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倔强的母爱


  “回来了?”“嗯。”

  “吃饭了没?”“吃了。”

  “再吃一点?”“不用。”

  进门、低着头换拖鞋、我妈围着围裙从厨房探身出来问,我面无表情应两声,回卧室,关门——没关死,特留出一道缝给我在街边捡到的一个小弃猫出入用,省得它出不去进不来,蹲在门边鬼叫鬼叫。有一次我听见我妈跟我爸讲,说我待这只“死猫”比跟她都亲。

  你活该。我在心里哼哼。

  抱着笔记本上网,又听见她跟我爸说,老大房子要翻修,咱给他凑几千元钱吧。

  克制不住,狠狠一巴掌拍在键盘上。

  从小就这样,一直都这样,是不是等你们死了,才不这样。

  吃我的饭,住我的房,给儿子装新房翻盖旧房。我是个女儿怎么了?就不是你家人了?

  这老太太忒可恨!

  我哥这人吧,不知道是小儿麻痹还是什么的,有点儿跛脚;小时候发高烧,脑子还烧得有点儿坏了。高高壮壮的一个人,小时候玩儿,永远扮演的是“强盗”、“奴才”、“马”那类角色,驮着一个挥着木剑的小人冲冲杀杀,小人儿还喊着“驾!驾!”当然,这个小人通常都是我。但这也改不了我对他的仇视。因为他穿着新的黑条绒千层底棉鞋,我就只有拾他的开花破棉鞋来穿,脚趾头顶被我娘用一块深蓝布堵上,真难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古今故事报·蓝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