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神话


□ 大 解

  蛇吞
  
  去年秋天,我去太行山里,在一所小学校附近发现一条蛇,正在吞吃自己的尾巴,已经吃进了半截。看来这条蛇是饿急了,实在找不到吃的,就把自己的尾巴当成了食品吞了下去。当时它的身体已经形成了一个圆环,我用一根棍子把它挑起来,挂在树杈上。
  回来后,我把这个见闻写成文章,发表在报纸上,立刻引起人们的好奇,后来一个生物学教授还专门写了一篇论文,认为此事不可能。他提出了三点:一、蛇吃自已尾巴的时候会疼痛难忍;二、蛇不喜欢吃自己的肉;三、我是属蛇的,我连自己的手指头都舍不得吃,更不用说吃掉半个身子。
  对此,我也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一、蛇可能是在尝试一种新的吃法,如果吃掉旧尾巴,还能长出一条新尾巴,那么今后就不愁吃喝了,可以自给自足;二、蛇想自杀,没有人帮它,它只好自己把自己吃掉;三、既然想死去,留着身子和尾巴也没用了,还不如最后饱餐一顿,自己把自己吃掉,免得死后被别的动物吃掉。
  为了这次争论,我和教授都到事发地点去寻找那条蛇,结果发现那条蛇还挂在树上,保持着原来的形状,看上去像一个铁环,我用石头敲了敲,果然发出了当当的金属音。没想到我这一敲,山村小学的学生们以为是下课了,从教室里蜂拥而出。
  我开始怀疑自己,莫非我当时看到的原本就是一个铁环?
  
  真丝衣服
  
  前天,我老婆洗衣服时,不小心把一件真丝衣服也放在洗衣机里洗了,没有想到,洗完后衣服缩水严重,竟然缩成一团,再也不能穿了。有人给出一个办法,说是找到线头,能把丝线抽出来。老婆试了试,还真行,真的从这个皱巴巴的衣服里抽出了丝。她决定把这些丝线缠起来,留作他用。由于当时没有找到可用的东西,她就把丝线缠在了自己的身上。我回到家一看,她已经把自己织在了一个大蚕茧里。等我剪开蚕茧的时候,她已经变得又白又胖,身体略微透明。有人说,幸亏你发现得早,否则她将变成一只蚕。老婆对此却不以为然,她缠绕丝线的时候,以为自己是在织毛衣。
  
  通车仪式
  
  我家门口的高架桥通车那天,市里举行了隆重的仪式。市长演讲过后,音乐响起,红绸被剪断,礼花喷向空中,几辆事先备好的车辆缓缓驶上高架桥。
  就在这时,出乎人们预料的事情发生了。桥上出现了一群麻雀,它们排着整齐的方阵,从桥上大踏步地迎面走了过来,把仪式车辆拦住了。一只领头的麻雀走在前头,要求见市长。市长下了车,问这是怎么回事,鸟说:“#%@ & №△”,市长听不懂鸟语,不知它们说的是什么。估计是要求改善自然环境,净化空气之类。
  让市长想不到的是,鸟们还递交了请愿书,上面写的是:“祝贺大桥通车,我们前来歌唱。”市长答应了它们的要求。之后,这些麻雀排好整齐的队伍,齐声歌唱。歌唱几分钟后,它们齐刷刷地转过身,齐步走。麻雀们引领着这些车辆,在桥上行驶。由于麻雀们步子太小,车辆又不敢超过去,只好跟在后面,整个过桥仪式超出计划三个多小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