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意象油画及油画民族化思考


□ 王 林

编者按2005年5月在上海举办了“意象油画”学术研讨会。主持人尚辉认为,油画被引进中国的历史,用今天的眼光看,是中国美术西方化的过程,同时也意味着中国油画的本土化,而意象性是其中最重要的表征之一;“意象油画”是中国文化精神、民族审美心理和地域特征对于异质艺术内核的“我化”与“转换”,它最大程度地渗入和包蕴了中华民族的人文气质与文化心理。尚辉的这种观点引起了很大争议。与会者就“意象”概念、“意象油画”的提法、油画民族化、本土化等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本刊特约三位学者对此进行深入探讨,以期相关学术研究能够不断深化。

内容提要本文从“意象油画百年”这一论说所存在的问题出发,讨论油画作为西方历史文化背景中产生的技术体系和中国艺术的关系,从中引出对“油画民族化”的质疑。作者认为“油画民族化”的提出,乃是出于民族文化的防范心理,在学术上不是一个真问题。而以古典艺术的审美追求来达到中西融合、超过西方的目的,乃是塞入了权力意图的保守主义策略,与油画的当代性无关。如果中国油画还属于当代艺术的话,就不能回避全球化背景中中国人必须面对的问题。艺术当代性的核心是问题意识。中国油画史是一部直面问题的历史而不是所谓意象化的历史。
关键词意象油画油画民族化全球化背景问题意识

在“意象油画”学术研讨会上,尚辉发表了题为《意象油画百年》的演讲。在《中国意象油画》画册上赫然写道:“当中国画家第一次拿起笔画油画时,中国意象油画也就开始了。中国油画历史有多久,意象油画的历史也就有多长。”
老实说,读到这样的话,我非常吃惊。脑子里涌出一大堆问题,有关于话语权分配的,有关于油画史描述的,有关于意象油画概念的,有关于油画民族化问题的,还有油画作为架上艺术和当代文化、当代艺术的关系,等等。为了弄清这些问题,我在研讨会上做了《意象,抑或问题》的发言。
这篇文章是对发言内容的整理,也是对油画民族化这一命题的思考——长期以来我对此深感困惑,总想写点什么来求教于大方之家。

一、百年油画史是意象油画史吗?

从“意象油画百年”的命题出发,尚辉把百年油画史描述成意象油画史,甚至上溯到油画传入,从中国人画油画开始。他对意象油画的逻辑起点是这样认定的:一是出于民族文化的防范心理,反对西方写实性绘画;二是中西方绘画之间既有不同体系的异质关系,又有绘画所具有的同构关系。
于是,凡是对写实性绘画有所异议的艺术家和凡是主张中西结合的艺术家,都被纳入了意象油画的队伍。
这似乎太草率了。写实性绘画指的是什么?无非是西方古典绘画和前现代时期以库尔贝为代表的写实主义绘画以及俄罗斯巡回画派的创作(即“现实主义”)。这种以定点透视的结构方法来表现对象世界的写实性绘画,正是西方现代绘画所反对的主要传统。无论是以塞尚为端点的“形式—结构”艺术,还是以凡高为端点的“主观—表现”艺术,他们都反对以对象世界的呈现作为判断绘画价值的标准。尚辉举出刘海粟讨论石涛和后期印象派的文章,来证明刘海粟是“第一代油画家中最为突出的意象油画代表”,其实比较勉强。由于历史原因,刘海粟的文章写得较为粗糙,没有去区分塞尚、凡高乃至高更的不同艺术倾向,基本上是以凡高、野兽派的表现主义倾向来言说所谓“后期印象派”。
刘海粟的油画思想及创作的确具有一定程度的表现主义倾向,把石涛和凡高联系起来,便是证明。表现主义从凡高开始,经野兽派、德国表现主义形成早期表现主义,然后经历“哥布阿画派”和抽象表现主义两个阶段,在当代德国又形成新表现主义。表现主义作为影响20世纪乃至21世纪世界艺术的艺术倾向,在其扩散到中国的过程中,一些中国艺术家借取本土艺术资源融入其创作,乃是很自然的事情。这就像当年哥本哈根、布鲁塞尔、阿姆斯特丹的艺术家在表现主义创作中纳入北欧的文化和民间艺术资源一样。但问题是:这并不能构成独立于表现主义艺术倾向之外的所谓“中国意象油画”。在世界现代艺术史上,把刘海粟、林风眠等人提出来,独立于表现主义倾向之外,去谈论一个贯穿百年的中国意象油画,基本上属于中国人的自言自语。听尚辉发言时我就很奇怪,为什么尚辉不讨论“意象油画”和表现主义的关系,这个问题你回避得了吗?
我不反对从表现性绘画这个角度,对中国油画史进行重新书写,甚至主张中国人写西方美术史不必以塞尚作为现代绘画之父,完全可以从中国人的审美需要出发,以表现主义作为西方美术史的主线。中国当代绘画中的表现主义非常值得研究,除了抽象表现、具象表现、物象表现、涂鸦表现、日常表现(波普表现)之外,再加上意象表现或诗性表现也未尝不可。至于说到中西绘画结合,在表现性绘画中有,在写实性绘画中也有,这一点尚辉已注意到,所以他把徐悲鸿、颜文樑等写实画家也看成是具有意象绘画倾向的画家,只不过是处于主流的边缘。但尚辉也许忘记了,对中国油画影响最大的不是个别人怎么创作,而是引入怎样的油画教育体系。正是徐悲鸿引入的西方古典写实绘画体系和由这个体系衍生出来的俄罗斯写实绘画体系,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写实性画家,主宰了中国油画,并建立了相应的权力机构。不管我们怎么评价这个体系和由此产生的艺术事实,中国百年油画史肯定绕不过这个弯子,肯定不可能成为一部“意象油画”的历史。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