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有缘人相逢格子店


□ 天 姝

  可以约会的格子店
  
  我本来去升州路的那家格子店是为了买那对复古的欧式耳环,却意外看见了勇勇。
  勇勇在照片里正对着我憨憨地笑,眼神温暖干净。两边的格子间里有很多陌生男女的照片,配夸张的自我介绍。原来这家格子店,不仅寄卖网上物品,也给单身男女提供约会恋爱的机会。
  勇勇有些胖,拇指和食指做成“八”字形托着下巴,造形很摆。店主微笑着对我说,美女,对这位钱先生有好感吗?
  哦——这个胖家伙姓钱,挺俗的。我仔细看了一下勇勇的自我介绍:私企老板,有钱。希望你23-28岁,漂亮,盼望有缘的你与我共浴爱河。
  拉倒吧,这么赤裸裸的——色情!我忍不住微笑了,问,可以和他见面吗?
  店主热情地点头,不过要成为我们的会员。
  接着我就将自己的身份证和近一年的健康证明等真实资料复印件给这个黑皮肤的酒窝姑娘。她说她叫Rose,就是《泰坦尼克》里的那个Rose。
  Rose问我,是否也愿意给自己多一些艳遇的机会?
  我立刻用手机传给她一张自己认为很赞的照片,然后天马行空地编了一段自我介绍:24岁,大家闺秀,擅长歌舞。我乐呵呵地走到马路上,这一天的阳光都很灿烂。
  几天后,Rose联系我,说那位钱老板同意见面。我很大条地笑问时间和地点,Rose顿了顿,说每一次见面格子店的收费是10元手续费,在预交的押金里直接扣了。
  这个黑女孩,怕我赖账吗,我说,扣吧。正待挂机,感觉Rose顿了顿提醒道,除非你有把握和男孩白头偕老,否则别轻易讲出自己的真实身份。这样自己进退都有路。对方纠缠不休,店里还可以报警。
  挂机后,我的思想变得磕磕绊绊,他不知我,我不知他,爱过就算,爱过就散,难道这就是格子店的爱情?没有责任,承担,诺言。
  秋末的南京在金黄色的树叶和建筑的背景下有一份沉静雅致的美,处处都有花铺,有一个穿着黑皮上衣和牛仔裤的男孩正在买玫瑰。拐角的小店响着陈慧娴一首很老的歌《人生何处不相逢》,空气中有一丝丝的甜味,如氤氲起伏的惆怅,沁入眉间眼底的幸福
  
  倒霉的相亲
  
  那天我带着贝贝,是个天大的错误。贝贝是我养的一只哈士奇狗。
  本是为避免相亲的尴尬带上贝贝的,结果我忽略了周四上午10点,人民公园的草坪是大家遛狗的集中地。
  Rose说勇勇坐在草坪树荫下第二张长椅,贝贝虽然也向那群宠物狗张望,但在我的示意下,还是乖乖地边到处嗅嗅边往前走。我远远地望见第二张长椅有一个穿休闲装的男人在看报纸,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落在他的头发上,黑眉毛黑眼睛,比照片上瘦一圈。
  我一手拉着贝贝,一手从包里取出口红准备补下装。谁知贝贝突然哼哼唧唧跑起来——那群宠物狗里一只小狗正向它欢叫着。但是我的口红却倒霉地从嘴角到脸颊画了粗粗的一道,惨啊!
  贝贝速度越来越快,穿着高跟鞋的我完全失去了优雅的姿态,压着嗓子喊:“ Stop!-贝贝!”
  被那只小母狗勾引的贝贝失去理智,小母狗主人正与别人开心闲聊,笑得前仰后合,然后牵着那只小狗向另一个方向走去。小狗频频回头张望贝贝,贝贝的力气变得更大,我几乎要跌倒,直到一双大手帮我拉住贝贝,我满脸是汗地仰望恩人——天啊!
  是他!本来充满感激之情的“谢谢”只在喉咙里哼了一声,连我自己也没听清,脸几乎要红破了。
  贝贝一见钟情的那只小狗已经早走得没了影子,贝贝高涨的情绪瞬间萎靡,直到勇勇买了一袋狗粮才让它的眼睛又有了生机。
  我转脸望向别处,不敢面对勇勇。勇勇笑着将面纸递给我,说,你是莎拉吗?——《缘分天注定》里的莎拉?
  我握着面纸怕越擦越糟,只淡淡说,是莎娜,不是莎拉。
  钱勇勇请我去吃了午饭,好不容易在酒店的卫生间里才重新补了装。坐回位置,我的自信恢复了一点,喝了一小杯红酒,脸颊有些烫。
  这次约会贝贝是最开心的,遇见心仪的对象,虽然追求未遂,酒店的午餐它也很满意,吃得又快又多,看它那副德性我真是郁闷。这次本来精心准备的约会却被这只狗给粉碎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