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陶特先生


□ 程丹梅

陶特先生在花园里帮太太浇花了!这可是一个大新闻。
陶特先生可是个大忙人,平日里在我们这条共二十几户人家的小街上是看不见他的,因为他每天一大早就上班了。看见的倒是他的太太,那个社会慈善家,那个看起来早年一定是个大美人的妇人。
陶特先生一家就住在我们小街的把口处。这是一个单独的小街,它的街道呈一个半圆形状,把二十几家包在一个独立的社会里。据说,以前这里是一片丛林,常有梅花鹿在丛林里出没。后来有了工地,盖了房子,一批有孩子的年轻家庭就陆续地搬了进来。但是,小街仍延续了早先的名字,叫丛林街了。
认识陶特先生一家,纯属于一种巧合。
那时我们刚搬到这条街上不久。有一天,我们的孩子Leo生病了,我带他到最近的儿科医生那里看病,取药是在药店里。恰巧那天1eo急需的药药店里没有。收药方的是一位小姐,她说,她们将有办法得到这种药,这是所有药店都会做的。“您放心,我在下午5点以后准送到您的家里去。”她很自信地说。
我正要告诉我们的地址,她笑着说:“我知道,您是我父母家的新街坊,您是18号,我父母是5号。”
这么巧!我挺高兴。果真,小姐就把药送了来,然后她告诉我她姓陶特。

偏偏就在这一天后不久,我和孩子散步回来,路过小街里一个房子的后花园时,老远看见有一个人从那个花园的围栏上朝我们挥手。我觉得奇怪,我并不认识这位60岁上下的先生。我推着儿童车走近他,没错,这个人就是在和我们打招呼。
“梅田太太,我有一个问题要请教您。”梅田是我丈夫的德国姓,他居然知道,或许他曾经看见过我们家门上的牌子。我想。
“有什么事,请您尽管说。”我很奇怪,他会有什么问题来问我。
“我到前门口去等您。”说罢,围栏上的人眨眼就没影儿了。等我转到朝我们家门口的方向时,我看见那个先生正手里拿一张发黄的纸片等在一个大门口外边。
待我接近他时,我看见他突出的一双光脚板。这虽然在夏日里十分干净的街上是常有的事,但是我还是觉得很不自在。显然,他好像是刚刚退休的人,不知道该怎么放松了。
“我这里有一张中国的广告,请您看看,您能告诉我它的大概年代吗?”
居然是一个对中国感兴趣的人!他可是找对了人。
“我以前的工作是研究世界各地的广告,把它们搜集整理出来。这一份广告我一直不知道是什么年月的。”说着,他递给我。
原来如此。
我接过来一看,吓,够早的了,还是公私合营那会儿的,注明是上海一家公私合营的产品———雪花膏。一个像过去上海月份牌上的烫发小姐,典雅的旗袍,亮丽的口红。我猜想是50年代初期的广告,因为再往后,就不会有这么小资样儿的女人像了。是不许!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