天天上班,也很忙。她下来之后,一天给家里打一个电话,可父亲和儿子还是说他们是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这话是当下形容那些农村年轻人外出打工,把老人和孩子留在家里的情景,老父亲和儿子居然把它用在自己身上了,听来让邹容心里有一种酸酸的感觉,眼睛都湿了。实在说,邹容的家庭是很幸福的。邹容是城里人,母亲死得早,父亲把她盘养大,又送她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回到县城工作,还一帆风顺地做到了县妇联主任。找的男人在县财政局工作,还是个副局长,对她也特别地疼爱。父亲有退休工资,男人优秀,儿子聪明健康。让人羡慕得不行。可是,她不能失去这次机会,为了自己的前程,她只得丢下许多的牵挂,准备吃几年苦。然而,在乡里工作不怎么顺心,她一天不是给家里打一个电话,而是一有空就打电话,跟父亲说说话,跟儿子说说话,再跟丈夫说说悄悄话,心里才好受一些。
  “邹书记,离过年只有七天了,有什么安排没有。路途远的,家庭有困难的乡干部要提前回去啊。”
  邹容正在跟父亲通电话,副乡长周铁把脑壳伸进门问她道。邹容只得把电话挂了,说:“刘乡长没说怎么安排?”
  “他说你是一把手,当然是你安排啊。”
  “以前过年是怎么安排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