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人行


□ 女 真

  女真 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协会员。编审、一级作家。在《当代》《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报刊杂志发表过小说、散文多篇。小说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等多家选刊及一些年度选本选载。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现居沈阳,就职于辽宁省作家协会。
  
  王姐是我家钟点工。
  五十出头。胖。她大嗓门儿说话时,让我无端想起高尔基的外祖母。
  她是中介公司介绍来的。那年我去四川开会兼玩,一走半个月,回来时原来的钟点工已经辞工,到了通常钟点工上班的时间,来敲门的就是她。第一次见面,她给我鞠一躬,管我叫“主人”,叫得我哭笑不得。原来她是头一次到人家里做钟点工。以前干啥呢?工人阶级,力工,装飞机尾巴的。五十岁退休,在家里闲不住,住一楼,开了个小卖店。生意不好做,改做钟点工了。不好意思在家附近做。左邻右舍都是一个单位的,人家退休了在家闲着,或者一伙一伙地打麻将。她看不惯。人要是能劳动挣钱,为什么不去劳动呢?那些打麻将的人对她闲不住干活也看不惯。所以,她找了个离家远的地方。每天到我家院,骑车半个小时。冬天下雪,路不好走,最长的一次她骑了五十分钟。
  王姐坦言,出来干活是为了还饥荒。大鹏大学毕业去比利时自费留学,十万块钱是她借的,出来干活就是为了早点儿还上这笔债。大鹏是她儿子,跟我说话的时候她把儿子挂在嘴上,很快我连大鹏小时候爱吃什么都知道了,大鹏现在的一点一滴她也不断跟我讲。大鹏在比利时读管理,业余时间勤工俭学,给一家卖鞋的温州老板打工。姐夫是她同一个厂子的工人,也退休了,晚上不回家,给一个单位打更。“一家三口都干活挣钱!”这是王姐原话。
  第一天下班走,我把家里钥匙给她,告诉她怎么开门锁门。她很惊讶:“这就把家交我啦?你放心吗?”
  不放心也得放心,谁让咱自己忙不过来呢。那几年我重拾旧业,编杂志,每天看不完的稿子,编务之外,晚上回家还想自己写东西,还想辅导儿子看书学习,忙得心烦身子累,根本没心思做洗洗涮涮的家庭琐事,找钟点工是万不得已。家里多个陌生人,怎么说也不方便呐。
  王姐帮了我很多忙。洗洗涮涮煎炒烹炸的事不用说了,让我免去了许多劳作之苦。有很多事情是她自己主动做的。比如,洗衣服的时候,看见孩子袜子漏了,或者衣服开个线什么的,她会找来针线补好。不知道从哪儿翻出来个多少年前的大茶缸子,收拾衣服的时候,她会装上热水把她认为在外面穿的衣服裤子熨一下。做芹菜,芹菜嫩叶她从来不扔,拌小菜。秋天,看别人家渍酸菜,问我酸菜缸在哪儿。告诉她没缸,我从来没渍过酸菜,但是爱吃。她说那我渍酸菜的时候给你带几棵吧。酸菜好了,隔三岔五她会把酸菜带来。收拾屋子归拢到一起的旧报纸杂志、旧包装盒子,捆得利利索索的,哪天我儿子没上学在家,她会拉着我儿子一起去卖废品。男孩子脚爱出汗,放学回家屋子里一股子汗臭味儿。每天儿子放学回来,王姐会准备好一盆热水,让臭小子泡脚。居然还给他放我洗澡用的浴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