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读张中行


□ 孟会祥

  我与张中行没有任何联系,只是读过他的书,而且这书,对我影响甚深,或者说改变了人生观。与这样的人并生当世,不敢说是一种荣耀,但戚戚然有一种亲近感,感到欣慰。斯人不再,也就难免失落。今世各种各样的名人都有追星族,叫作“粉丝”,我想,我大概就是张中行的“粉丝”吧。虽然是“粉丝”,但没有“粉丝”的狂热,至少,没有想办法见上一面,或者身上溅点泥点子之类,只是每当见到张中行的书,就买来读。读来读去,觉得与作者心相近,甚到性相近,写点什么的时候,自觉不自觉地,受他的影响。更进一步,在做事时,自觉不自觉地,也受他的影响,每当有所行动,拿他书中的人或事参照。当然,这影响是读来的,而且是渐渐沉淀下来的,无需宣言,无需声张,自己知道就行了,竟或连自己也不知道。时日久了,觉得这个老人离自己很近,近到像是邻家老翁。

  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我多多少少,也算是个文学青年。其实文学上没有任何天分,却整天忙忙乎乎地读些文学方面的书,煞有介事地写点东西。写的那些东西,当然早已扫进历史垃圾堆了,却不期然养成了读点文学书的习惯。这样的青年,说不上是文学青年,只是文学爱好者,闲得无聊,精力无处发泄时,做点文学家诗人的梦.聊以自慰。这其实是一种病。当年,这种病颇为流行。后来,世界越来越奇妙,这曾经流行的,或者简直是青年的通病的病,不治自愈。到90年代,吾从众,也不大读什么风花雪月了。忽然就有一段时间,又无聊,无所事事,想零零星星地开始读点什么。然而毕竟长时间无此雅兴了,再看到这方面的书刊,竟不知有汉。友人江晓东是读书种子,他向我推荐两本书。一本是很时兴的《文化苦旅》,一本是张中行的《负喧琐话》。读《文化苦旅》,令我想到唱戏时,未开戏,先来一通锣鼓闹台;有戴乌纱的出来时,又得先来一气喇叭,仪仗次第出来,然后才主角出场。戏毕竟是戏,当不得真。我兴趣不大,或者说不适合读这样的书。而《负暄琐话》,印得很粗糙,我简直不想读。幸亏书名是萧劳写的,褚底的行书,写得洒落,行笔杀纸,功力深湛,这才勾起读一读的兴趣。读过之后,才知道这个年代竟还有如此好的散文,使“五四”风度,顿还旧观。

  至于如何好法,主要是真。写可写之人,记可记之事。不能写的内容不写,能写的内容照实写。张中行书中有大意如此的告白。这种平实,足以动人,而且其味隽永。张中行之写入,是以思想家的方法写入,也是以《史记》列传的方法写入。以分析的眼光看人,条分缕析,这得益于他的西方哲学学识;剪裁精当,三言两语中传神,又是文学的手段。这与此前曾经读的,所谓人物描写之类,所谓篇末点题之类,大异其趣。张中行平生服膺知堂,从容淡定之境,颉颃乃师,而其中悲天悯人之怀,读了让人于从容淡定之中,耸然而惊,继之以深长之思,则大抵是其独到之处。知堂晚年蠲尽“浮躁凌厉”,似乎也少了些关怀;或竟有关怀,也因彼时彼地,无从著手。张中行则在劫余“冒了出来”,说话方便多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