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村戏


□ 张达明

每年一进入腊月,父亲就开始忙活开来,就要召集村子里喜爱热闹的人排演戏目了。他既要找剧本,配乐队,还要根据剧本中的人物来遴选演员。凡是稍微能上台吼上两句戏文的村民都是演员,虽然演一天的戏,可以按半天的劳动力算工分,但村人看重的更在于,能上舞台在我们那儿可是为全家人争脸面的事。所以,在我们这个不上千人的村子里,找演员不是什么难事。父亲还是导演,又兼着司鼓的任务,其实,他的胡琴拉得也是极好的,但司鼓的角色是整个戏剧的领头者,这就非他莫属了。
那年,父亲和几个爱热闹的老伙计们商量好了,决定排演一部当时正叫红的革命现代戏剧《红嫂》,它反映的是解放战争时期在山东沂蒙地区发生的一农妇用她的乳汁救解放军伤员的感人事迹。故事虽感人,但没有剧本也是白搭,这可难住了大家。父亲忽然想到了邻村永乐屯一个叫冼灵阁的人在本县眉户剧团当导演,找他肯定有办法的。于是,父亲就去找他,他家里人说,县剧团正在汾西县演出,一时半会回不来。汾西县离我们村有二百华里地,父亲为了省钱,竟然徒步上路了,路上走了五天,才到了汾西县城,在当地一位好心人的指点下,父亲在一个小山村找到了冼灵阁。父亲拿到了剧本,只在那地方停留了一夜,第二天,在冼导演的资助下,父亲坐车又返回了家。接着,就筹划起了排戏的事宜。
排戏的地点就在我家隔壁学校的舞台上,天气太冷,每个人来的时候都从家里带来一小捆棉花柴,就在舞台的中央燃起一堆大火,一边烤火一边排练戏。各种乐器声和因为戏中某个场景设计而意见不同的争论声不时传了过来,夜深时经常吵得人难以入睡。父亲每晚都是在凌晨一两点才回到家来,回来时,肚子已很饿了。家里也没什么好吃的食物,母亲早早地就在炉子上为父亲烤好了两个焦黄焦黄的玉米面窝窝头,父亲贪婪地吃着窝窝头,就着咸菜,一边吃一边给母亲津津有味地讲着排戏中的趣闻。父亲乐,母亲也跟着父亲乐。
农历年就要到了,戏也排练得差不多了。父亲他们决定先给乡亲们预演一下,让大家验收验收,提提意见。
乡亲们听到了要演戏的消息,便奔走相告,提了板凳椅子早早地在舞台下占好有利的位置。太阳还没有落山,天气也非常的寒冷,但老头老太太和孩子们已坐在了下面,等着戏的开演。这时的演员们都尽量装出一副趾高气扬的神态,三三两两地来到了后台,先要出台的主要演员在精心地化妆,不会化妆的就请会化妆的人替自己化妆,还不时地说着哪儿的颜色应该浅些或再深些,嘴里并不时地温习着戏词。有几个小孩跑到后台,好奇地看演员们化妆,这时就有剧组的人走过来,在小家伙们的脑袋上轻轻地拍打着,用我们当地的粗话驱赶他们:“爬远点,看你娘的脚后跟哩,爬到台子底下去,戏一会就开演了。”孩子们“哗”地跑开了,又有几个大人来到后台,对着正在化妆的演员们指手划脚,挤眉弄眼的。正在忙着化妆的人就会用粗话骂一句,这边也回一句,在一来一往的嬉闹中,天也黑了,台子下面的乡亲们也都来得差不多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