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土家歌手甘茂华


□ 王广宜

作为土家族散文家,甘茂华先生曾以散文创作荣获首届湖北文学奖和湖北少数民族文学奖荣誉奖。而作为土家族词作家,他的名声被散文淹没了,知其散文而不知其歌词,对甘茂华来说难免有遗珠之憾。现在,我想说说土家歌手甘茂华的几则逸闻趣事,让喜欢他歌词的朋友对他这个人有一个粗略的了解。
那还是十多年前的1992年初夏,我受单位指派前往孝感市参加湖北省工行举办的公文写作培训班。报到当日,主办方为我们接风洗尘,觥筹交错一番,大家尽兴而归。夜深更定之时,正欲宽衣就寝,忽听隔壁欢笑声起,于是我们倾巢出动,推门而入后,一股酒香伴着肉香直扑面门,只见五六个青年簇拥着一精壮汉子端坐床头,桌上卤猪蹄,花生米,酱黄瓜,酸白菜五味杂陈。那汉子不过40有余,正是晚宴邻桌上频频举杯者。但见他满面红光,脑门晶亮,正捋袖敞怀,以手击盆,盘腿而歌。见有人来,立即跳下床头,拨开众人,将我们一一拉入房中,说:“这都是我们恩施地区的小兄弟,同你们宜昌是邻居,来来来,尝尝我从家乡带来的土家族苞谷酒。”言毕,每人筛上大半茶缸。一时间,不知是前酒未醒,还是受其感染,恍惚中觉得眼前站着的不是温文尔雅的文弱书生,而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把分钱”的梁山好汉,便不由自主地一饮而尽。霎时,一股暖流直抵心头,顿觉周身通泰。旁人介绍:“这是刚从恩施文联调入工行的大作家、办公室主任甘茂华先生。”甘主任大手一挥:“打住打住,我虚长几岁,你们就叫我老甘吧。”其时我乃一懵懂狂热的文学青年,闻听此言,不禁喜出望外,大有“他乡遇故知”之感。于是趁着酒兴,怂恿老甘来一段即席诗朗诵。老甘也不推让,竟脱口而出:“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一诗未了,已博得满堂喝彩!此时正好月上东山,风过杨柳,可谓酒气与豪气齐飞,月光共灯光一色。
三日后,已高票当选为班长的老甘为了活跃一下气氛,便鼓动我搞一次文艺讲座,由他和我分别聊聊文学创作与影视鉴赏,我也正不满乏味的八股公文,同时也想炫耀一下自己的才学,便顺水推舟地应承下来。我胡吹神侃一番后正暗自得意,不料老甘上场更是口若悬河,舌底生花,从形象塑造、情节设置,到语言特点、结构布局,并不时抖几个家乡边民的传奇段子,早已令台下笑倒一片,掌声如雷。不由得使我顿足捶胸,懊恼不已,本想出出风头,卖弄卖弄,却不料无端地为老甘做了衬托与铺垫,郁闷得我一连数周都耿耿于怀。
多年后,几个“老学员”见面时仍念念不忘那次讲座,认为是一次比任何培训班都过瘾的精神大餐。
次年,老甘举家迁往宜昌,我又有了与老甘邻桌共事的荣幸。闲暇时,老甘自然仍是话题的中心,乐此不疲地讲述着他手持竹杖、脚蹬草鞋搜集来的那个山地民族的草根历史,并毫不掩饰对他们那种纯朴简单生活的偏爱与痴迷。其中既有荤素参半的“低级趣味”,也有外人难解的大音稀声;既有炽烈如火的男女爱情,也有诡异奇绝的巴人风情……反正我是常常走神失态,一心想的是哭嫁的幺妹儿,跳丧的嘎公;拉纤的船夫,川江的号子;月下的裸女,山顶的箫声……而每每这时,我都会对以往那些坐怀不乱、循规蹈矩的日子痛心疾首、追悔莫及,并对老甘产生难抑的嫉妒:为什么所有这些都被老甘拥有而我却无缘相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