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为什么要公布问题奶粉“三鹿”的名字


□ 简光洲

  编者按:“三鹿奶粉”事件是近一段时间在全国造成轰动影响的重大食品安全事件。它的曝光始自上海《东方早报》记者简光洲9月11日的一篇报道《甘肃14名婴儿同患肾病 疑因喝“三鹿”奶粉所致》。正是由于这篇报道,拉开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食品质量问责风暴。作为第一个对“三鹿奶粉”点名的媒体记者,简光洲俨然成了众多网民心目中的“英雄”。记者何来的这种勇气?这其中,媒体的作用到底有多大?舆论监督报道究竟应如何把握?企业危机公关时期应采取什么样的媒体策略?这一系列的思考是本期“北方论坛”的主题所在。
  
  三鹿倒了,因为我的一篇《甘肃14名婴儿同患肾病疑因喝“三鹿”奶粉所致》的点名报道所引来的质量问责风暴。
  对此,我没有丝毫地兴奋,而是有着诸多的悲伤(不是悲哀),对于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知名企业的社会责任感的丧失,对于国内企业传媒关系上的“弱智”,对于媒体“社会良心”的失落。
  
  说出事实,我一个晚上没有睡好
  
  我不是患肾病婴儿的第一个报道者,此前湖北、甘肃等地有媒体早就有过多次报道,但是当说到患肾病婴儿喝的是奶粉企业时,都是说“某企业”。我很能理解这些媒体的顾虑。
  对于今日的媒体来说,他们要政治家办报,更要企业化经营。没有比报社的老总来说更难做的领导了,所有的人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更难为他们的是,手下还有一大堆人等着他拉广告来养活。
  对于今天的记者来说,在市场化的大潮与各种新闻禁锢中,早已没有了前辈新闻人及自己当初入行时的光荣感和使命感。动不动就坐上被告席的他们在强势的企业面前只不过是名召之即来呼之即去的“小记”。
  9月10日,看到甘肃当地媒体关于14名婴儿可能因为喝某品牌的奶粉而致肾病报道。联想到当年安徽阜阳假奶粉的报道,感觉这可能又是一个重要的食品质量安全问题。
  随即联系到甘肃的解放军第一医院,医生们介绍说,以往1岁以下的婴儿得肾病非常少见,同时他们也还没有确定奶粉是不是致病的确切的原因。
  因此,在采访的过程中,我也在为要不要在稿件中直接点出企业的名字而矛盾。不过,该院的李文辉医生介绍,婴儿最主要的食源就是奶粉,另外的可能就是水质。这句话让我对于奶粉可能就是婴儿的病源有了更多的信心。
  此时,我感觉证据还不充分。8月底,湖北一家媒体也曾曝出有3名分别来自湖北、河南、江西的婴儿可能因奶粉而患肾结石,报道也没有点是哪家企业。通过朋友找到了报道的记者,得知喝的也是三鹿奶粉,只不过报社出于多种原因没有点名。
  多个不同的地方出现了相同的病例,我初步判断这可能不是由于水质问题,最大的根源还是出在奶粉。于是决定写稿时直接点出“三鹿”的名字,虽然可能会面临着各种风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传媒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