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烟花与流年(点评)


  烟花与流年

  王虹艳

  《烟花》中的女子令人想到香港作家亦舒的一部小说——她比烟花寂寞。女主人公的生命意识以及性别意识随着似水流年慢慢觉醒、沉淀,她无比眷恋逝去的时光和爱情,却无力改变现实的困顿,渴望燃烧的欲望最后归于寂灭。那寂寞掩盖在日常生活的表象之下,深埋于她的内心,外在的世界愈是繁华绚烂,就愈是照亮她心里的空空荡荡。

  《烟花》是典型的女性小说,它聚焦在女性的内心世界,关注女性的生存和情感状态,文字细腻、温婉、抒情,但骨子里却有倔强与不肯妥协的韧劲。女主人公已经为人妻为人母,在一家小公司上班,生活并不如意,丈夫酗酒,难以沟通,婚姻陷入乏味的僵局。她与公司的经理倒有共同语言,小说写他们在公司的聚会后,有一次交谈,是关于烟花与人生的。女子说,一切女人,皆如烟花,都是绚烂一时,却转瞬云烟。又说一切繁华,也是皆如云烟。经理说,烟花虽则短暂,毕竟繁华。女子说:“繁华又有什么用?三千年尚如走马,何况人生,何况一朵烟花?”经理说:“有过烟花的夜空,毕竟好于没有。就像曾经拥有的人生,强如一无所有的人生。”一个因为看到归于寂灭的结果而拒绝开始,一个则即便如此也要享受过程,这是两种对于烟花的领悟,也是二人对世事人生的态度。对于男女间这些微妙的暗示或怂恿,小说写得唯美惆怅,并不见一般言情小说的轻佻意味。这是他们人生的第一次交集,尽管他们老早就在一个公司上班,但只是在这一刻之后,他们才以性别的视角打量彼此。

  发乎情止乎礼,是这对已婚男女的选择,甚至于那情感也只是点到为止。他们依然还是回到各自的家庭中,忍受粗糙的日常生活。小说结尾,写女主人公和家人去看烟花表演,却意外发现经理和妻几也在看烟花的人群中,当众人都仰头观望烟花时,他们却隔着人群彼此注视。一个含蓄的现代情感故事,其内蕴是古典诗词式的,爱得淡雅,似有似无,却又分外凄美。

  诸般烦恼,皆源于不愿意与现实妥协,源于他们内心深处不能熄灭的对于爱和美的憧憬。他们渴望绽放,尤其是在青春就要凋萎的时刻,但这种飞蛾扑火式的投入最终必是两败俱伤。既然爱情总不可避免地在绚烂后凋萎,乃至灰飞烟灭,那么又何必重蹈覆辙?现代人在悖论式的精神困顿中,不能安稳。小说结尾男女主人公那凝望的距离,或许是一种恰当的审美的距离,一种让他们彼此欣赏、怀念同时又不厌倦的距离。这距离是作者给出的答案,它充溢着东方式的美与智性,禅意缭绕。

  小说重细节描写,从开头经理的一个手势,到文中琐碎的日常生活,一个又一个禁不起反思的庸常日子,在作者笔下生动地展开。这种细致描绘的手法,对一个刚起步的作者来说是宝贵的,它不仅是对自己基本功的锤炼,也是小说写作绕不开的积累过程。在此之上,则是如何更好地谋篇布局,如何跳跃与变形,如何深入表象之下,开掘深意。而这也正是作者要面对的另一次超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烟花与流年(点评)”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