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陶特先生


□ 程丹梅

陶特先生在花园里帮太太浇花了!这可是一个大新闻。
陶特先生可是个大忙人,平日里在我们这条共二十几户人家的小街上是看不见他的,因为他每天一大早就上班了。看见的倒是他的太太,那个社会慈善家,那个看起来早年一定是个大美人的妇人。
陶特先生一家就住在我们小街的把口处。这是一个单独的小街,它的街道呈一个半圆形状,把二十几家包在一个独立的社会里。据说,以前这里是一片丛林,常有梅花鹿在丛林里出没。后来有了工地,盖了房子,一批有孩子的年轻家庭就陆续地搬了进来。但是,小街仍延续了早先的名字,叫丛林街了。
认识陶特先生一家,纯属于一种巧合。
那时我们刚搬到这条街上不久。有一天,我们的孩子Leo生病了,我带他到最近的儿科医生那里看病,取药是在药店里。恰巧那天1eo急需的药药店里没有。收药方的是一位小姐,她说,她们将有办法得到这种药,这是所有药店都会做的。“您放心,我在下午5点以后准送到您的家里去。”她很自信地说。
我正要告诉我们的地址,她笑着说:“我知道,您是我父母家的新街坊,您是18号,我父母是5号。”
这么巧!我挺高兴。果真,小姐就把药送了来,然后她告诉我她姓陶特。

偏偏就在这一天后不久,我和孩子散步回来,路过小街里一个房子的后花园时,老远看见有一个人从那个花园的围栏上朝我们挥手。我觉得奇怪,我并不认识这位60岁上下的先生。我推着儿童车走近他,没错,这个人就是在和我们打招呼。
“梅田太太,我有一个问题要请教您。”梅田是我丈夫的德国姓,他居然知道,或许他曾经看见过我们家门上的牌子。我想。
“有什么事,请您尽管说。”我很奇怪,他会有什么问题来问我。
“我到前门口去等您。”说罢,围栏上的人眨眼就没影儿了。等我转到朝我们家门口的方向时,我看见那个先生正手里拿一张发黄的纸片等在一个大门口外边。
待我接近他时,我看见他突出的一双光脚板。这虽然在夏日里十分干净的街上是常有的事,但是我还是觉得很不自在。显然,他好像是刚刚退休的人,不知道该怎么放松了。
“我这里有一张中国的广告,请您看看,您能告诉我它的大概年代吗?”
居然是一个对中国感兴趣的人!他可是找对了人。
“我以前的工作是研究世界各地的广告,把它们搜集整理出来。这一份广告我一直不知道是什么年月的。”说着,他递给我。
原来如此。
我接过来一看,吓,够早的了,还是公私合营那会儿的,注明是上海一家公私合营的产品———雪花膏。一个像过去上海月份牌上的烫发小姐,典雅的旗袍,亮丽的口红。我猜想是50年代初期的广告,因为再往后,就不会有这么小资样儿的女人像了。是不许!
我说了我的猜测,但是,我还是很认真地对他说:我可以回去查一查。
没等我说完,他就把这份原来从旧报纸上剪下来的广告塞到一个塑料书页套里,重新递给我:“您可以留下它,作个有趣的研究。我已经退休了,不需要了。”
“您是———”
“我姓陶特,我女儿给您家的leo送过药。”陶特先生乐呵呵地说,“如果您对这个旧东西感兴趣,我就很高兴。”
我还真的很感兴趣。在这么远离中国的地方,竟然有一个与我或多或少有联系的东西,让我产生了对祖国的绵绵思绪。我谢了陶特先生。

不久以后,我发现了一个奇特的事情:等我再经过陶特先生的家门口时,他家的围栏柱子上突然出现了一块用树皮刻出的门牌,上面竟然是几个明明白白正正确确的汉字:丛林街5号。还是繁体的!
这出乎我意料的事情让我觉得很有趣,这个陶特先生还真是个中国迷呢!不知道我们的其他邻居怎么想,说不准以为陶特先生一家挂了一个艺术牌子,并且上面画了几个大怪花!这么一想,我差点笑出了声。
结果碰上了陶特太太。她一定看到了我的笑。我赶紧上前问候,并夸她们家的门牌写的中国字十分地道。
“那是我丈夫刻的。”她很自豪地说,“过去他曾经有过一个中国同事,从台湾来的,我丈夫就向他请教了我们家门牌用汉字怎么写。”
这又是一个跟中国有关的细节。真奇怪,一个人走到了如天边一样远的地方,居然还能看到自己最熟悉最亲切的文字。
其实,这个世界一点也不大。
以后,陶特先生又曾经用同样的书页塑料套装了几张旧报纸,并把它们给了我。陶特先生感兴趣或者搜集的是标明时间为“中华民国六十年”的一张报纸上的一则“西北航空公司747航机”的广告:“只有西北747由台北飞往东京TOKYO及美国U.S.A。”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