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方入侵前夕越南阮朝的“外洋公务”


□ 于向东

  摘 要:越南阮朝官船航行“下洲、小西洋公务”被认为达至其帆船时代航海活动的巅峰,还原史实后发现:西航仅沿近海岸进行,对航路的判断多参照主导海上贸易的华人的亚太海洋知识体系;对东南亚、南亚各文化区域和西方殖民者的认知以个人感受和推测为主;“下洲”具体所指多为新加坡,“小西洋明歌镇”为加尔各答;西航虽有官方垄断海外贸易、打探东南亚和南亚形势、演习海军、锻炼官员等多重目的,也是阮朝文武官员衔命“出使”、开始接触域外“蛮夷”、开眼看世界的具体表现,但缺乏对英法等西方殖民者入侵的深刻认知与具体应对措施,遂于19世纪中后期沦为西方列强的殖民地。

  关键词:越南 阮朝 下洲 小西洋 殖民地

  越南历代封建王朝长期自我封闭,除维持与中国的宗藩关系,不断派出使节朝贡外,很少主动与外界接触。曾繁盛一时的宪庸(Pho Hien,又译庸宪)、会安庸(Pho Hoi An)等商港,吸引了一些海外客商。对于越南人航海他乡买卖,多以法律严厉禁止。一般认为,越南人不是善于航海和从事海外贸易的民族。19世纪前期克劳佛(John Crawfurd)曾说,“安南的对外贸易,全由中国人完成。他们包括商人、水手和航海家。安南本地人很少冒险越出海岸。”越南学者陶维英说,越南船只小,不能远离海岸,“最大胆的航海者也只是在中部、南部和北部的范围内,从此一地到彼一地罢了。”②阮朝(1802 1945)建立后,朝廷垄断对外贸易,不少文武官吏奉命驾船驶往东南亚或更远一些地方贩卖采买,其帆船前往“下洲”和“小西洋”的航行也形成一定规模。中国东南亚研究学界对此鲜有论及,越南和国际学界深入的研究也不多见。从越南封建王朝开始认识外部世界、越南自身航海活动进展和海洋文明演进诸多角度考察,这种现象都值得探讨。

  记载阮朝官方活动的主要典籍是《大南实录》。该书由阮朝国史馆在19世纪中后期陆续编修,以汉文写就,其正编记载阮朝诸帝的活动,著录史实甚详。其中,关于“下洲公务”和小西洋的情况,,主要见于正编第一、二、三纪关于嘉隆(1802-1819)、明命(1820-1840)、绍治(1840-1847)三朝的历史记载。由此,我们可以窥见阮朝前期出海航行的一些情况。

  《大南实录》正编第一纪戊申年(1788)八月“命内院郑进才、周文观等往下洲,采买炮弹、硫磺、焰硝,以备军用”。①丙辰年(1796)十月,“命该队巴郎絺、巴罗移(红毛人)往下洲采买兵器”。②辛酉年(1801)又载巴罗移仍以该队身份“如下洲采买炮器”③等。

  1788年可能是阮氏派人前往下洲的最早记载,但此记载只说明何人前往下洲有何公干,并未说明他们是如何前往的。第一纪戊午年(1798)十二月则明确记载了阮朝官员驾乘本国船只前往,“命钦差属内卫尉乌离为乘青雀号船,如下洲采买兵器”。④

  明命时期去下洲的航行最为频繁,而且大多明确记载了各种官船名号。⑤到了绍治时期,从绍治二年到六年,《大南实录》中还记载了阮朝4次外洋公务,但并未明确说明是前往下洲或小西洋。⑥

  越南学者成世伟研究17-19世纪初越南的对外贸易时谈道,阮主割据里路(Dang Trong,泛指越南南方)时,就非常注意造船,用以抗衡郑氏。后来,其船舶还融汇了西方船只的样式。在此基础上,阮朝官船可以远航海外一些地方进行贸易。他说:“明命、绍治派船只去新加坡、巴达维亚、广东、曼谷和加尔各答买卖。这些船载重约300到600 ton-no,而且每年都去新加坡和巴达维亚。”⑦成氏的著作于20世纪60年代初出版,受到学界好评,遗憾的是他对阮朝官船海外贸易仅是一带而过,并未多做分析。

  20世纪90年代,陈荆和、潘辉黎、苏尔梦(Claudine Salmon)等人对阮朝官船航行下洲等地的活动作了较多研究。陈荆和据《大南实录》的记载,列出了1778-1846年间阮氏和阮朝官员前往外洋各地的公务次数。⑧潘辉黎在引用陈荆和的研究成果时,所列出的外洋公务次数略有不同,潘氏认为,陈所提及的去下洲的18次公务还需要精确的史料来论证。⑨

  阮朝前期外洋公务航海十分频繁,主要是前往下洲或巴达维亚,往小西洋的次数较少。可能正因为此,上述陈氏、潘氏等教授都未对阮朝官员航行小西洋进行深究。比如阮朝官员前去小西洋并不仅仅是他们所列出的1835年阮文法、武辉用和1839年阮德隆、黎伯秀等人两次,仅在明命年间至少还应有两次。1830年李文馥等人乘奋鹏号船航行至小西洋的明歌镇,.即是他们遗漏的一例。李文馥记载此次航行的《西行见闻纪略》仍传世。此外,陈荆和所列有些可称为“外洋公务”,但并非“下洲公务”,如癸丑年(1793)十一月派两位洋人往“孤亚”即印度的果阿采买兵器。

  结合阮朝前期历史特别是其对外贸易、航海史的发展以及当时亚太地区海上联系与交往的变化,在陈荆和、潘辉黎等学者研究的基础上,笔者认为仍有三个问题值得再探讨,一是下洲和小西洋的地理范围、名称来源、具体所指为何处;二是19世纪前期面对西方殖民者入侵时越南的航海技术;三是阮朝频繁派员前往外洋目的与意义何在。

分享:
 
更多关于“西方入侵前夕越南阮朝的“外洋公务””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