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武侠动作电影的“经典场景”(下)


□ 贾磊磊


剑光斗法

无论什么风格、什么样式的武侠影片,对武术技击的展现都是其中不可缺少的重要内容。中国武侠电影的早期代表作《火烧红莲寺》在拍摄两大武林派系的争斗时,就采用了“剑光斗法”的电影特技。当时在技术上用的是动画片与胶片合成制作的方法,先拍两人斗剑的动作,然后再在底片上绘出飞剑放光的画面,叠加合成“剑光斗法”的特殊视觉效果。这种合成拍摄的方法后来成为中国武侠电影中经常使用的一种特技技术。而且在此基础上演化出各种不同的表现样式,从而使其成为中国武侠电影中一种经典化的武打场面。
尽管传统武侠电影的武打场面较多的是依靠演员的真实功力来完成的,但是在现代武侠电影的“神怪系列”中,也常常要依靠各种科技手段来支撑影片的打斗奇观。影片《天龙八部》(1994)以现代的电脑动画技术表现了两个武林高手在空中的决斗。这种奇异的光剑斗法完全可以与好莱坞的科幻巨片《星球大战》中的激光剑相媲美。他们不仅能够在空中自由翱翔,并且还能够通过手指尖弹出道道的剑光,颇似一枚枚射出的导弹,直弄得整个银幕上硝烟滚滚、火光冲天。其特殊的视觉效果使影片的观赏性大大提高。《新碧血剑》(1993)中的碧血剑在袁承志手中更是无往而不胜的利器,它在天空中放射出威力无比的光艳,并且可以化作诸多小碧血剑去降妖伏魔。影片《六指琴魔》中各路武林霸主与天魔琴的激战堪称是这部影片的动作高潮。传统的剑光斗法已经变成了各种特技、奇观的大汇演。其中天魔琴是比任何刀枪剑戟都更有效的杀人利器,它射出的道道寒光与一阵阵急促尖厉的乐曲相伴,几乎能使所有的武林高手粉身碎骨,命归黄泉。“天魔琴”被东方白夺走,吕麟拿过老烈火的“火月箭”射中琴身,“天魔琴”顿时化作一团火光,东方白也葬身于火海之中。《东方不败》(1992)中东方不败挥手间能够变出刀风剑雨,杀得湖畔一片狼藉!最后用巧手飞针带线将整个山间寺院弄得山崩地裂。这些靠光影、靠特技制作的电影动作奇观,都可以看作是剑光斗法的不同变体。
从传统武侠电影的剑光斗法,到现代武侠电影的“天魔琴”大战,武侠电影经典化的打斗场面也随着电影技术的发展而不断变化。特别是在数码技术进入电影制作行列之后,虚拟化的影像世界首先改变的就是传统武侠电影对演员真实武功的依赖,无论是铁砂掌、无影脚。还是少林拳、武当剑,数码技术几乎能够“练”任何不同的武林绝技。一个建构在冷兵器时代的电影故事,其中的所有经典表述方式在高科技的支撑下,正变得越来越神奇。在这样的历史境遇中单纯继承传统的电影技法——不论这种技法当初是多么高明,都不能满足未来电影艺术市场发展的客观需要。为此,建立在电影工业特技基础上的一系列中国武侠电影的特技,都将面临着如何创新与发展的根本问题。

客栈大战

中国电影当初把摄影机的镜头对准了戏曲舞台,对准了一个传统的、封闭的舞台空间,为此决定了中国电影与传统戏曲之间的不解之缘。这不仅使中国电影在叙事方式上恪守中国传统戏曲的程式,而且在电影的空间形态上,电影艺术家始终注重对舞台化的表演进行忠实的记录。中国最初拍摄的影片表现的空间几乎都集中在戏曲舞台上:其中包括谭鑫培主演的《定军山》,京剧著名武生俞菊笙和朱文英合演的《青石山》,俞菊笙表演的《艳阳楼》,许德义表演的《收关胜》,俞振庭表演的《白水滩》、《金钱豹》等剧目,拍摄的主要段落都是“请缨”、“舞刀”、“交锋”、“对刀”这样的武打场面。很明显中国电影的叙事空间一开始并没有建立在对客观现实世界的真实复现这样一种美学理念上,而是建立在对一种传统戏曲舞台艺术的记录上。这种电影美学观念经过历史的不断演化,终于在中国武侠电影中呈现出一种经典化的空间样式:客栈。
纵观中国武侠电影中的客栈,大大小小,林林总总,遍布在侠客出没的江湖上。从电影的场面调度上看,尽管客栈是一个传统的镜框式舞台,但它为电影中人物的活动,提供了多个不同的摄影机位。在电影的叙事功能上,客栈与美国西部片中的酒馆十分类似。但在空间样式上两者却迥然不同。中国武侠电影中的客栈在空间结构上通常会分为上、下两层,客栈的门像一个城池的门,可以形成一个相对封闭的戏剧性空间。《新龙门客栈》、《卧虎藏龙》中的客栈都是这样的空间结构。侠客在其中时而飞檐走壁,时而旱地拔葱,客栈为中国武舞提供了舞台化的表演空间。而西部片中的酒馆大都是临街而设,人物自由出入,内外结合,平面化的布景并不具备多层舞台的设计理念。只是在《上海正午》这样中国武侠电影的“海外版”中,酒馆的空间才有所改变,人物开始在酒馆内上下飞跃,左右穿行。
中国武侠电影中客栈的这种空间设计理念,特别深得武侠电影的一代宗师胡金铨的喜爱。从《大醉侠》到《龙门客栈》到后来的《喜怒哀乐》,他采用的都是这样的酒楼、客栈作为主题化的叙事空间。就电影的整个空间格局看来,胡氏的这种电影观念显然是脱胎于中国传统京剧的舞台艺术观念。胡金铨曾经说过:“我一直觉得我国古代的客栈,尤其是荒野的客店,实在是最富戏剧性的场所,很少有地方能像它这样时间、空间集中,一切冲突都可能在这里爆发”。客栈由此成为中国武侠电影中各种武舞的竞技之地。“客栈大战”也成为中国武侠电影的经典化的打斗场面被历史铭记。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