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江南,两处春天各不同(外一篇)


□ 千岁兰


北京的春天,是姗姗来迟且“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春日的时节,它不曾如江南地区那般具有诗情画意,春雨绵绵。
是因江南春天的风拂在人身子骨里头亦是暖洋洋的,春日停留的时间也在一年四季里分明清朗。人就会生出许多深情来,丰富的还会像模像样地念一首“江南好,风景旧曾谙”。作一回诗人,并非刻意,而是情不自禁。念想着童年,若是有些风,便邀起同伴一道郊外放放鹞子;小娃儿们则爱堆着泥土玩过家家的游戏,或躲躲猫猫,或草坪荡荡秋千、滑滑梯;年长些的爱串串门,扯扯家常,也欢喜说上灵隐寺烧烧香、拜拜菩萨,谈一路见着的趣闻;有的爱独自到地头田埂走一走,望见了青青的秧苗、金澄澄的油菜花,踏青途中便会联想到诸多情爱之事。所谓“思春”,正是叫人“那一个情字,如何解得”?赖上自然的风光境地,长天碧日蔓蔓妙妙,再嗅着花草飘散的清香馥郁之气,都会令你遐想联翩,若是在别处,不定就是这般场景了。
北京春晚,步行于街,见着了路旁的杨柳吐着小芽,且比江南的绿要晚来一个多月,飘逸如丝的柳条被风儿吹得摇晃摇晃,像一个弱女子,任风摆布着;些许家鸽自头顶掠过,瞥见于高楼建筑群上方,呼啦啦飞来又飞去;还有几只鸟儿立于电线杆上,偶尔唧唧喳喳呼朋唤友。鸟儿们的歌鸣和新绿的嫩叶,方才惊觉“喔,原来已是春天了”!这会儿风还蛮大,吹得眼睛要迷糊,需眯起双眼方得行路,否则沙粒光顾了你的眼珠子可是件苦差事。棉衣还得继续穿,等天气真的暖了方可脱下。是因春短,春天的脚步才起始就要脱下棉袄拿衬衫来穿。昨日人家还穿着棉大衣,很多立于酒肆茶楼的保安们就是穿长及膝盖的棉大衣的。因为立在风里,而风,尚未暖,多吹自是要着凉,容易伤风。待明儿风一下子变暖了,日头也大了,时髦的女孩同小伙肯定是一身轻便的夏装,怕冷的则晚几天脱下冬衣。难怪人家都说“北京是没有春天的”,一会子己然是夏日,今见着了,真个是这样。要真说北京没有春天吗?当然不是。只是日子缩短了,不经意间就迎来了夏。
此时的江南尚可穿件薄薄的春衣,送走了严冷的腊月寒冬,轻松地吹一吹口哨,踏着轻盈的脚步,心情舒畅极了。逢着雨天,撑一把小阳伞漫步雨帘,挽着爱人的胳膊,同一把雨伞里爽朗地说着笑着,别有一番意趣。也无须在意旁人耳听,只感受世界上有一对相爱的人,就是好,是快乐的了。对那些旁人来说,同样在一把伞里聊着他们的天,没有人来介意你的声气、你的好坏、你的撒娇、你的肆意。便是一个人,走在雨地里,听细细春雨唰唰的快乐美妙所奏的音符,自屋檐上滴落、空中洒落,水塘、泥土、草地、砖瓦,每一不同的去处滴落的声响皆不相同。细心的人捕捉起来,感受小雨的绵绵,湿润,脑子里也越发清爽得可爱,可喜,可人。
而此时的北京,一滴雨也未曾落过。
长期住在江南,一不留神来到繁华的京都小住,除了每日接触的全是高楼电梯,竟还是高楼电梯了。当然,不外乎耳旁听到的一溜儿京片子,也学着他们说话的腔调口气,一张嘴开始还有点吴音软语,稍略一寻思,出门去和那帮爷们一侃,还挺不错,吐出来的词带点儿字,有京城百姓的味道了。蛮好,旁人问起你是哪儿的,叫他们猜,定是猜不出原来你是江南人哪,都以为家住北方。他们便会重新注视你,从头到脚,扫描一遍的当儿嘴皮子是不得空:“你们江浙好啊,那是个出美女的地方,小桥流水人家,羡慕啊!”若问“可曾去过那一带?”去过的没去过的都讲好。他们的性情当是大气的、无私的,不会因自家生在首都而小看了外省过客,有一种与生俱来容纳百川的气势。这点,上海人是怎么学都学不会的,当是骨子里的传统文化、概念思想的袭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