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他们都属马(中篇)


□ 青 禾

  有书上说,马年出生的人,独立奔放。他们性情直率,但容易走极端,情感丰富,婚姻却常常陷入危机。这书是闲书,不足为据。何况,故事发生在那种荒诞的年代,一切就更有点乱套了。
  张培田属马,那年28岁。他从部队复员已经好几年了,在厂里当车工。他的技术很好,人们都叫他张师傅,全车间人甚至全厂人都这么叫,包括厂长。只有他的师傅和师姐马英不这么叫,可他的师傅死了。人们私下里还说,他的技术比师傅好多了。
  那个时候厂里搞革新,他是革新能手,他的照片贴在厂里的光荣榜上。厂里的光荣榜做得很讲究,大玻璃,不锈钢的框。不锈钢在当时是很金贵的。厂长说,再金贵也没有光荣榜上的人金贵。厂长的话让人想到“人的因素第一”的教导,活学活用,却不显山不露水。厂长姓雷,也是部队下来的,听说在部队是个团长,战斗英雄,参加过解放上海的战役,还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鸭绿江。厂长很有水平很有魄力,也很有威信。那时实行一元化领导,雷厂长实际上是厂党委书记兼革命委员会主任。但人们还是习惯叫他雷厂长。雷厂长每次碰到张培田,都拍着他的肩膀说,张师傅,不简单。
  所以张培田在厂里,是个叫得很响的人物。
  那天下午,张培田正在试车一个新零件,车间党支部书记兼主任刘丰收把一个留着长辫子的女孩子带到他面前,说,张师傅,这是新来的知青,跟你当学徒。我?张培田说,我不会教人。会教也得教不会教也得教,刘丰收说,支部会定的,变不了。刘丰收转而对那女孩子说,你就跟张师傅。说完就走人。那女孩子站在他的后面说,张师傅,我叫李冬梅,木子李,冬天的冬,梅花的梅。张培田没吭声。机器还转着。他记得有一部电影,女主角就叫李冬梅,是个红军。不过,从外表看,她更像李铁梅的妹妹。李铁梅是革命样板戏《红灯记》的女主角,也有一条长长的辫子。一会儿,张培田按了一下开关,卸下零件,用游标卡量了一下,正好。他放下零件,对她说,走。他一边抽出手套,一边往前走。李冬梅看到他的手套是白的,很干净。车间里的手套都是白的,可是在别人的手上看不出白,都是灰的。李冬梅说,去哪儿?找书记去。你不要我?不是要不要的问题,你不适合。李冬梅站住了。这种活,整天站,一天要站八个小时,经常加班,一加班,就得站十几个小时,你受得了吗?一个女孩子。张培田回过头来说。李冬梅说,你瞧不起人。李冬梅走回车床边。张培田认真地看了她一下。这女孩子看样子才十六七岁,眼睛很大,虽然噘着嘴,样子像在生气,别人看起来却更像在撒娇。一副娇生惯养的小姐脾气。
  那个时候,在张培田脑子里闪过的小姐,不是什么尊贵的名称,是和地主资产阶级相联系的,一般的说法是,地主资产阶级的娇小姐。最少也是小资产阶级的,是要批判的。有的特务也叫小姐,比如电影《英雄虎胆》里的阿兰小姐,就是一个女特务,军统。当然,小姐都是漂亮的,也不叫漂亮,叫妖里妖气的。话说回来,眼前这位李冬梅,只是有一点小姐脾气而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