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村落的正争斗史


□ 鲁顺民

采访地点:山西省河曲县(原晋绥二分区)科村
时间:2004年12月9日
受访对象:李喜珍,1941年生。1972年入党,18岁开始任村干部,1997年从村支书的职位上退下来。
说明:采访李喜珍的时候,他正在为一家企业做事务,工厂和他的村子隔着一道沟,远离村子,他说这样不至于影响新任班子的工作展开。但工厂聘用他的目的也相当明显,就是利用他昔日的影响力协调企业与村民之间的各种地权、劳务关系。在他的协调之下,两家工厂在沟南机声隆隆。
他受雇的工资为每天8元。
这一天,他接到电话,要他回村里协调村里筑路占地问题,他一口回绝了,并一再嘱咐新任的年轻支书:一定要拿得起来,提秤两边平,什么问题也没有。

土改运动

从土改那年说起。
土改那年我7岁。咱现在看7岁的娃娃,刚刚不吃屎,能记多少事?慢慢想起来,7岁应该记事了。或许天年不一样?那时候7岁就是一个半大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一年头一个被斗死的是我二爹(当地称直系叔伯辈为爹,前辍排行序列),因此对土改的记忆一直很清楚。
土改的具体过程当然是我后来从老辈子人那里补充得知的。
1947年,土改一开始有一个被称为“打威风”的前奏,所谓打威风就是打干部的威风。叫做“打威风,一切权力归农会”,具体是个什么精神,不大清楚,这都是后来那些老党员们陆续说给我的。
我二爹叫李子民,老弟兄三个,村里人称他们是“大毛蛋,二毛蛋,三毛蛋”,这是奶名,也即小名。他们开始都有官名,生下来请焦尾城的先生取的名,大爹大毛蛋和我爹三毛蛋没有把名字叫出去,只有我二爹的名字叫出去了,我大爹和我爹一辈子在地里做庄户,没用名字的地方。现在在村里那些老人中间一提起李子民来,大家都知道。
李子民当时是村武委会主任。第一个跌倒的就是他。为甚?就因为他是武委会主任。
当时的武委会主任的职责相当于现在的村主任。李子民是1944年的党员,身份不公开,公开身份是武装委员会主任。说是武装委员会,实际上也没有多少武装可言,后来老人们告诉我说,不用说农村的武装,就是刚刚组建的县大队甚至八路军正规军的装备也不行,枪不用说没多少,两个营的兵力总共也不到五十条枪,每人一颗手榴弹,拉弦扔出去一炸两瓣,土造的那种,人家日本人眼看着你的手榴弹扔过来,躲也不躲,因为炸不死个人。两个营的八路军让日本人十几个兵撵得到处跑。到1947年头上,村里只有武委会主任和民兵中队长才配发一支“老毛瑟”枪。因此说武委会主任手下没武装。干些什么?说起来,主要有三项工作。他倒霉也主要倒霉在这三项工作上面。
头一桩,组织送公粮。征集公粮是跟每家每户每个人打交道,征多征少自然要看每户的承受能力,反过来,这家征得多,那家征得少,就冤下不少人。送公粮要从村里起兵发马,不敢走河滩平川地,因为河那边就是国民党控制区,稍不小心就挨了野枪子儿,所以得走梁上,七沟八岔,从科村到保德刘家梁,小一百里的路程,不歇一歇三天工夫。这叫支差,支差时候也是有多有少,这就又冤上一堆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