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另眼看张


□ 淳于飞


这里要谈的不是张爱玲的学术研究,近十年来,海内外对于张爱玲的研究已到了尘嚣甚上的地步,各种面孔“读张”何止是“第三只眼”、“第四只眼”……个人以为张爱玲与当代的余秋雨、周国平一样,是以一种时尚的文字感染力首先打动读者的,其次才是蕴含在作品中的一些小小的思想。所渭“小小的思想”,就是小哀怨、小情调、小深沉、小愤怒、小幸福和小刻薄,这和当今文化消费层的“小资”或“白领”群体的感觉是一拍即合的。无可否认,张爱玲的文字很耐看,所以无论为了“附庸风雅”还是“文学爱好”,许多人心甘情愿扮演这个忧郁女人的“粉丝”,尽管张爱玲个人的格调与品位其实与他们相去甚远。
这里要谈的“看张”是另一层面的问题。由于张爱玲具有跨时代的时尚和风靡,对当今日渐式微的文化市场无疑是支强心针,出版界、新闻界、影视界和戏剧界都要靠她来“救市”。前二者是“读张”读解和解读,还是一个比较个人化的审美愉悦过程,后二者牵涉到的就是“看张”了——影视和戏剧的改编者(包括导演、演员乃至舞美和灯光)把他们对张氏作品的读解和解读(或称作“二度创作”)再传递给观众,观众看到的就很难说仍是原汁原味的张爱玲。这样的作品只能说是贴了张氏标签的“二手货”。有改编得好的,如关锦鹏的电影《红玫瑰和白玫瑰》,大体上还把握住了张氏作品的精髓;张爱玲笔下的风物被放大造型为视觉效果,并基本满足了原有读者的想象力。也有改编得很糟的,通常是根据张爱玲作品改编的同名电视连续剧,兑水兑得面目全非,张氏原来的一点意思反而被冗长的故事稀释到了没有意思。但不管怎么说,这样的改编作品都有改编者本人的深刻印记,以关锦鹏的细腻来烘托张爱玲的阴柔,用男人的眼光来为女性的妩媚作注解,出来的东西自然是妖到可爱媚到极点。所以我看电影《红玫瑰和白玫瑰》,首先是当关锦鹏的电影来看,看作是《胭脂扣》的姊妹篇,进而再联想到这也是张爱玲的小说。至于一些改编张爱玲作品的电视剧,则整个“糙”字了得,由此推想这些电视剧的主创人员,定是些不解风情的臭男人,光知道“风月无边”,却不知“虫二”两字的风骚入骨,张爱玲的作品被他们那双糙手一拨弄,实在是小家碧玉碰到了穷凶极恶的穷措大,横竖是没有生路了。
影视作品点到为止。十年来张爱玲的作品改编成话剧,迄今被推上舞台的共有四部,也同样带有不R改编者不同的风格烙印,下文试作一些简单的评点。一九九五年由“现代人剧社”制作的《上海往事红玫瑰》,改编自小说《红玫瑰与白玫瑰》,编剧曹小磊,导演尹铸胜。这出话剧至今在我记忆中留下深刻印象。也许原因有二:第一,从剧名就可以窥见一斑,原小说中的对比人物红玫瑰和白玫瑰在舞台上却并不平分秋色,相对主角红玫瑰而言,饰演白玫瑰的吴越戏分很少,但吴越的表演却十分出色,把一个娇羞胆怯的白玫瑰演得楚楚动人,成为全剧的一个亮点,同样饰演裁缝的徐峥也极为出彩。吴越和徐峥如今都已成影视圈的腕儿,如果说“三岁看到老”,那么吴越和徐峥正是在这一部话剧中崭露头角的。演剧中,配角盖过主角的现象虽然比比皆是,但如这部戏中主配倒置的情况实属罕见,因为剧情的设置几乎全是环绕着红玫瑰米展开的,饰演红玫瑰的演员也十分努力,结果却乏人喝彩,只能说演员的个人魅力还是有高低之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