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消极的写作与力量的文学


□ 李建军

去年,我曾在发表于《南方文坛》(2002年第4期)的一篇文章中,讨论过“消极写作”问题。在我看来,消极写作是一种在我们这个时代颇为流行的、具有主宰性的写作模式。它有这样一些特点:缺乏现实感、真实性和批判的勇气;缺乏积极的精神建构力量;缺乏美好的道德感和丰富的诗意感;把写作变成消极的习惯,是一种在艺术上粗制滥造的伪写作。不仅此也,事实上,消极的写作通常还是缺乏他者意识和纪律感的写作,是反文化的私有形态的写作。它追求一种消极的快感体验:咂摸着颓废的滋味,陶醉于残忍的想象,满足于无聊的调侃。它靠大胆的粗俗来吸引读者,这样,它带给读者的就不是美感,不是心灵的净化和升华,而是让人习焉不察的道德破坏和精神伤害。用王国维的话说,它带给读者的不是优美或壮美,而是“眩惑”,是以“甜食蜜饵”或“玉体横陈”来满足人的低级欲望。王国维对这种制造“梦幻泡影”的文学深恶痛绝,在《红楼梦评论》中怒不可遏地说:“拔舌地狱,专为斯人设者矣。”而我们却没有这样的愤怒,而是根据商业时代的价值观念,把那些带给人混乱的眩惑感的消极写作者,当作自己时代的文化英雄和文学上的成功者。
事实上,我们现在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一种与消极写作完全不同的写作,与眩惑的文学完全不同的文学,即积极的写作与力量的文学:它把文学当作一种与人类生活的进步密切相关的伟大的事业,当作从积极的方面影响别人生活的手段;它帮助人把自己从兽性的桎梏和野蛮的深渊中解放出来,教会人懂得优雅、得体、高贵和尊严的意义,而不是蛊惑、纵容人沉溺于极度自私的道德放纵和精神堕落。它也写丑恶,但以美好作底子;也写黑暗,但以光明作背景。它有稳定而可靠的道德基础,强烈地爱一切值得爱的人和事物,因此,无论罹受多么严重的摧折和不幸,它从不徒逞一时之快地逃避崇高,否定道德,诅咒生活,从而贬低人类的尊严。它任何时候都信持写作的最基本的道德原则和文化使命,那就是怀着温柔的善念,向人类和世界表达祝福的情感。
德·昆西在《知识的文学与力量的文学》一文中把“知识”与“力量”对立起来,认为“知识的文学,如时尚一样,与时俱逝”,而“力量的文学”并不提供“知识”,只追求一种“比真理更为神奇”的“力量”。昆西所讲的这种“力量的文学”,充满浪漫主义的激情和理想主义的色彩;它作用于人的情感,“能够使得正义、希望、真理、仁爱、复仇等等理想在人的心灵中复活”。在他看来,正是这种力量,赋予一部作品不朽的生命。昆西的观点极有价值,他正确地说明了给“力量的文学”带来力量的因素是什么,但却错误地把“知识”与“力量”对立起来。这是浪漫主义文学的仇智倾向导致的一个误解。事实上,任何时候,可靠的知识都有助于作家正确地感受和正确地写作。因此,“力量”的敌人不是“知识”,而是无知,是对于道德、善良、理想、正直、崇高、人格、尊严等伟大事物的傲慢的蔑视和可怕的无知。
不错,你有充分的理由为自己时代的消极的文学和眩惑的文学辩护。你会说:难道我们的生活中不是充满浮躁、颓废、堕落、混乱的景观吗?既然生活中有这样的现象,那么文学“随物赋形”地将其写出难道还有什么过错吗?是的,有过错。因为,用“生活”为作家的任性和不负责任辩护,是在文学批评上常见的懦夫做派和奴隶性格。文学写作并不是“生活”奴役下的被动的行为,而是一种向生活显示精神力量和自由意志的自觉行为。写作与其说是对生活的随顺和认同,不如说是对生活的质疑和拒绝。因此,仅仅从外在的层面写出“生活”所是的样子,并不能使一部作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作品,并不能使一部作品充满巨大的精神力量。文学的力量,来自于作者的远远超出“生活”之上的人格气度、情感态度和道德立场。我们时代的种种消极的写作和眩惑的文学之所以缺乏力量,就是因为他们只是满足于与生活保持一种异化性质的相似性与一致性,而缺乏质疑并超越现实的内在自觉和道德激情。换句话说,只有当作家摆脱外在生活的裹挟,勇敢地向生活显示自己的独立精神和道德立场的时候,我们才会有真正伟大的文学,我们的心灵才有可能感受到雄强的力量,也才有可能体验到诗意的激情。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