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门卫老郑(小小说)


□ 邓洪卫

  单位有个门卫,叫老郑。

  有点来头,据说是上面某领导的亲戚。

  老郑很尽心尽职。弄个充气筒,帮着人充充自行车气。老郑还负责分发信件。他分发信件很认真,从无闪失。还负责烧开水。传达室外有一大锅,老郑每天一大早就烧好一锅开水。单位四个楼层六个科室的开水,都由这里供应。

  单位里的人都夸,老郑这人不错。

  单位当时从效益方面考虑,只聘了老郑一人做门卫。老郑就在收发室里煮饭烧水。一开始,老郑是一个人在这儿吃,后来,老郑的一家一到饭点上,都来了。

  老郑爱做油炸的菜。油炸花生米,油炸春卷,油炸鱼干。这样的菜下酒。

  每天中午11点多,油昧弥漫整个大楼。一整楼的人肚子都叽里咕噜地叫:下班了下班了。

  老郑好酒。

  每天两顿,中午和晚上。每顿一茶杯酒,大概有三两。酒不是太讲究,大都是五块钱的汤沟。也有喝好酒的时候,那是单位人出去喝酒,剩下半瓶,带回来做个人情,给老郑了。老郑很高兴。

  有时候,单位有人下班晚了,就到传达室,跟老郑喝两盅。挺好。

  我在单位办公室上班,业余写点小文章,经常有些汇款单。我上下班的时候,路过门口,常看到他向我招手。我就知道,十有八九又有钱来了。

  他说,请客啊。

  我笑眯眯地答,好嘞。

  本来是说着玩玩的,最后,觉得还是请一回比较好。虽说,收发信件是他的职责,但如果他瞒下一两张汇款单,或者藏起几封信件,也没办法。

  就请他喝了酒。当然,也是一个简单的形式。买几个凉菜,带一瓶酒,两个人对饮。

  他喝着酒,大笑着,作家请我喝酒了,我可有得吹嘞。

  我当然不把他的话当真。作家算个什么呢?有时,真不如他活得自在轻松。

  他没有什么任务。做完一些机械性的活儿,就呆着看电视。他看电视似乎不调台,每天都是中央一套。什么节目他都看得津津有味。有一天,我看到他看电视哧哧地笑出声来。一看,原来是动画片。这么大岁数还看动画片,还能看出味道来,真不简单。

  老郑性格好。这是公认的。单位里有人这样咒人:你再这样下去,老郑也不答你了。

  当然,门卫这个岗位,有其特殊性。这特殊性就在于,老郑能知道一些单位里别人不知道的秘密。比如,有些男女同事会借加班为名,搞点小动作。再比如,领导经常在晚上找一些女职工谈工作。这些,都是心照不宣的事儿。老郑一概不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领导当然也对老郑特殊照顾。逢年过节,发点东西,正式工有的,老郑也不能少。一阵子,单位效益不太好,职工发的工资很低。可老郑的工资却一点没减。领导说了,人家是临时工,得按当时协议上的来发。

  这一点,曾让很多职工心里不平衡。但这种不平衡只在心里,谁跟一个临时工攀比呢?况且,人家老郑性格温和,从没跟谁结过梁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