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卫·林奇式的迷宫


□ 李 清

大卫·林奇式的迷宫
李 清

一个着素雅碎花衫和长裙,喜欢煲汤,喜欢做诸如雕刻木偶的手工活,还喜欢写写日记的邻家女孩,她可能是个危险的的妄想病患者。
一个着素雅碎花衫和长裙,喜欢煲汤,喜欢做诸如雕刻木偶的手工活,还喜欢写写日记的邻家女孩,她可能是个危险的的妄想病患者。这就是发生在彭顺惊悚电影《妄想》里的故事。梁咏娜(蔡卓妍饰)被同居男友亚坤抛弃后患上了妄想症,每天在日记中记录她妄想出来的生活。而她无助时,她的女友何丽仪(梁洛施饰)便会出现给她出主意,甚至教唆她向男友报复。一天她在街上遇见一个长得和亚坤相像的男人伟豪(余文乐饰),便把他带回家来。一晚,两人烛光晚餐,梁咏娜忽然歇斯底里的将伟豪捆绑起来,质问他为什么变心。原来正是两年前的今天,亚坤不辞而别……
彭顺说,真正的恐怖源于真实的生活。《妄想》果然没有用“怪力乱神”来增强电影效果,反而把电影的构成要素减到最为简单:一个简单的失恋故事,主要人物少到只有三个,场景更是几乎都集中在一个陈旧的屋子中。然而如何在这些简单的要素中铺陈出一部有意味的心理惊悚电影,却最见导演的功力。
《妄想》营造的气氛十分成功:女主角蔡卓妍居住的屋子简陋灰暗,屋中所有的陈设,没有一丝温暖的气息;四周吊挂的木偶,神情诡异魅惑;连接客厅厨房的冰冷玻璃门、铁质的窗框、清冷的白色灯光……所有这些,令影片从始至终透着丝丝的寒意。而电影里,分明是夏季。
影片并没有采取常规的商业片所用的叙事策略,即通过蒙太奇的剪辑、目光的缝合,让观众迅速认同电影中的人物视点,从而引领着观众的立场和价值判断;相反的,电影几乎总是采用中近景,并让摄影机透过犹如牢门的铁格窗框,切割着蔡卓妍的身影,隐喻着人物身处心的牢笼中。摄影机缓慢地移动着,节制而冷静地窥探着蔡卓妍匪夷所思的神经质举止,观众在零碎敲打的钢琴配乐中陷入梦魇,无法分清哪个是现实哪个又是蔡卓妍的妄想,于是不由自主地郁闷、紧张,焦灼、不安。
也许让观众惊悚魅惑并不是彭顺的最终目的。在娴熟的剪接、完美的画面中,他炫技般设置了一道道的机关,构建了一个迷宫般的电影,在每个拐角处埋下伏笔,在一些重复的台词、身体的姿式、或是令人不安的手机铃声中丢个暗号,于是观众如抽丝剥茧般的,循着他铺排的轨迹,层层剥离,最后找到真相。这样的玄机在影片中比比皆是,俯手可得。比如,每次蔡卓妍处于妄想中时,总是神经质的抽动眼睛;她和余文乐围坐餐桌用餐,余文乐的形象先倒映在朦胧的镜子中,暗示着虚幻;她站在床前询问躺在床上的余文乐:你不用上班吗?余文乐回答她时,在阳光中的笑容十分的古怪,显得很不真实,而后来回放这样的画面,同样的台词:你不用上班吗?余文乐却是被捆绑着躺在床上。每次她有一个决断或行动时,梁洛施就诡异的出现,或赞同或反对或出主意,所以她面对警察的质询,脱口而出说是何丽仪(即那个梁洛施的幻象)教唆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