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故乡人物(二题)


□ 张俊伦

故乡人物(二题)
张俊伦

我的故乡都是小人物。唯其小,才血肉丰满,生动形象;唯其小,才朴实善良,可亲可敬。大人物五百年才出一个。是小人物组成了这个世界。每当夜深独坐,静思曩昔,这些小人物的音容笑貌,行为举止,就一一浮现在我的面前……

罗伯

经过东区市场,看见有青色的李子在那儿卖着,心里无端地喜悦。李子吾乡叫麦李子,麦字是表示时令,小麦黄梢的五月,吾乡李子就熟透了。不须全红,微霜的皮色上泛出些些金黄,是熟透的标识。摘一颗带叶的李子尝尝么,酸中带甜,水分汪汪的,感觉应当是好极罢。
我就想起一个人来。他姓罗,名儒灿,我们小时侯叫他罗伯的,个子颇为高大,国字脸膛,稀疏的髭须,下巴较短,一笑就露出一口菊花色的黄牙。小时候关于李子的印象,大都是从他那儿得到的。他种有半亩田的李子树,这样的面积在当时农村是极少见的。春天李树开花,一大片的白,野蜜蜂嗡嗡地飞鸣其间,是颇令人愉快的景致。罗伯挥锄在李树间除草,上农家肥,都是利用出工的间隙时间。为集体劳动叫“出工”,是当时一个专有的名词,或者工字应写作公字也未可知。李树挂青涩果时,罗伯就用门板做铺,罩上蚊帐,夜间睡在那儿守夜。守夜是吾乡口语;用文字写出来实是精妙。当然是为防偷儿,顺手摘几颗尝鲜不叫偷,那倒是罗伯所高兴的一件事。他是有古君子之风的。每年他都把成熟的李子用箩筐装了,挨家挨户用大碗舀着馈送,小伢少的一大碗,小伢多的两至三大碗,顿时整个墩台沉浸在李子的香味中,也沉浸在醇厚的乡情里。现在这种情形已不多见了罢。
罗伯还种有枣树,桑树和一片柳林。格局是这样,他的宅前是李子树,宅后是枣树和柳树,宅左侧则是一排桑树。枣树只有一株,却十分高壮茂盛,树干须两人方能合抱。树巅有一个阿鹊子窝,足有一簸箕大,十几里外就望见一团黑,成为吾墩台之标志。枣树上挂的枣果形如鸡卵,大亦如之,食之脆而略甜,别有一种淡淡风味。他的桑树叶用来养蚕。养蚕是一件很有趣味的工作。蚕长到两寸长时特别贪吃,一枝枝青桑叶放上去,就见爬满了白白蠕蠕的蚕虫,沙沙沙一片响声,像是柳树林间的一场小雨。这时候罗伯是最忙碌的,他把镰刀系在长竹篙上斫桑树巅上的枝叶,吾乡叫“勒”,勒下一大堆,他揽开两手抱满,飞快跑到蚕席上去。他的柳林一片浓阴,夏天在其中休憩或小睡皆宜。县工作队中午带社员在里面办林阴课堂,罗伯无偿提供板凳和茶水。他老伴烧制的“三匹罐”,澄黄的颜色里透出一股香味,实在是上佳的饮品。有趣的是工作队同志饮了茶嘴巴一抹,就开始批判罗伯的资本主义。罗伯憨厚地笑笑说:“我从来不打别人的主意呢。”他把主义解成打主意,吾乡意为不良心思,引得全场哈哈大笑。
我在《端午的回忆》里写过芦苇。种芦苇最多的乃是罗伯。每年开春薄冰方融,罗伯便拿了窝锹去为芦苇铺稀泥。窝锹为木制工具,专用之撮河底之稀泥。一窝锹泥甩上去,极需臂力和腕力,然而罗伯是有用不完的力气的。二、三月份,罗伯的芦苇绿中泛青,是叫人喜悦的颜色。五、六月间,正是撩叶(用于包粽子的芦苇叶)上市季节,罗伯的芦苇绿浪滚滚,其间有芦雀子好听的鸣声。芦雀子即《诗经•周南》所言“关雎”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