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塔克拉玛干的野人


□ 艾合台木·乌买尔(维吾尔族) 苏德新 译

  一
  
  这个故事从我记事情起便在吐曼塔勒流传……
  公元1868年严冬,南疆麦盖提吐曼塔勒胡杨林。厚厚的雪云团般驻在葳蕤的胡杨树枝上,看上去像垛在屋顶的草垛。
  一人多高的胡杨树底下的第一场雪已经融化,蝎虎等沙生动物穿过干枯的草丛时,不时发出沙沙的响声,给死寂的胡杨林多少带来一些生机。有时胡杨树的枝条突然晃动一下,上面厚厚的积雪便“扑通”一声坠落下来。
  忽然,传来一阵刷拉刷拉的响动声,从红柳丛中出来一只褐色的小熊崽儿,傻乎乎地边走边嗅着厚厚的像铺了一层褥子似的胡杨的落叶。也许它是第一次离开窝,对一切都充满好奇地瞅瞅这望望那,呼哧呼哧地往前走着。
  它在胡杨林中爬行了还不到百十步远,便“扑通”一声掉进了陷阱里,并传来它吭吭唧唧的哭泣声。再过了一阵忽然就听不到它的哭泣声了。它瞪着挂满眼屎的眼睛昏昏欲睡地打着哈欠,嗅嗅这嗅嗅那到处搜寻,当它嗅到猎人扔下的野兔肉时便美滋滋地吃了一顿,并兴冲冲地舔了舔嘴巴上和鼻子上的血迹,便憨憨地睡去。
  一个时辰,从布卡帕塔方向传来猎狗的狂叫声,过了一阵,陷阱口便冲过来八九只有牛犊大的猎狗,吃人似的瞪着灯笼般的大眼睛在那里狂叫。猎狗的狂叫声惊醒了酣睡的小熊崽儿,它被吓得瑟瑟发抖。
  正当猎狗围着小熊崽儿狂叫时,布素哈巴依骑着一匹枣红马,头上戴顶狐皮帽子,身上穿着白板羊皮袄,肩上挎一支猎枪风风火火地赶来跳下马,这些猎狗才停住了狂叫。他从怀里掏出一根毛绳,扔下套子,把小熊崽儿拉了上来,兴奋地说:
  “这小东西,真不知天高地厚,嘿,还是个公的呢。往后可不能再冒失了,你还小,就给你一条活路吧。滚,快回家去。等你胎毛干了,膀子硬了再到我这陷阱里来吧。”
  猎狗摇着尾巴,呼着粗气,舔着布素哈巴依的脚,乖乖地卧在地上。布素哈巴依刚把小熊崽儿放下,他那十一岁的儿子阿拉巴依骑着一匹青灰马直奔而来,他跳下马后便把小熊崽儿抱在怀里。
  “放开它吧,他比你的弟弟奈翟巴依还小,让它活下来。按我们猎人的规矩不能伤害未成年的飞禽走兽,把它给我放掉。”
  “爸爸,我喜欢,你就把它送给我吧。”
  “你要它干吗,它还不该猎杀呀!”
  “我要养,像院子里的小狗崽儿一样养。”
  “它会被狗吃掉的。”
  “我单独把它放在圈里的笼子里养,我要养,好爸爸。”
  “你会弄死它的,它还是个未断奶的小崽子。”
  “不,看毛色它好像已经断奶了。不知是它妈死了还是它妈没奶,早就没奶吃了。”
  “如果你把它养死了可是要倒霉的。杀生害命的人当不了猎人,他会一辈子打不到猎,一事无成,成为一个废物。”
  “爸爸,我对你发誓,我绝不弄死它,你就让我养吧。”
  布素哈巴依捋了捋红丝似的络腮胡,用深沉的、蓝蓝的、深陷的眼睛一会儿瞅瞅儿子,一会儿瞅瞅儿子怀里静卧着的小熊崽儿,咬咬厚厚的嘴唇说:
  “好吧,那你就养吧。你要是把它养死了,我就把你吊在胡杨树上双脚朝天倒吊一夜。”
  “行好的爸爸,善良的爸爸,可爱的爸爸,阔胡杨树似的爸爸,高白杨树似的爸爸……”
  布素哈巴依骑上他的枣红马驰向胡杨林深处。猎狗朝着往皮袄里揣小熊崽儿的阿拉巴依哼哼唧唧地叫着,跟在主人的身后奔跑。阿拉巴依把小熊崽儿的口用皮条轻轻地绑起来,把头露在外面,跟着他的父亲骑马疾驰而去。小熊崽儿开始挠他的胸脯,他便停下来,把小熊崽儿移放在褡裢里,让它把头伸在外面,然后骑马继续向前驰去。
  大约过了一顿饭的功夫,一只母熊怒气冲冲地嚎叫着、号啕大哭着,顺着小熊崽儿的足迹,一路嗅着来到了陷阱口,当嗅到它的气味后便哀号着哭得昏天黑地。围着陷阱口久久地转悠,两条脚直立起来,四处张望,并不停地嗥叫。它抱住一棵胡杨树狠狠地撞上去,撞得胡杨树上的积雪山摇地动似的滑落下来,压在熊身上。褐熊在白色雪墩上转来转去,不停地嗅着寻找它的孩子,朝着猎人驰去的方向——积着厚厚的雪的胡杨林深处走去。
  
  二
  
  布素哈巴依住在河畔壁虎墩上的九十帕特曼庄子,屋顶和棚圈顶上垛满了青草、麦秸,屋后园子里堆满了玉米根和青树枝。棕熊围绕着庄子转来转去足足有一个多月了,它叫苦不迭地哭求着。它无数次乞求布素哈巴依,把还未睁开眼的小熊崽儿还给它。在布素哈巴依的棚圈的一个角落里,放着一个用厚厚的桑木板条制作的,顶上用浸泡后的牛筋编织的笼子,小熊崽儿就关在这个笼子里。当它听到熊妈妈的声音后,便哼哼唧唧地叫着,在笼子里疯狂地乱撞,啃咬撕扯生铁般凝固的牛筋条和桑木条。当听到母熊和小熊崽儿凄惨的哭闹声时,布素哈巴依曾有点动心,想把小熊崽儿放掉。可是,当他上到房顶上看到河对岸远方的埃萨瓦提、阿提恰帕尔、赛力克布亚时,突然发现十几天来只听到声音看不见身影的母熊,在阿齐卡西墩上的一棵独立的老胡杨树下,两条腿直立着直瞪瞪地望着他。他的二三十只猎狗十几天来追着撵着与母熊折腾。后来棕熊咬死几只猎狗,撕破其肚子,把四条腿撕成了八片,猎狗就再也不敢到它跟前去了。起初,布素哈巴依为了给猎狗报仇,埋了夹子,设了套子,挖了陷阱。可是母熊既没踩上套子也没踏上夹子。猎枪、梭镖、陷阱也没看到它的影子。这会儿,狩猎成瘾的布素哈巴依对棕熊母子动了怜悯之心,想放掉小熊崽儿。但是当他看到母熊时却有了另外的想法。他自幼在吐曼塔勒、比热阿格孜甚至塔克拉玛干腹地的康迪坎、赫亚、包雅努尔斯等著名的胡杨林中长大,却没见过这样像土丘似的熊。它的皮值十头牛的钱,油值三十匹马的钱,掌值二百只羊的钱,将近一车的骨头可以换一百只山羊。真主将如此完美的猎物送上门来了,如果我不能猎取,那我还算什么猎人,还不如个臭皮匠呢……就这样打猎打到胡子半白,打到五十一岁还没遇到过的猎物,那么能不能再次遇到这样的机会呢,真主保佑。该打的猎要打,我不放小熊崽儿它就走不出村。总有一天或者踩上夹子,或者碰到枪口。布素哈巴依拿定主意后,便匆匆下了屋顶。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