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刀锋下的快感(散文)


□ 黄少崇

  黄少崇,男、广西来宾人,壮族,现供职于来宾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在多家刊物发有中短篇小说及散文多篇,中短篇小说集《你凭什么欠我》已由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散文作品分获《广西文学》青年文学奖、《广西文学》金嗓子文学奖。系中国少数民族作学学会会员、广西作家协会理事,广西散文创作研究会副会长,来宾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借着公休假闭关了好几天,终于耐不住寂寞,打算出门见见一位师长,同时也顺便见见阳光,像植物般进行一点光合作用。临出门前信手摸了一把下巴,觉得好扎手,再往腮两边探去,针一般扎人。平时深感长得对不起那些平坦、晶亮的水银涂面,所以很少有“对镜贴花黄”的举动,极少关注自己的“门面”。今天的感觉是有些不对劲儿,但手是摸索不出脸上的情景的,只好憋屈着去看一下镜子。果然,那平坦、晶亮的水银涂面上,反映出来的影像竟然是一个原始野人——头发已经很长了,但更吓人的还是那满脸丝丝相绕的乱草。吓了自己一跳,赶紧将眼光折断。

  奈何那目光也是丝草一般的柔韧,折不断的,被风吹一般,老向水银涂面那方飘。

  而今天要去看望的师长可称得上德高望重,他是我的启蒙老师,从乡下来。多年不见,我要好好跟他叙一叙。在他一贯一丝不苟的整洁和威仪面前,我这样的面目无论如何是不能出现的,这一点是一丝不敢马虎的。得赶紧想办法将那些乱草芟除了。

  于是,翻箱倒柜,找出用了多年的电动剃须刀,将其抵到下巴,刀头刚刚转动了几下,就嘶的一声断电了,刀头里还卡着几根草。没办法,只好硬将剃须刀扯出。

  下巴一阵辣痛。

  将电池取出,可充电器却找不到了。再找那把用了很久的吉列刮胡刀。找是找到了,可那刀片似乎割肉都不进的,哪里能割得了那粗硬的乱草?再翻,备用刀片不知道塞到哪里去了,也可能干脆就是没有。只好将刀架扔下,出门找理发店去。

  出得门来,一阵热风扑面而来,及至走到楼下,那暄暖的阳光将它惨白的热光一把泼到身上,周身顿时一阵辣疼。尤其是头上、脸上,因为过多的毛发遮护,阳光透进去得快,散出来却难。那热量就在里面作怪。原先头上、脸上有些发痒,曾被我尖利的指甲抓挠过。当时是舒服了。可是在不断涌出的汗水的腌渍和太阳光的蒸腾下,那被我抓得痛快的地方这回变成了“快痛”。那细小的伤口被汗水里的盐分仔细地侵蚀着,那火辣辣的感觉几乎让我抓狂。我本想依着积习将它大抓大挠一通,但指甲刚一碰到头和脸上的乱草,我就赶紧住了手——那乱草此刻已经变成了芒刺,和着盐分和炽热,像一群红蚂蚁,将我的头和脸咬得痒痛难耐。这时我觉得最需要的,就是一阵凉凉的风。果然,心想事成了,就在这一瞬间,一阵风就吹了过来,身上是感觉到了一阵凉爽。但是,头上和脸上,还是一片燠热。无奈,我只好将五爪金龙当成梳子,将头上、脸上厚实的乱草翻动了一遍,终于能让那阵凉风吹了一点进去。这才觉得舒服了一点。

  说来奇怪,我家族里似乎并没有人体毛浓重。我的父亲和伯、叔们,脸上就像那些年成不好歉收的庄稼,只稀稀拉拉长着一些营养不良的软毛。我那平日骑马翻山走岭看风水的祖父早在我父亲还很年小的时候,就骑着一匹白马永远游荡在青山绿水间了,我当然是没法见到他,甚至连照片、画像都没有一张。我对他自然没有一点印象,但据说也是没有多少胡子的。就是这样的家族,到了我这一代,似乎脸上也总是一副歉收的景象。一直到我十七八岁,我脸上也只是长着一些灰褐的、细细软软的唇髭,而且长的部位也就是上唇,很久之后才在下巴上有一些萌出。不管是长须的地方还是没长的地方,手一摸过,那感觉真是凝脂一般的光滑鲜嫩啊。然而不知道过了几许,我慢慢就发觉脸上有了异样,上唇的唇髭是越来越密、越来越厚,也越来越硬了。接着,鬓角、腮帮、下巴,甚至下颌到喉结附近,也渐渐有了见风就长的态势,未几,脸上就成了一片草原,手一摸过,就是一道道扎手的荆棘……如今,如果三天不刮,那毛发就从左、右鬓角分别往腮帮、脖颈、下巴甚至下颌延伸,画成了一个大椭圆,而上唇到下巴之间,又形成一个小椭圆——原来我的脸上竟然是圆套圆啊。再两三天不刮,我就是活脱脱一个李逵再世啦。

  有人问,你脸上这么乱,遗传谁的?我说不知道啊,我祖父和父亲以及家族里的人,并没有我这样的啊。来人就很诡异地笑了一下,然后又问:那你母亲这边呢?我恍然大悟,说,我舅脸上比我还乱呢。来人则哦了一声,正常地笑了一下,说,那就对了,你承传了你舅这边的。

  如今,在炽烈的阳光下,我抚摸着我外祖父传下来的满脸唇髭,无可奈何地往小区门外走去。

  头顶着一蓬乱草,脸挂着半帘葳蕤,走到满眼白光的街上,犹豫着不知道往哪里去。一路的美发店倒是不少,但就不知道该进哪一家。那些所谓的美发店,是不能真正能够让你的头发美起来的。那些理发的美女们,无非就是拿着一把梳子,将头发高高梳起,然后用剪刀将发尾剪平。那种剪刀剪断头发的咔嚓咔嚓声让你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之后再用电动飞剪修一下发角——要说能够让你头发美起来,是剪完之后的那一道:不是将头发理得怎么样好看,而是让你洗了头发(洗发另外又掏了你口袋的钱),然后将吹风筒对着你的头发左吹吹右吹吹,用梳子东梳梳西梳梳,将理得不好看的地方整得好看——这时,你的头发就有了一个型——你的头发就美了,以此证明你方才在进行的不是理发,而是美发。名副其实啊。

分享:
 
摘自:麒麟 2013年第05期  
更多关于“刀锋下的快感(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