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同奔跑


□ 尹汉胤(满族)

  2011年1月,是《民族文学》创刊30周年的日子,也是我坚持长跑的30周年,这两个30年是同时开始的:1980年12月,我来到筹备创刊的《民族文学》编辑部,令我想不到的是,编辑部设在北京南城的陶然亭公园内,更令我想不到的是,办公室竟是一座临水楼台——云绘楼·清音阁,及隔水相望的一座古寺——慈悲庵。云绘楼坐西朝东,清音阁坐南向北,呈L形布局,两座建筑彼此独立,由一座复式廊亭及“韵磬”、“印月”两个拱门相衔接,造型优美,浑然一体,立于陶然亭湖南岸的高台上,无疑是园中独具特色的一处建筑。在清音阁的两墙,嵌有一块汉白玉碑记:“云绘楼·清音阁,建筑于清乾隆年间(公元十八世纪)。原在南海东岸,今移建于此。这是古建筑迁地重建之创举。一九五四年十一月八日郑振铎记。”原来它是从中南海迁来的皇家建筑,而且是周恩来总理与梁思成先生一同到陶然亭踏勘选址,决定整体搬迁在此重建的。在蕴藉着200年历史风云的建筑中办公,使我—下对这“办公室”生出许多联想,同时对即将开始的《民族文学》工作,拥有了一种神圣感。

  《民族文学》创办期间,从内蒙古、云南、贵州、新疆等地调来了几位少数民族作家、编辑。当时大家暂住在编辑部里,我住在云绘楼,一段时间玛拉沁夫夫妇也住在清音阁楼上。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正处在改革开放起步阶段,各项事业百废待兴,《民族文学》也是在这一历史时期,由玛拉沁夫等少数民族作家共同呼吁下创刊的。初冬的陶然亭,落下了第一场雪,寂静的园中一片洁白,那景象仿佛即将创刊的《民族文学》,一张空白稿纸将写下自己的历史。编辑室中,大家都憋着一股劲,为《民族文学》早日创刊紧张工作着。经反复酝酿推敲,创刊号封面确定了,封面上四个大红宋体“民族文学”格外醒目,饰以民族风格的云纹图案。设计风格有三十年代刊物的影子,浑然大气,独树一帜。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1981年1月,《民族文学》创刊号出版了,它的创刊,标志着新中国文学画廊中,从此诞生了一本55个少数民族的文学刊物。

  与各民族作家生活在编辑部,是我人生中难忘的一段时光。那时的中国,振兴中华是时代最强音,文学的春天也在萧瑟中悄然到来。编辑室里大家认真阅读着来稿,谁读到了文学佳作,必然成为大家讨论的话题,编辑部里充溢着浓厚的文学氛围。虽然当时的办公、居住条件很艰苦,云绘楼用水都要从百米外担来。面对困难,大家乐观以对,对《民族文学》及今后的生活,充满着希望。记得中国女排首次夺得世界杯冠军的那个夜晚,大家聚在一起收看电视转播,女排夺冠大家举杯庆祝时,不知谁提议去天安门广场,查干、伍略、那家伦、王支平……一哄而起,兴高采烈地一同走到了天安门广场,融人到欢/的人群。创刊的第二年,在陶然亭慈悲庵,还举行了达木林与蔡大夫的婚礼。婚礼很简朴,只是将办公桌合起来,摆上糖果、烟、酒,编辑部同仁与在京的文艺界朋友围坐在一起,大家喝酒唱歌,为他们祝福,舞蹈家贾作光即兴跳起了蒙古舞,欢声笑语回荡在慈悲庵。在慈悲庵中举行婚礼,无疑是《民族文学》留给那个时代的一段佳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