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选择性接受


□ 胡明辉

第二阶段西学的发展,必须放在一七五○年前后统治欧亚大陆的前工业领土国家(pre-industrial territorial states)的脉络下来谈。这些国家包括:德川日本、朝鲜、清代中国、印度蒙兀儿王朝、奥斯曼帝国、西欧国家(西、法、英、意、瑞士)、东欧国家(普鲁士、波兰、奥地利、俄罗斯)。虽然通过一些贸易路线,欧亚大陆与世界其他地区已被联结在一个(不平等的)体系中,而欧洲国家也已在大部分的美洲进行殖民统治,但小国仍林立于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东南亚、澳大利亚以及新西兰等地。在这个近代早期的世界中,清代中国是一个庞大的帝国,领土统辖涵盖了西藏高原、中亚、蒙古、满洲,以及从高丽到越南的漫长海岸线。
清帝国的统治者(大多是满洲跟蒙古的贵族)与商业地主阶层的精英在十八世纪中国形成稳定的政治联盟。另一方面,欧洲的绝对王权国家则起源于受威胁贵族与新兴中产阶级之间的强大张力。绝对王权国家在十八世纪欧洲的形成实际上是“受威胁贵族的新政治保护壳”。安德森(Perry Anderson)指出:“整个近代早期的政经统治阶级跟中世纪的一样——都是封建的贵族。贵族在中世纪结束之后的几个世纪经历了深刻的转型,但是从绝对王权国家历史一开始到结束,贵族从未离开过政治权力核心。质言之,绝对国家只是封建统治体制的再发展与回笼……一开始时它是被设计用来钳制压抑广大农民,目的是让他们留在传统的社会阶级中。”
清帝国与商业地主阶层精英的联盟因此与欧洲的统治阶级形成了强烈对比。清帝国继承了前明朝整个国家体制与科举制度,成功地建立与地主和商业精英的合作关系。这些精英们不但认同清朝这个国家政权,还积极地为清政权的统治正当性辩护。他们可说是建立大清帝国意识形态的建筑师(艾尔曼)。
从十六至十八世纪,在欧亚大陆上的清代中国、印度蒙兀儿王朝、奥斯曼帝国与俄罗斯帝国占据欧亚大部分领土。这些庞大帝国的政治精英们面临幅员辽阔的领土中日渐复杂的问题。清王朝在巩固了中国疆域后,所统治的新征服的领土增加一倍,人口也剧增一倍左右。清王朝大规模境内人口迁徙、地方与中央精英间的高度社会阶层流动,还有与蒙古、西藏、新疆之间复杂的族群关系,使得一个前工业化商业社会更加复杂化。清廷还得要处理沿岸与欧洲、日本、南亚与东南亚各地的商人间日益扩充的贸易往来。就是说,在一八○○年之前,清廷已经面临来自政治、经济与外交的各种难题挑战。欧亚大陆上这些靠土地税收来维持经营帝国运转的前工业化领土国家所面临的问题是极为相似的。清代中国由于幅员辽阔,其类似问题之规模及复杂度也相对增加。另一方面,近代早期欧洲的绝对王权国家却形成一组激烈争夺有限资源的敌对政权。他们对美洲大陆的殖民与掠夺突破了资源的瓶颈,同时也加强了其对南亚与东亚贸易的需求量。结果,近代早期的世界逐渐联系成了一个互相冲突呼应的系统。
但就文化面来说,西学在中国第一阶段的活跃交流之后,到底后续如何发展呢?清帝国的知识精英们不但赋予整个官僚体系管理食物供给、粮草运输、水利工程与征收税赋的能力,更关注清朝统治的合法性与象征性的历史议题。其中许多知识分子在思考如何回应挑战这个清帝国种种关于领土、法律与仪式的技术性问题。清廷的国家精英则更专注于高层次的权力合法性问题:如何重新建构一套国家正统来打破汉族与蛮族间的区别、中国与非中国领土的疆界、中国与西方知识信仰的歧异。这套正统重构的象征力量不但对国家精英与朝廷间的合作关系起巨大的作用,它还是项重要的指标,显示众多地方精英对朝廷内外政治权力的追逐已经形成一股潜在不稳定的势力。在这样的情况下,清廷的国家精英怎么能够对耶稣会士所带来的庞大资讯置之不理?
当然没有。在西学第一阶段中扮演文化中介角色的耶稣会士,在第二阶段时大部分都消失了。天主教教会先后在一七○七年与一七一六年派遣了两位罗马教皇特使来停止当时在中国对祭典祭孔与祖先崇拜的无休止争论。不幸的是,他们两位都分别失败了。而在康熙皇帝死后,继位的雍正皇帝在一七二二年后对耶稣会士采取严峻的手段。除了那些留在宫廷中且被视为尚有用处的传教士外,中国的传教活动基本上完全停摆。欧洲的教皇克莱曼十二世于一七三五年写了一封措辞强烈的信来重申他坚决禁止中国祭典的立场。尽管中国的传教任务遭受惨败,教皇本笃十四世仍在一七四二年发布最后但同时也是最严厉的对中国祭典谴责的教廷文件Ex quo singulari。当然这只有加重对耶稣会士的打击,而对中国完全没有任何影响力。另一方面,在欧洲的耶稣会士也在一七五○年后急剧没落,最后耶稣会士在一七七五年被解散。
耶稣会士作为中西文化交流的积极中介角色消失了,这同时也意味着清代的经师文人可以比较平心静气地思考选择西学的内容。虽然清廷的国家精英自十七世纪起就使用西学这个名词,但是这个词的意义及其使用的语境在十八世纪却有戏剧性的转变。日本与美国的学者,如薮内清与席文(Nathan Sivin)都同意,挪用耶稣会士的天文学的程度取决于耶稣会士与清廷国家精英的意图。循着薮内清的说法,桥本敬造进一步解释明末清初国家精英对耶稣会士天文历算知识的挪用,导致了官方编纂之大部头天文历算参考书《数理精蕴》与《历象考成》分别于一七二三年与一七二四年出版。许多后来的考证学家(在清代文人间称为汉学家)均曾学习这些官方版本的天文历算知识。艾尔曼恰当地指出,胡适与薮内清都强调考证学派着重于对文本的探求而疏于对自然界的认识。虽然艾尔曼认为胡适与薮内清过分强调这种文本主义对天文历算在清代中国发展的限制,但他基本上同意考证学派具有文本主义的偏见。艾尔曼并提出了考证学派天文历算研究如何地在其学派的论述笼罩之下持续发展。笔者认为艾尔曼所提供的这种评价太过温和,我们应当需要从新的史料中找出更有力的证据来驳倒胡适与薮内清的说法。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5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