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五岭逶迤腾“巨”浪


□ 子 今

  “五岭逶迤腾细浪”,是红军走过的五岭给毛泽东留下的印象,也是对五岭山地形象的写照。然而,就1934年开始长征的红一方面军而言,轻松逾越大庾岭、骑田岭、萌渚岭后,在都庞、越城之间的湘桂走廊,他们也遭遇了一场本可避免的惊涛骇浪……
  我即将登上的梅岭,位于五岭最东面翠绿色的大庾岭中。青梅缀满道旁密植的梅树,让人向往梅花绽放的时节。为了追寻红一方面军长征的足迹,并了解他们过五岭的情况,我和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的摄影师专程从北京来到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而后到大余,择梅关古道前往广东省南雄。
  70年前,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在于都悄悄集结,开始渡过赣江的东源贡水——当地人叫它于都河。之后,据聂荣臻的回忆,红军很快突破了国民党军队设在信丰、安远之间的第一道封锁线,来到大庾岭脚下。那个时候,红军中还没有人知道自己已经开始“二万五千里长征”。
  翻阅史料发现,在红军开始“星夜渡过于都河”的几天前,一个清晨,蒋介石在庐山上散步时,告诉身旁的宋美龄,“谁熟悉这片土地谁就可以生存”。
  “五岭逶迤腾细浪”。毛泽东在1935年10月撰写《七律·长征》时这样描述一年前走过的五岭。许多文学评论家由此判断毛泽东拥有渊博的地理知识。因为,在地理学家的眼中,这正是对五岭山地形象的写照。
  可是,在翻越五岭之前,包括毛泽东在内的红军队伍熟悉五岭吗?即使毛泽东是湖南人,曾在1927年根据徒步调查写出著名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但在红军长征之初,当家的是李德。金发碧眼的李德一句中国话都不会讲,对中国的历史和地理也不甚了解。红军甚至没有一张像样的地图,他们是如何抉择通过五岭的行军路线的呢?在梅关古道上,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熟悉而陌生的五岭
  
  在北京,我随口咨询周围的朋友。“你知道五岭吗?” 答曰,“大概知道”,而且无一例外地都脱口而出“五岭逶迤腾细浪”。“你知道有哪五岭吗?” 回答则是,“不甚了解”。多数人能从地图上找到五岭中的三个——越城岭、都庞岭和大庾岭。可是骑田岭和萌渚岭,往往被人忽略。
  人民教育出版社编辑吴海涛收集了中国近百年的地理教材。据他提供的资料,1913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新体中国地理》对五岭有所介绍,“自越城岭而东,横障南境,与两广分界。最著者曰萌渚岭、越城岭、都庞岭、骑田岭。又东与大庾岭相续,即所谓五岭也。”而1935年,某中学地理教材第八章名为“岭南山地”,对五岭描述得更加详细:“南岭山脉蔓延数千里,随地异名……南北交通,非限于曲似羊肠之河道,即为崎岖升降之山路,其艰难险阻,盖可想见。”
  红一方面军的长征开始在1934年,他们不可能看过1935年的教科书。但这些描述可以大致代表在那个年代,受过地理教育的人可能了解到的五岭。“五岭”,“南岭”,“岭南”,“山地”,“山脉”——其中,这五个名词交替出现,也引起了我的注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