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无所事事的周末


□ 杨逍

  我突然开始不喜欢周末,就像我之前不喜欢上班一样。当然,这是滑稽而不能理解的事,简直是愚蠢的想法。但我确定我不喜欢周末,为此,我也曾试着尽可能去喜欢,可不管我怎么努力,想出多少花招,都无济于事,反而加重了我的孤独和惶惑。比如,我买了一大包零食,想睡到自然醒之后,一个人躺在沙发上,不穿外套,无所顾忌地边吃边看电影。我承认在买零食的时候,我还是小小激动了一下,并表扬自己的这个想法不错,但是这件事在执行起来并不顺畅,因为我压根就没有睡到自然醒,而是在那个周五的晚上做了一夜的糊涂梦,至第二天早上,头疼欲裂,浑身乏力,任何美食和刺激的电影都不能让我提起兴致。

  之后的某个周末,我又尝试了其他冒险刺激的活动,我约上朋友骑着摩托车去五十里外的东峡口大坝游泳。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几乎不切实际,因为我不会游泳,还有点恐高,而要从东峡口大坝的堤岸下到水里,要经过一段差不多六十米长的陡坡,倾角超过五十度。从上向下看,东峡口就像一个漩涡,暗藏着危机。但我为了让自己有事可做,或者说让那个周末过得有点意义,我还是咬了咬牙决定尝试这个挑战。可糟糕的是,虽然我克服了恐惧下到水里,却突然莫名地失去了学习游泳的欲望,倒不是害怕,而是觉得十分无聊。站在浅水里,我一点儿都不想动,后来竟然厌恶起游泳。我对朋友说,我不想玩了。于是,我就一个人爬到了堤岸上,坐在高处,抽着烟看他们。还想起之前朋友告诉我的一个发生在这儿的爱情故事。故事凄美而又平庸,说是有两个年轻人,因为家里反对他们相爱,便相约在东峡口的最高处双双跳水殉情,这对于我所在的小镇,算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了,而我总以为这个故事里杜撰的成分太多,不以为意。可当时,我想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的朋友们还在水里游泳,他们全然不知我心里的震惊,我看了看周围,确认我没有在最高处才略微心安,可我觉得他们的影子越来越小,就像是几只挣扎的旱鸭子,大喊着救命。这时,我害怕起来,好几次差点尖叫出声。

  没人知道我那天的惊惧,当然,这与我在表面上装得一本正经有关。但自此,我便失去了改善周末生活的想法。连续几个周末我都是在无尽的惶惑和孤寂中度过的。

  今天,我又一次从一场糊涂梦中醒来。我努力地搜索半夜三更在我的大脑里翻江倒海的那些破碎片段,我想抓住它们。可姣好的阳光已经透过碎花格子的窗帘打在我的脸上,我费了很大的劲才睁开眼睛,窗帘上那首《春晓》的诗便在瞬间放大清晰起来。

  我点了支烟,下床想拉开窗帘,而当我触及窗帘的时候,才发现拉开窗帘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我喜欢一种自然的昏暗,尤其是这种阳光半明半昧的状态。虽然外面的噪声已经此起彼伏了,我能清晰地听到卖肉的老哈的叫声,规律而又张扬,甚至还有放鞭炮的声音,也许又有新的铺面开张了,汽车刺耳的声音,女人的笑声,应有尽有。可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说实话,我甚至有些讨厌这样的喧闹,如果刻意死钻牛角的话,我会认为他们是故意和我较量,但我不会那么想,我在这个靠街的小楼已经住了整整四年,我知道楼下的一切都不是冲着我来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