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背靠巍巍历史的古城


□ 王 芸

背靠巍巍历史的古城
王 芸

古城是江汉平原上一株古老的植物。自楚国的渚宫王孙们栽种了它,业已存活了两千余年,有过枯有过荣,如今依然完好地存在;古城是江汉平原的一方异土,不只丰产沉甸甸的麦、白花花的棉、水灵灵的稻,还滋养诡谲跌宕的历史风云,盛产荡气回肠的楚风流韵。
古城的名字,荆州。
时间,如透明的沙尘漫天而坠。世间所有的物事,无不被细如尘埃又广至无垠的它,缓缓覆盖成为历史。
作为一座被时间层层掩埋的古城,与周围年轻的城市相比,它没有弹性十足的肌肤,咄咄逼人的青春气息,飘忽飞扬的眼神。面色端凝,眼锋沉郁,肌骨虬结;悠远的历史,成为古城最荣耀也最沉重的背负。
古城的前尘旧事业已退远。曾经的剑戟鸣击、曾经的沙场逐鹿、曾经的慷慨悲歌、曾经的篝火狼烟、恍如金粉沉沙,纷纷坠入时间的沙漏。今天,即便站在古城的心脏部位,也再难听到旧时传奇的喧响。眼前,只有似是而非的日常生活,寻常市井的繁音杂律,在古城的怀抱中日复一日地上演。
如今,它们躺卧在古城博物馆的展室里,桔黄色的灯光仿佛一束历史的追灯,将它们的细部映亮。它们,是这座古城纷繁历史挂饰中微少的一部分,和许多从这座城市地下出土的木器、丝绸、铁器、陶器一样,经过风历过雨,土淹过水渍过,记载过辉煌、荣耀、尊宠,也见证过兴亡、荣辱、欣悲。在它们身上,潜隐了传自久远年代的密码。那密码,可能隐伏在黑、黄、红、绿、褐简单又绚丽的色彩中,隐伏在一道道纹饰的细节弯转处,也可能融化在凤鸟高昂的喙与举灯人微瞑的眼中,融化在轻轻击响、悠悠荡开的钟磬声中……
星散的遗迹,是古城悠久历史无言的证人。距今五六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加工场——郢北村鸡公山遗址,将这片土地上有人类活动的历史拉伸至史前时代。公元前689年,春秋战国时期楚文王在此建都“郢”,至公元前278年秦将白起拔“郢”,20个楚王在此称霸、楚国建都411年的漫长一页,成为古城有文献记载历史的荣耀开篇。留存至今的楚故都“郢”遗址——纪南土城,楚庄王安抚诸侯之地——庄王台,建于楚国“好细腰”暴君楚灵王之离宫故址上的章华寺……
两千多年过去,几兴几覆,曾经巍峨的宫城已颓为漠漠铺展的土台。凭吊者只可在吹过耳际的风声中,遥遥怀想战国的硝烟、楚王的霸气和楚乐的旖旎;章华寺千年不萎的腊梅树,是尚存不多的线索之一,年年如期盛开,馨香浓酽,熏染得某一时某一寸的时光仿佛还停滞在千年前的某一瞬间。
三国时期刘备安营公安时,曾多次进出荆州的公安门,以及关庙、关公刮毒疗伤处、得胜街、洗马池、落帽冢、马跑泉、点将台、卸甲山、张飞一担土……刘备借荆州,关羽失荆州,历史在无数次的得与失之间完成。一百二十回目的《三国演义》中有七十回内容提到过的荆州,亲眼目睹了多少三国风云,已没人说得清楚、详尽。这些散落的古迹与历史遥相呼应,每一处都承载着一桩传奇。将它们串连起来,就是一部荆州独有的三国历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