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午夜伶仃


□ 凸 凹

午夜伶仃
凸 凹

过了四十岁之后,无眠之夜便常常光顾了。失眠的痛苦,让人猛地醒悟道:人的种种所有其实都是无所谓的,只要能吃得饱,睡得着,就很幸福了。
在辗转反侧中,借着暗夜的微光,能够清晰地看到身边女人那安恬的睡相,心中生出别一种滋味——不仅仅是嫉妒,更主要是痛恶:一张床榻,竟有天壤之别的境地,凭什么?
尽管她是我的至爱,用《圣经》的伦理而说,是我生命的一半,但此刻想来,她其实跟我无关!
用这种心境审视她,发现被我视为掌上明珠的她,只是有着一大堆微不足道的小优点,而没有,哪怕是仅仅一种能被人感念的大优点:她衣兜里尽管叮当作响,却其实都是一些散碎银两,而没有一张百元面值的大钞——她真的不值什么。
害怕自己继续刻毒下去,便摸索到了那台被人当作敬意赠与的MP3。在耳机里,那首极欣赏的《马赛曲》竟也变了往日的感觉:已听不出它的英雄气概,听出的,竟是一种“伟大的恐怖”。
“伟大的恐怖”,是雨果喜欢使用的词汇,用来比喻那些空洞的,人为放大了的所谓壮烈情怀。近处的我,竟与遥远的雨果有心心相印味道,这不禁让我大吃一惊。
既然音乐的情调被败坏了,再听下去的意义已经不大,便关掉了。
为了应对这漫漫的长夜,我迅速地陷入无边无际的幻想。
我幻想着捡到1800万现钞。巨富之后,要干些什么事体呢?不用苦思冥想,“事体”本身竟依次登场——
首先置备了至少有500平方米使用面积的美庐,里边有一个大大的书房,有几排黑压压的书架。不仅家里所有的藏书都上了书架,而且为了填满剩下的空间,又购买了一大批价格昂贵的典藏本。在嘴角回甘的同时,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可怜。因为即便有钱了,也掩饰不住文人的出身——现实的家居很狭仄,大量的藏书都堆在地上,一旦用到有关的册籍,翻检起来很困难,所以,“大书房”的梦想早就潜泳在脑子里了。
其次砌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室内游泳池。棚顶的阳光很明媚,池中之水也平静而透明,有一种既私密又公然的时尚氛围。这并不说明我是个追逐市井颜色的人,而是缘于我的身体状况。我是个热衷于书写的人,便养成了既慵懒又勤奋的性质——懒洋洋地伸展一下腰身,水流会托着你往前走。
再其次,竟是喂养两个美妇。既是红粉知己,不时地成就一番“红袖添香夜读书”情调;也可以在心神疲惫之时,给你一些形而下的耳鬓厮磨。既可以像苏菲玛索一样给你消“心火”,又可以给你一种成功男人的自我感觉。幻想至此,我不禁心冷了一下——因为虽然是一片幽闭的夜色,却看清了自己的本来面目——尽管写了近20年的道德文章,也塑造了近于完美的“人文知识分子”的角色形象,其实不过是一介凡夫俗子而已。
伟大的夜啊!
夜色孤独却犀利,它能直刺出本质——自己白日里种种光荣的表演,所依托的,不过是一张张变换颜色和质地的“画皮”而已。

雨果说:现实的敌人尽可以蔑视,但心中的两个敌人却要认真对付,即:孤独和幻想。
我的理解是:孤独是一种赤祼的状态,使伪装不能附着;而幻想是“本心”的原生态伸展,使“本俗”暴露无遗。
对于文人,这是两种多么不利的生存元素啊!它们会使居高临下的“表达”优势荡然无存,使自以为是“信心”彻底动摇。所以,将心比心,在万丈红尘中,如果你是普通人,你千万别相信文人墨客的红唇白牙的鼓噪,你要留心他们在孤独状态下有什么表现。
郁达夫是个性情中人,敢于向众人公布他在孤独状态中的真实样相:在街头喝老酒,烂醉如泥唱大风悲歌;在暗门子里嫖私妓,把荆裙冯妇当作旷世佳人。
然而在现世的文人群落中,已经没有郁达夫了。进化之功,使秃鸡变孔雀,懂得如何爱惜羽毛了。
所以,在他们“完美”起来的同时,也失去了承受孤独,享受孤独的能力——为了躲避失眠,他们干脆不去入眠,“泡吧”,“泡碟”成了时尚生活方式,高脚杯,走私影碟,成了日子里的柴米油盐。他们“痛并快乐”着,以至于普通人都没有予以同情的资格了。
想得久了,头疼起来,掀开手机的屏幕,已是凌晨三点了。这是周扒皮半夜鸡叫赶长工们出工的时辰。
不禁苦笑了一下。我想到:长工们的觉总是睡不够,是因为劳顿;我等鸟人总是有觉不睡,是因为安逸。
这时,身边的女人打了一个哈欠,翻了一个身。卧的姿势,使她臀部的线条显得分外惊心动魄。
我知道,被衾之下,女人有个极腴美的臀部,正可以给我一个应有的劳顿。但是,最后的一点修养,准确地说,最后的一点虚荣,使我不能主动而急迫地表达对她的需要。便也别有用心地重重地翻了一个身。
果然被她感知了,她嘟囔道:“都几点了,还不睡,真是闲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