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物理学咬文嚼字之二:量子与几何


□ 曹则贤

  中文“量子”是对西文 “Quantum”的翻译。“Quantum” (复数形式为Quantus)是拉丁语,意思为多少(how much)。拉丁语古谚语云:“Res in tantum intelligitur, in quantum amatur”,译成中文就是“事物被爱到什么程度(置于多少爱之下),才会被理解到什么程度”,可看作是对“quantum”的应用举例。源于Quantum的词在日尔曼语系和拉丁语系罗曼语族的几种语言中都保留了“多少”的原意。如Quantitative(英语,法语) 和Quantativ(德语)都是指“数量上的”意思,汉译“定量的”。
   Quantum 和 mechanics联系上构成quantum mechanics一词,是以德语Quantenmechanik的面貌出现的, 始于1924年玻恩和海森堡发表的“分子的量子理论”(M. Born, W. Heisenberg, Zur Quantentheorie der Molekeln, Ann. d. Phys., 74(4), 1—31(1924)) 一文。到1926年玻恩自己发表“碰撞过程的量子力学”(Max Born,Zur Quantenmechanik der Stoβvorgnge, Zeitschrift für Physik, 37, 863—867 (1926))一文时,量子力学已成为最时髦的话题了。
   是何人把“QuantumMechanics” 翻译成量子力学,笔者未能确认。据说郑贞文(1891-1969)1918年自日本留学回国,进商务编译所做编辑后,就积极译介当时自然科学的新思潮和新成就。为了介绍20世纪新出现的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新学说,他从英文翻译了《原子说发凡》(罗素著),从日文翻译了《化学本论》和《化学与量子》(1933)。这里量子一词据信最早是日文翻译,但用日文相关的词组Google 未能找到明确的始作俑者或其他线索。另,有文献云何育杰先生1913年曾在北京大学主编物理学教科书,讲授普通物理、原能论(又称原量论,即量子论)、电学、热力学、气体动力论等课程。不知何先生依据哪本书或哪些文献,1913年的原能论或原量论该是对哪个西文词的翻译?不过,何育杰先生后来翻译了Leopold Infeld 1934年所著的The world in modern science: matter and quanta,取名为《物质与量子》(上海商务印书馆,1936)。因此,可以断言,至少在上世纪三十年代,量子一词作为对quanta 的翻译已为中国学者所接受。应该说,量子一词是个比较巧妙的翻译,其中“子”字是个小词。以“子”字结尾的名词有小的意思,如孩子、刀子、凳子、桌子等。小词这种结构也存在于德语和罗曼语族的几种语言中,如德语München (小教堂,慕尼黑为对其英文词Munich的音译),Mdchen (小姑娘)中的 “chen”; 罗曼语族的小词形式较多,Mosquito (蚊子)是 Musca (蝇类) 的小词,Murette (胸墙)是Muro(墙)的小词,等等。 物理学中的中微子一词是由费米(Enrico Fermi)构造的,就是采用意大利语的小词结构, neutrino, 即中性的小东西。 1900年普朗克引入能量量子一词时,这个应该呆板的德国学者使用的是阴性的 Quanta (der Energie)这个词;有趣的是,生性风流的意大利人却选用了阳性形式 quanto(di energia)。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物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物理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