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叫跳镇的地方(创作谈)


□ 凌可新

  

  凌可新,山东蓬莱人。一九六三年十月生。中国作协会员。已公开发表文学作品约六百万字,有几十篇小说被《小说选刊》《新华文摘》《小说月报》等转载,并收入各种文选。现居蓬莱,供职于烟台市文学创作室。山东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有一年,我路过一个叫跳镇的地方.由此我想写跳镇的故事。写跳镇的与众不同。跳镇的人跳着走路,做事也是跳着的,思想也是跳跃着的。这样与众不同的地方当然不可能允许长久存在。后来跳镇果然与别的地方完全彻底地雷同了。小说发表后,在当时还有了一点反响。

  以后我路过跳镇的时候心里是悲哀的。因为生活在那里的人,与我的父老兄弟一模一样。他们没有了往日的热情奔放,像过流的海蜇,靠的是集体的惯性。我想再从中寻找出不同之处,还是没有。我是想再继续往下写的,可是写什么呢?写他们的雷同?

  后来我再也没有路过跳镇。需要路过的时候我宁肯绕路。甚至我想把跳镇从我文学的地图上抹了去。如此平庸的地方,有理由标入我的文学版图吗?

  慢慢我年纪大了,思想也有了变化。在自己日常的生活中,往往也靠着惯性往前走,不去做所谓的抗争,也很少愤怒。愤怒的应该是诗人,如今连诗人都不肯愤怒了,写小说的还愤怒什么?

  一团和气的结果是身体的重量一直减不下来,仿佛现在的生活过得多么地舒心、美好、幸福,天天莺歌燕舞,日日灯红酒绿,甚至连睡梦里也还是处在伟大的复兴之中。总之,据说现在这段时光是我们五千年来最最美好的时光。

  十多年过去,有一天偶然经过我已经完全遗忘的跳镇。那时跳镇正在争取改名。要叫成猫镇了。甚至跳镇街道的墙壁上,都早已被涂鸦满了“猫镇”两个字。而且我也找不出原先跳镇的任何痕迹了。只是政府的门牌写的还是跳镇。我流连在跳镇的大街小巷,询问人们为什么要改名“猫镇”?有什么意义吗?于他们我是陌生人。他们不肯告诉我。但却警惕而严肃认真地告诫我,要我千万不要打他们的猫的主意,否则他们要把我捉送到公安局去枪毙。

  我再追问下去,他们就干脆把我当成前来捉猫的探子,真的上来围困我捕捉我。我只好狼狈逃窜。以后再也不敢路过跳镇了。

  不过回来后,我久久不忘跳镇现在的人和事。他们如今胆敢提了人送到公安局去枪毙,说明他们又与之前的那个跳镇的人不一样了,也与别处的人不一样了。这样的地方的人似乎又值得写一写了。而且还牵扯到了猫。对于猫这种动物,我偏偏又非常熟悉和喜欢。于是我让跳镇重新回归我的文学版图,也就有了这篇小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