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东亚携手 再铸辉煌


□ 王清雷 王福生
2009年10月24至28日,第二届东亚音乐考古学国际研讨会在苏州召开。本届研讨会由中国音乐史学会、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学院苏州研究院、苏州独墅湖高等教育区联合主办,由《中国音乐文物大系》总编辑部、中国民族音乐博物馆、无锡市鸿山遗址博物馆协办。开幕式上正式成立了“东亚音乐考古学会”,该学会的成立是21世纪中国音乐考古发展史上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事件。
  在本届研讨会上,共有来自韩国、日本、美国、德国和中国的近五十位专家、学者出席了会议,其中29位学者做了专题发言,主要围绕中国青铜时代音乐考古和中、韩、日三国及东亚其他国家音乐考古发现与研究成果等几个议题展开。
  无锡鸿山越国贵族墓是迄今为止所发现规模最大的战国时期越国贵族墓葬群,曾被评为2004年中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在发掘中,人们发现了一些以往似曾相识而又不甚了解的音乐文物。《鸿山乐器五说》(王子初)一文旁征博引,运用“两重证据法”分五个方面对其做了全面、深入、系统的考察与研究:(1)越系圆钟说。文章对发掘者定名为“悬铃”的形如覆钵的乐器进行了考辨,建议将这种非中原系统的、越民族所特有的圆形腔体的青铜编钟命名为“越系圆编钟”,简称“越系圆钟”。(2)乐器缶说。鸿山越墓出土的3件较为完整的缶,是此类形制缶的首次发现,也是确认先秦作为乐器缶的依据。鸿山缶的出土,首次解决了聚讼两千多年的乐器缶的名实问题,也是中国乐器史上的一次重要发现。(3)环首钲说。对于鸿山墓地出土的一种仿青铜钟类乐器,以往一般称之为“钲”,鸿山发掘者名之为“丁宁”。对于鸿山墓地出土的这种乐器,作者建议约定从众,仍可沿用旧称。有鉴于无锡鸿山所出之钲以柄端设纽为最显著的形制特征,建议可名之为“环首钲”。(4)无枚编镈说。鸿山越墓还出土了一批无枚编镈,《鸿山越墓发掘报告》称之为“振铎”。观此所谓“振铎”,名称不能从以往文献中得到验证,而其器型显然就是钟类乐器中的镈。鸿山出土的编镈和所谓的“振铎”,它们之间仅有纹饰的区别,即最大的区别为有枚和无枚,实为同种乐器的两个型或式。(5)句耀与编鑃说。句鑃一般由大小有序的7-13件组合使用,音律也自成编列,并有架子插植,执桴击奏,所以应称为“编句鑃”。“编句镏”属于吴越文化系统,也是先秦越族的一种最具地域特色的音乐文物。鸿山墓葬群中最大的邱承墩墓出土的单件句鑃达29件,老虎墩和万家坟出土句鑃均为23件。鸿山出土的句鑃,同样应该视作为编句鑃。大致推测,邱承墩墓出土的29件可能为3-4组成套的编句鑃;老虎墩和万家坟出土的句鑃可能为2-3组成套的编句鑃。每组的件数也有差参,可能根据音律的实际需要有所调整。文章最后特别指出,鸿山越墓中所见大批编钟和编磬,反映了在战国“礼崩乐坏”的历史背景下,中原的乐悬制度对地处南国的越民族有着重大的影响。鸿山一次出土了数量达四百余件的越国乐器,这在中国音乐考古史上是空前的。不容置疑,鸿山的音乐考古发现,是研究战国时期越国所奉行的乐悬制度的重要依据,也是进一步探索先秦越国音乐史的可信的实物史料。鸿山的音乐考古发现,带来了打破先秦音乐史困顿于“中原一统天下”旧有格局的先机,对于填补中国先秦音乐史中越国、越族和越文化方面的空白,乃至对研究中国乐器史方面都有重大学术意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音乐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音乐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