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迷失的云彩


□ 恨 铁


一个来自农村的大学生,没有女朋友,父母很着急。母亲肺癌晚期,眼看熬不过这个春节,情急之下,大学生只得租一个小姐回家,给母亲最后的安慰。不出所料,春节没过完,母亲就去世了。在大学生家里,小姐扮演的角色是否称职?她的心态发生了什么变化?她与大学生是否会假戏真做?



我没法否定,干我们这行的就像外面人想像的那么无耻下贱。我承认我们或许已经没了廉耻,可那也是一步步走过来的。如果不信,你去了解吧,没哪个姐妹第一次接客时不是痛不欲生。真的,第一次接完客时,没一个人不哭的,甘愿或者不甘愿上道的。就像小时候在深山里迷了夜路那样又急又怕,就哭了。当然,这时会有人来安慰你。没事没事,有了第一次就没事了。这就是道理。我们就是在这种道理中一步一步朝前走。就像小时候坐梭梭板,城里人叫滑梯,只要坐上去你就根本无法停下来。如果你不信,如果你也是女的,如果你连吃饭的钱也没法找到,又不想去偷去抢,你不妨痛不欲生地试一次吧。当你有了第一次,别人给了钱,你可以拿着钱后悔,可当你把那钱用光了,有人说陪我睡一觉吧,给你200元;同时又有人说,去我餐馆里当服务员吧,一个月给你400元。你看你会跟谁走?
我不想说我的第一次了。实质上我都记不清我的第一次了,我永远只记得那个魔鬼一样的暴牙。也许他并不是暴牙,但我的记忆总被两颗暴牙死死地咬着,像那些得意的猫玩老鼠一样,并不急着把它咬死,而是咬在嘴里摆来摆去摆得让人生不如死,所以我就不去想它了。好在现在我不是那时的我,我现在已经可以按客人需求的任何方式进行服务。我已经是这个行当里出色的选手。我甚至可以把从客人那里学来的经验传授给其他姐妹。我可以整天满面笑容,可以对任何客人热情周到,我甚至会与姐妹们去抢客。如果明明是我的客人被姐妹抢走了,我一定会让她下次还一个给我。
我怕什么呢?我已经订好了目标:赚足20万元就不干了。我想好了,赚足20万之后,我就回老家去嫁人,如果有必要,我进一次医院,花三五百元就可以再造一个女儿身。没人知道的,我真名叫二妹,在这里我叫心仪。没人知道我曾干了什么。我才不会再回那屙屎不生蛆的山村去呢!父母不在世了,哥嫂从来就不值得我牵挂,14岁我出来打工,本身就是哥嫂的主意。我还回那山村去干啥?我会在县城买套房子,10万元足够了,然后找个自己满意的男人嫁过去。不信你等着瞧吧!那么,现在我还担心什么?我唯一担心的是生意不好。前3年我一直帮别人赚钱,真他妈亏!现在好了,已经有自主权了,为自己干。独立才半年,已经存了2万元。就算一年存4万,5年就有了20万,5年后我才22岁,正赶上结婚的年龄。如果能碰上个大方的客人,譬如香港、台湾老板,说不定一年半载就够了。我们这儿不是没有,有个姐妹才干一年,碰上一个香港老头,居然不让她再吃“百家饭“了,包她一年,给了她2万美金,现在她早不干了。让人羡慕死了。我做梦都在盼望自己也能捡个大西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