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多情的雁荡山


□ 藏 学

我并不是太想去雁荡山,云游得多了,我的心有点儿累。我很想找个没有风的蓝天下静静地躺一会儿,一动不动。风却总是跟我过不去,天下本来没什么事儿,大可不必刮什么风,但风还是来了,蛮不讲理地,刮走了蓝蓝的天空,刮走了我心里的那片云。
随着风儿我在雁荡山里飘来飘去,从这座山峰飘到那座山峰,像报到似的,让每座山峰都知道我来过。
大龙湫瀑布从山顶的峭壁上飞出,像下凡的仙子,轻轻盈盈地飘向山中。偶有山风吹来,“仙子”弱不禁风,在半空中打了个颤,晃晃悠悠地偏离了方向,沐浴了潭边的游人。游人拿了相机在不同的方位比划着,他们想给大龙湫来个全景,可大龙湫矜持地昂着头,无论从哪个角度都很难窥视它的全貌与内心。最后,游人无奈地将镜头朝下,定格住那潭清水。有人脱了鞋袜,提了裤腿,试着向龙湫走去。我无法揣摩他们双脚浸在水里的心境与感受,与山水相亲,人会醉吗?我将背包交给他,我说我要从那边山上往下跳,跳到这方清不见底的潭水里。慌得他一把拉住我,说,这样太危险,不知潭水是深是浅啊!其实,他的担心纯属多余,我只是想将背包的任务交给他。我要空着手儿,在山里轻悠悠地走。
他要照相,我拿起相机横七竖八地给他“咔嚓”了一阵子。他问我照不照,我说不。这几年,我一任风儿吹起,飘过了太多的地方,我在山水面前故作姿态,摆弄着瞬间的笑脸,我以为这样自己与山水融为一体了。多少年后,我又被风儿吹起,吹到我曾经笑过醉过的山水间,我的笑容与醉态已随着风儿逝去,而眼前的山水却依然是当年的那般模样儿。
我想在龙湫瀑布旁边的石壁刻上几个字,刻上我的名字,顺手也把他的名字刻上。这样或许能与山水长相厮守。但我只是想,终究没动手。算了吧,厮守又能怎样?这么大的山,哪会在意“一片云儿”的心愿啊!
我们跟着游人急匆匆地向另一座山峰赶去。
游人像是被导游赶着的一群羊,一只跟紧一只。“牧羊人”偶尔也点点数,一只不少,小旗子一挥,往纵深处挺进。
一条石阶铺成的路在山中曲曲折折地盘绕着。石阶很光滑,是游人的脚步擦磨的,路面上却没留下游人的脚印。我回头下看,我的脚印叠在别人的脚印上,影影绰绰的,有个印儿,可很快又被后面赶来的脚印覆盖了。
转过几道山,眼前的景致突然变了,平凡的山峦变得壁陡壁陡的,直往天上冲。在群山脚下,端坐着一庙宇。庙宇不大,被游人挤得满满的。庙里的僧人不多,为照看香火他们不得不忙上忙下。
庙宇叫灵岩寺,是座古刹,宋时的遗物。面向游人的大殿是新建的,油漆还新鲜着。大殿后面几厢石房倒是古色古香的,不妨跟着导游进去看看。
我们和游人一样,跟着导游在寺里瞎转悠,其实,寺院的生活我是熟悉的,导游自以为很玄很深沉的话反让我们笑话。她指着观音菩萨说这是观音菩萨,还故作高深地问游人观音菩萨是男是女。游人相觑,不知所云。一游人蠢蠢样,也作深沉状,说,观音菩萨是男是女我们还得磋商磋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