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虚构的美丽


  ◎许连顺(朝鲜族)◎金莲兰(朝鲜族)译

  世上没有比记录下来的真实更为虚构的东西。

  假如,假如到了明天,会发生什么事?也许,没有人会知道这一点。可有一点很清楚,那就是到了明天,人们准定认不出我。你不觉得这件事很有趣么?假如,整天相处在一起的人,居然不认识了,那该有多么惶惑?这也是一种报复。真想让所有的人,包括我妈妈在内,让所有的人都认不出我,但愿我的脸蛋会有这种天翻地覆的变化……虽说有点对不住妈妈,但是就我的长相,我可一次都没有感谢过妈妈。

  她终于下定了决心。为了这个不那么好下的决心,她找到的地方是离市中心稍远的市郊一家整容外科医院。她不想被熟悉的人们撞见。说起来整容固然重要,更重要的应该是掩盖整容这个事实。还好,那家医院掩映在一片小树林当中,弥漫着一股私密而神秘的气息。推开厚厚的玻璃门进去,是宽阔的大厅。这个大厅好像就是这家医院的候诊室。戴着黑色墨镜的女人们,规规矩矩坐在那里,颇像乖巧的孩子们。人倒不多,一共是五个。似乎是通往手术室的走廊里,有个用纱布缠着眼睛和眼眉部位,活像绑着白色头带示威的女人,张开双臂捉迷藏似的晕晕乎乎地走着。仿佛迷失方向的灵魂,找不到应走的路径在挣扎着、摸索着。说不定这里就是没有脸面的灵魂们滞留的地方。因为都遮盖着眼睛,认出什么人不大容易,但更重要的是即使认出了也要装作不知道。

  她就像是邮递员无心扔进来的明信片,呆呆地站在门口,局促地望着这全然陌生的风景。是应该在这儿坐着等,还是要去院长室登记,因为是初来乍到,她很是茫然。她犹豫的当儿,另一群女人推开玻璃门走了进来。她们可没有一秒钟的犹豫,径直走向手术室,看来不是第一次光顾的人。

  五个墨镜抵着脑袋,悄悄地议论开了。

  “那帮人又来了。”

  “是啊。”

  “说是做了什么切割,没想到又粘连了。”

  “那该怎么办?”

  “有什么办法?说是还没有消肿,没法动手术,等消了肿重做手术。”

  “哎呀,还重做呢。你没看做衣服,第一次做得不合身,越改越走样!”

  听着她们的议论,她仿佛觉得自己分裂成两个。坏蛋……她在心里咒骂着编辑部的吉部长。假如不是他,她绝不会来到这么个鬼地方。就像是第一次对自己的裸身感到羞耻的夏娃,她通过吉部长才第一次对自己的脸蛋产生了羞耻和难为情。

  可吉部长本人不见得能记得自己说过那种话。不,说不定记得也要装作不记得。创伤原本就不是伤害者的战利品,而是受到伤害者需要承受的东西。虽然靠着一时的愤怒来到这里,但是一旦明白手术也会有副作用,不免有些不安。

  五个墨镜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叽喳,不约而同地盯着她。虽然,墨镜的颜色太浓,看不清眼睛,可还是能感觉到执拗和咄咄逼人。她断定,她们肯定在揣测这个新来的究竟要来修点什么。承受陌生人的视线,感觉不见得有多么好。而且,这种毫无顾忌的墨镜背面的视线,更是放肆而无礼,足可以让人瞄火。与其站在这里满足陌生人的好奇,不如昂首转身,推开门走出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