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楼俗话


□ 乔忠延


再阅《红楼梦》,俗话连篇,活泛了人物,灵动了文章,读来兴味盎然,思绪翩飞,随兴记之。
拔一根寒毛比咱的腰还壮
话出刘老老之口。
《红楼梦》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老老一进荣国府》,几乎通篇是写刘老老进荣国府求生计的事体。求生计这词当然是旧时的话语,若放在时下该说引进。况且,刘老老还算个人物,一引就进,每行不虚。这头一回不算多,也得了银子二十多两。恐怕这是女婿狗儿和女儿耕田作务一年也难以获得的。后来那回就更风光了,不仅遍游了大观园,还得了上百两银子,讨赏了好多东西,是贾府雇车拉回来的。“拔一根寒毛比咱们腰还壮”,在这一回里刘老老说了两次。头一次是在商量事体时。这年秋尽冬初,天气冷将上来,家中冬事未办,狗儿心中未免烦虑。吃了几杯闷酒,在家闲寻气恼,刘氏不敢顶撞。刘老老出言相劝,咱们住在天子脚下,长安城中,遍地皆是钱,只可惜没人会去拿罢了,在家跳踏也没用。狗儿仍然跳踏,刘老老耐心劝导,终致引出贾家,鼓捣他走动走动,或者人家念旧,有些好处,只要发一点好心,拔一根寒毛比咱们的腰还壮呢!
读到此处,不得不对刘老老刮目相看。刘老老虽一村妇,又在上百年前,竟然比我辈中不少当代人士要强得多。论说这强,该用一词:独具慧眼。也就是说,引进之行,目标准确,瞅准了那拔一根寒毛比咱腰还壮的贾家,而且,名副其实,知根晓底。不似我们这内陆城中的好些人,一说引进,蜂拥出动,上京过海,跨海出疆,银钱扔出去的没法数,引进的成果却只有一二。有一算一,有二算二,抓紧行动,破土兴工,原来的高楼拆了,原有的住户搬了,要建一座星级大酒店。地基挖了个深坑,投资商没了踪影,因而人云:要问引进啥成果?请看城中大圪窝。这么想来,不得不佩服刘老老的眼光,确实瞅准了引进对象。
当然,光瞅得准也不行,还要付诸实施。有了引进目标,女儿怯场,怕是连门也进不去,还遭打嘴现世。狗儿更是耍滑头,自己不去也还罢了,竟将刘老老硬往前推。刘老老只好梳妆上阵,舍副老脸去碰运气。这第二次“拔一根寒毛比咱们的腰还壮”就是碰进贾府对王熙凤说的,不过小有变动,把“咱们”说成了“我们”,也可见刘老老拙中寓巧,说话很注意角色的变化。这一句话,用在这里和用在家里大不相同。在家里,是对引进项目的猜测,带有理想色彩;在府上,是实施计划,是对王熙凤和贾府的阿庾奉承,要讨得主家的欢心。说舍副老脸主要是指这样的言行。
不过话说回来,这奉承话可能正是贾府和平民状况的真实写照。我不知道,那时候圣明的皇上搞没搞过“人均收入”统计,若是搞过,拿来统计图表观看,必然龙颜大悦。普天之下,四海之内,早已五谷丰登,共享小康了。岂能知道“朱门酒肉臭,路中冻死骨”?富的腐化了,穷的饿倒了,谁能够把人家贾府的金银财宝绫罗绸缎山珍海味平均到自己寒舍?人家过人家的好光景,你熬你的苦日子,熬不下去了,像刘老老那样进侯门礼貌揩油是最善意的。
王熙凤待刘老老也还可以,先安排她用饭,趁机让周瑞家的讨了太太的底,而后送了二十两银子。这二十两银子,在贾府是芝麻绿豆,对刘老老说却是个不小的数字了。偏偏王熙凤觉不出刘老老心中的重量,似乎怕刘老老嗔怪,还嫌说:……外面看着虽是轰轰烈烈,不知大有大的难处,说与人也未必信呢!
刘老老忙接言,我们也知艰难,凭他怎样,你老拔一根寒毛比我们腰还壮哩!听听,不光把“咱们”变成了“我们”,而且,还添了个“你老”,用“你老”乖巧地替换了“你们”。刘老老真是不可小瞧,讨了二十两银子,还把凤姐奉承了个高高兴兴。这就为下回再进贾府开通了道路。不由人想起村乡俗语:三句好话能顶钱使,正是。
刘老老的举止言行,虽然有失脸面,可是,与世道无害。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像刘老老这般审时度势,察言行事的人还真不多。远的不说,仅说刘老老屈就的那个家里,那个狗儿女婿就没有这种能耐。记得刘老老劝导时,他还嘴硬:你老只会在炕头上坐着混说,难道叫我打劫去不成?
打劫,好厉害的言辞。多亏刘老老把银钱引回来了,若不然要是饿急了,冷怕了,那个狗儿女婿说不定真会铤而走险,打家劫舍。曾风闻此谣:下岗男工不用愁,腰里别个小匕首。十字路口走一走,你有我有大家有;下岗女工不用愁,梳梳头发抹抹油,歌厅舞厅走一走,你有我有大家有。相比较而言,刘老老致富的手法真算上乘,女工那法有点伤风败俗,最可怕的是男工那法,非搅得世道混乱不可。说不定刘老老引资回来前,狗儿和三俩哥们儿在小酒馆里吟唱的正是此谣,看来,这寒毛的粗细不是一件小事,关系着国泰民安的稳定大局呢!

看人下菜碟
分享:
 
摘自:海燕 2004年第1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