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塔克拉玛干的野人


□ 艾合台木·乌买尔(维吾尔族) 苏德新 译

  一
  
  这个故事从我记事情起便在吐曼塔勒流传……
  公元1868年严冬,南疆麦盖提吐曼塔勒胡杨林。厚厚的雪云团般驻在葳蕤的胡杨树枝上,看上去像垛在屋顶的草垛。
  一人多高的胡杨树底下的第一场雪已经融化,蝎虎等沙生动物穿过干枯的草丛时,不时发出沙沙的响声,给死寂的胡杨林多少带来一些生机。有时胡杨树的枝条突然晃动一下,上面厚厚的积雪便“扑通”一声坠落下来。
  忽然,传来一阵刷拉刷拉的响动声,从红柳丛中出来一只褐色的小熊崽儿,傻乎乎地边走边嗅着厚厚的像铺了一层褥子似的胡杨的落叶。也许它是第一次离开窝,对一切都充满好奇地瞅瞅这望望那,呼哧呼哧地往前走着。
  它在胡杨林中爬行了还不到百十步远,便“扑通”一声掉进了陷阱里,并传来它吭吭唧唧的哭泣声。再过了一阵忽然就听不到它的哭泣声了。它瞪着挂满眼屎的眼睛昏昏欲睡地打着哈欠,嗅嗅这嗅嗅那到处搜寻,当它嗅到猎人扔下的野兔肉时便美滋滋地吃了一顿,并兴冲冲地舔了舔嘴巴上和鼻子上的血迹,便憨憨地睡去。
  一个时辰,从布卡帕塔方向传来猎狗的狂叫声,过了一阵,陷阱口便冲过来八九只有牛犊大的猎狗,吃人似的瞪着灯笼般的大眼睛在那里狂叫。猎狗的狂叫声惊醒了酣睡的小熊崽儿,它被吓得瑟瑟发抖。
  正当猎狗围着小熊崽儿狂叫时,布素哈巴依骑着一匹枣红马,头上戴顶狐皮帽子,身上穿着白板羊皮袄,肩上挎一支猎枪风风火火地赶来跳下马,这些猎狗才停住了狂叫。他从怀里掏出一根毛绳,扔下套子,把小熊崽儿拉了上来,兴奋地说:
  “这小东西,真不知天高地厚,嘿,还是个公的呢。往后可不能再冒失了,你还小,就给你一条活路吧。滚,快回家去。等你胎毛干了,膀子硬了再到我这陷阱里来吧。”
  猎狗摇着尾巴,呼着粗气,舔着布素哈巴依的脚,乖乖地卧在地上。布素哈巴依刚把小熊崽儿放下,他那十一岁的儿子阿拉巴依骑着一匹青灰马直奔而来,他跳下马后便把小熊崽儿抱在怀里。
  “放开它吧,他比你的弟弟奈翟巴依还小,让它活下来。按我们猎人的规矩不能伤害未成年的飞禽走兽,把它给我放掉。”
  “爸爸,我喜欢,你就把它送给我吧。”
  “你要它干吗,它还不该猎杀呀!”
  “我要养,像院子里的小狗崽儿一样养。”
  “它会被狗吃掉的。”
  “我单独把它放在圈里的笼子里养,我要养,好爸爸。”
  “你会弄死它的,它还是个未断奶的小崽子。”
  “不,看毛色它好像已经断奶了。不知是它妈死了还是它妈没奶,早就没奶吃了。”
  “如果你把它养死了可是要倒霉的。杀生害命的人当不了猎人,他会一辈子打不到猎,一事无成,成为一个废物。”
  “爸爸,我对你发誓,我绝不弄死它,你就让我养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