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用次道德解读安乐死的伦理困惑



  摘 要:安乐死是一个涉及面非常广的敏感问题,西方国家已有深入研究,荷兰、比利时等国已经立法,而我国的研究起步较晚、相对滞后。在对其历史及现状分析的基础上,引入次道德观念,对其核心问题:主动安乐死的问题进行分析。通过分析,赋予医生的职业道德以新的内涵,提升人们对生命、死亡本质的认识,从全新的角度解读安乐死的伦理困惑。
  关键词:次道德 安乐死 伦理 生命 死亡
  
  安乐死既是一个生命伦理学问题,又涉及到医学、法学、社会学、人类学等;长期以来,社会各界围绕它的争论非常热烈且从未停息过。如果从次道德这一全新的视角去审视安乐死的各个层面,可以解读它的一些伦理困惑。
  
  一、安乐死的历史及现状
  在人类历史早期,安乐死的习俗减少了需供养的成员,减轻了社会的负担,保持了人类的强壮和健康繁衍。如:斯巴达人对初生婴儿进行挑选,处死生来就有缺陷的、病弱的婴儿。后来,人类受宗教的影响,进而被神权所控制,以及后来人本主义的兴起,安乐死渐渐被世人所遗忘。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后,医学突飞猛进,许多患不治之症的病人的生命一再被延续,这使安乐死问题重新被人们所注目。至本世纪初,安乐死首先在荷兰,其次在比利时被合法化。此外,瑞士、挪威等国,已不将安乐死以杀人罪论处,这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安乐死合法化的潮流。
  在我国,1989年17个省市近百名伦理学家、法学家和医学家在上海举行了中国第一次关于安乐死的学术研讨会,会上多数人赞成主动自愿安乐死,少数人则认为在中国实施安乐死为时过早。根据我国现行的《刑法》解释,安乐死是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违法行为,这种观念显见已经落后。
  据不完全统计,全世界每年大约有五千万人走向死亡,其中相当一部分是被拖延了的死亡。在我国也有数十万的绝症患者痛苦万分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维持生命。一方面在有条件的大医院同样存在着用昂贵的代价来维持脑死亡患者的“生命”现象(常常可以见诸报端);另一方面,在对无法忍受痛苦的绝症患者的医疗处理过程中,安乐死以隐秘或公开的方式进行已久(上海、广州等城市)。这就是当今中国的现状:安乐死的合法化遭遇到道德意识和社会舆论的重重限制。
  国外经过长期的研究,将安乐死概括分为主动(积极的、直接的)安乐死与被动(消极的、间接的)安乐死;主动安乐死又分为自愿安乐死与非自愿安乐死;另外,还有医助自杀式安乐死等。“被动安乐死是指在认定治疗不再有效的情况下,停止使用延续生命的器械或维持生命的治疗措施,仅是采取止痛办法听任病人自然死亡。被动安乐死不仅医学界、法学界、伦理学界,以及主要的宗教组织和社会团体都表示赞同,而且在临床医学实践中也一直在应用着。因此,人们对它争议不大。”而在对待主动安乐死的问题上,一直以来争论巨大。主动安乐死是对在肉体上和精神上遭受极端痛苦的人实施提前结束生命的行为。对于主动安乐死的争执,缘于几个方面的伦理困惑:其一:当医生“仁慈的”提前结束病人生命时,实质上是“致死”人命,这是否有悖于医生的职业道德?其二:应该怎样引导公众对于安乐死现象的思考走向理性和正确?
  
  二、从次道德的角度出发分析问题
  次道德的观点是:在不道德和道德之间,并不是一片空白,不是非此即彼,而是有着丰富的道德层面,也就是说,一个行为,即使违反了法律,仍然有道德底线可供遵守。
  在主动自愿安乐死的过程中,病人有提早死亡以解除痛苦的要求,这时医生是死亡的实际实施者,从法律角度讲,是“致死人命”,甚至是“故意杀人”。在安乐死的立法问题中,有一种担心就认为医生的这些做法在动机、行为、后果、形式上难以和谋杀相区别。
  从次道德的角度看,有几点可为之辩护:1.眼见病人痛苦不堪而束手无策,病人和亲属要求,死亡已成为解除病人痛苦的惟一手段,于情于理,岂能不为?2.死亡的到来免除了病人更大、更多、更长期的痛苦,解除了病人亲属的精神压力和经济负担,使有限的医疗资源转向更需要的地方,利国、利民、利他人。3.在医生职业道德的奠基之作希波克拉底誓言中早已打下了矛盾的伏笔:“我愿尽余之能力与判断力所及,遵守为病人谋利益之信条,”那么,当解除痛苦与延长生命之间发生矛盾,延长生命则多受痛苦,解除痛苦则生命不再,无论怎样都是一个次道德的选择:即违背道德又遵守道德。如果说“致命”是违反了法律的话,却又维护了病人的权利和利益,并没有跨越医生职业道德的底线。4.医学,不止是和死亡相搏斗;死亡,也不意味着医学的失败。只能给癌症晚期患者除痛,就是医生职责和职业道德的所在吗?5.无论医学怎样发达,完全避免死亡也不可能。通过医学措施干预和延长死亡的过程,它的道德评价应当是负面的。因为它给不能避免死亡的患者延长了痛苦,(这种痛苦是毫无治愈希望下的、身心俱备的绝望,)这就从根本上违背了医生一切为病人的职业道德底线,实际上等于剥夺了病人选择死亡的自由和权利,侵犯了病人的人格权和自主权。6.要打破传统的医德认识。医学应当是保证人类生命质量的科学,它应当全面介入人生“生、老、病、死”的全过程。医生职责的神圣道德使命,是保卫生命的价值、尊严和神圣。当然也包括让病人的死亡过程安详、平静、有尊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