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羌族聚落景观与民居空间分析


□ 张 青


羌族聚落景观与民居空间分析图片1
传统民居是中国古建筑中的一员,也是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历史见证,其造型之美、布局之精构成了中华民族非常珍贵和值得骄傲的建筑文化遗产。羌族是具有悠久历史的民族,但对羌族民居的研究却少之又少。
在3000多年前的殷商时代羌人就活跃在我国的西北部了。隋唐以来,羌人进行了大规模的迁徙,来到了岷江上游一带定居。现在羌族主要聚居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境内的理县、茂县、汶川县,岷江上游流域与邛崃山一带。由于地处高山峡谷,因此四季分明、日照强、气候干燥且昼夜温差大。羌族人民的生产活动基本以农业生产和果木种植为主,以家畜养殖为辅。羌族家庭以三世、四世同堂的情况为主。他们为泛神信仰民族,盛行原始的拜物教,众神都以白石为象征,供于屋顶的中央与两侧。

一、羌寨聚落景观分析

桃坪羌寨位于理县岷江支流杂古脑河谷之中,这就深刻影响着它的总体布局以及建筑艺术的丰富性,形成了既有个性、形式多样又灵活多变、高度自由的村寨风貌。
1、碉楼——村寨的心脏 :碉楼是在古时为防外族入侵而修建的,主要功用是了望与防守。因此,碉楼大都处于地势险、视线好的地方。它的防御功能再加上它高耸威严的特殊造型,使羌人对它产生了精神上的依托感。于是,便形成了以进入碉楼的距离为依据,以相互支持、相互照应为准则的村寨聚落景观构成:碉楼面向杂谷脑河,背靠大山,民居环碉楼左右、背后而建,并层层向后随坡地拔高,形成了非常壮观的空间气势与层次。村寨内部亦有道路、水渠、磨房、过街楼等的交叉点形成的若干“节点空间”,它们有力地烘托了以碉楼为中心的空间格局。碉楼以位置、形体、尺度、材质、色彩和背后民居形成强烈对比,主宰着空间的收放、聚合、层次、错落与节奏。而背后山脉的蜿蜒、前面宽阔河谷的气势,则更加强了村寨民居组团以碉楼为中心的凝聚性(图1)。
2、水渠——村寨的血脉 :桃坪羌寨是水渠发育最为成熟的村寨之一。古代羌民利用杂谷脑河支流的落差引水入寨,使寨内空间呈现错综复杂的空间景观。水渠的特色体现在水路流向的多功能考虑,这是既利于生活又利于防御的成熟布局形式。为了生产生活的便捷,羌人让水渠与道路走同一路线,还适时把明渠转入暗渠,有的全隐闭,有的时隐时现,有的则完全开敞,并在开敞处建磨房及洗衣汲水处等,起到了聚散人流、使水渠与道路同步发展的空间形象。桃坪寨的街巷空间异常封闭狭窄,人们处于其中总不免有单调与压抑的感觉;而这几处小节点空间的穿插,则打破了单调而增强了节奏感。具有线状空间形态的街巷空间与点状空间形态相结合,则加强了抑扬顿错的节奏感。
3、道路——村寨的骨架 :桃坪羌寨的道路系统主要分地面形式与空中屋顶式两种 :①地面形式 。寨内的地面形式主要有街与巷两类,它们都是村寨空间的重要组成部分。桃坪羌寨因地处偏远,且经济不发达,因此街只起步行交通与交往的作用。由于地理条件的制约,桃坪羌寨的街道比较窄,这样就可以节省居住占地并可免于受烈日的暴晒,使街道经常处于阴影之中。桃坪羌寨的街窄,巷就更窄。在这里,界定这种空间的界面多为建筑物的山墙。因为夏天酷热,冬天冷且风大,山墙上开窗很少,而且小,至使巷道空间成为一种超狭窄、超封闭的带状空间。由于窄而且封闭,便显得深。人们由村外经村口到街道再转入巷道至自己家的宅院入口处,可以说是经历了一个完整的空间序列 :从自然空间向人工限定空间的转换 ;从宽敞空间向窄小空间的转换,也是从公共性向私密性的转换。此外,在羌寨道路系统中不能不提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就是过街楼。在道路交叉的中心,四周民居的高耸使这一空间成为半封闭状态,如此便出现了一种天井似的道路枢纽空间。羌人在这一空间搭建过街楼来扩大房屋面积、展示建筑文化。这里夏天可纳凉,冬天则保暖,并且利于防御,只是采光不利。这种空间处理手法颇似中国古曲园林,即以更小的空间来衬托小的空间,借二者之间的对比作用以造成某种幻觉(图2)。②空中屋顶式 :它的产生原因是基于战时互相支援的考虑,产生基础则为平顶屋家家相连的顶部晒台。屋顶除晒粮食,贮物及供人晒太阳与集体防御外,同时成为道路,使家家相连。如果说地面道路使人感到封闭甚至有些压抑的话,那么这空中的道路则与天为伴,可以尽览大自然的美丽景色,与地面道路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这是羌族民居中的一大特色(图3)。
羌族聚落景观与民居空间分析图片2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4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