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格林生前的最后一本书


□ 冯亦代

  格雷厄姆·格林于今年四月间谢世,算来已有半年,每当重读他的遗作,不免令人有戚然之感,觉得今后再不能欣赏他的新作了。不过在他去世的前两个月,美国莱茵哈特/伐金书屋出版了一本名为《最后的故事及其他短篇故事集》,这是格林未收入他在一九七二年出版的《格林短篇小说集》中的一些篇什。格林在《短篇小说集》的序言中写道,“我在文坛上是个长篇小说作家,但偶然我也写写短篇故事,正如一些短篇小说作家,(我眼前所想到的是莫泊桑与V·S·普利切特),有时也偶然写写长篇。”格林提出莫泊桑与V·S·普利切特二人,是恰当的,但是也有长篇与短篇兼长的作家,如伯纳德·马拉默德及弗兰纳里·奥康纳,在这些作家之中,格林除了禀性拘谨外,也是不可忽视的一位。到八十六岁逝世前,格林已经出版了六十部长篇小说和短篇小说集,不算这本未收入《格林短篇小说集》的篇什在内。所以论者以为在众多的获奖者之中,格林早该在几年前就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了。当然未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原因颇多,有宗教的(他是改宗天主教的教徒),政治的偏见(他思想左倾),有对于文学观念的偏见(他将文学作品分为二类,一类是严肃性的,一类则是消遣性的),如此等等。总之是对他的一个不公平待遇。
  从一九四○年开始,格雷厄姆·格林显示了无比的生产力与创作才能,一本继一本的长、短篇小说出版了,丰富了现代小说的园地,同时也表现了他是一位风格卓异与制造悬念的大师。由于他之改信天主教,且是个左翼的同情者,这两种的混合,使他笔下充满了对弱者与失败者的讥嘲与同情。幸而这种讥嘲使他的同情免于带有感伤,同时也表示了无人能置身事外,或超越于这种情景。恋人如此,天使与权威也如此,甚至是格林一己与他认识模糊不清的上帝亦复如此,都一视同仁。其结果就是一系列的力作,如《权力与荣耀》,《问题的核心》,《事情的结局》,《沉静的美国人》,《勾销的病案》,《名誉领事》等。还有他写的消遣性小说,自三十年代开始,写了《内心人》,《布赖顿硬糖》,《出租的枪支》等等。当然每一位读者,不论男女,都有他或她自己钟爱的小说,我这里只说自己的爱好。消遣性小说与严肃性小说间的分野,越来越显得有点多此一举;因为从广义上讲,严肃性小说也是极富于消遣性的,而他写的消遣性小说,又充满了别的消遣小说作家所缺少的深度。
  在格林的写作生涯中,除了写长篇小说之外,他还同时写了不少短篇故事,如《地下层的房间》,此故事以后改编为电影,大为卖座。这些短篇故事的版权,可以追溯到一九三五年,而最近的则可自一九九○年见到,即《最后的文字及其他故事集》。这是一卷作者以这种或那种理由,不愿收入到《格林短篇小说集》的篇什。这些故事的写成,可以包括在一九二三年到一九八九年,其中只有四篇曾经以书的形式出现,而其他的故事都未收入《格林短篇小说集》。
  这些篇什之未能收入一九七二年作者亲自编定出版的《格林短篇小说集》,因为作者认为有几篇的内容,都是从长篇小说中派生出来的,关系到另一代人对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发生事件的理解。他的《最后的文字及其他故事集》收入了一九二九年所写的《错误理由的凶杀案》,则是因为时隔六十年以后,他还不能找出谁是凶手。《最后的文字及其他故事集》中最后的一篇《与将军的一次约会》,读起来也合乎格林的风格。这些故事都有读者熟诸的格林特点,写来文字中有种苦涩的美丽,带有双倍的讽嘲,好像穿了件磨损了旧衣的那种失意,对或左或右不带感情的讥嘲。一位法国女记者被派去访问一位南美的将军,这位将军在政治和野心方面,都是为人所迷惑不解的。这位女记者在她婚姻破裂之夜出发了,这个个人经历的背景便为她访问将军增加些许色彩。这是篇佳构。有趣的是这篇在一九八二年才发表的作品,像格林的许多作品那样不缺少有异国情调的现场——有些像非小说《了解将军》一书中的景色——这篇故事可能是基于直接的经历写成的,这个经历便是格林经常去访问巴拿马诺列加将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