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金子


□ 刘 强

  一九四五年秋天的一天早上.他接到一个命令,火速去黄城(黄县城)找后勤处赵处长领取任务。

  那时,他是胶东军区北海军分区后勤训练班的学员。

  他说,当时部队有两个训练班,一个是海军训练班,一个是后勤训练班。在他参军三年后,这两个训练班都看中了他。他还说,当时他和他的战友知道有步兵有炮兵有侦察兵甚至知道有坦克兵就是不知道海军是什么。知道了海军就是开着船在海上打仗.他和他的战友都觉得纳闷,我们部队在胶东大地上刚刚建立根据地这才几年,怎么就要到海上建解放区啊?很多海边出身的战友到了海军训练班.据说那里伙食好一些,由于在海边训练,还经常吃到海鲜,他没有去海军训练班,很长一段时间感到遗憾。后来,去海军训练班的战友很多参加了渡江战役,攻打金门岛战役和解放海南岛的战役,牺牲了很多,参加海军训练班的战友没剩下几个。

  他的家乡不在海边,在胶东半岛著名的一句谚语:臭鱼烂虾到的地方——栖霞.他的家在胶东半岛中部著名的十八盘底下.这个来自山区的青年战士没有去海军训练班.不是因为家乡不靠海的原因.是后勤处的赵处长为他做了决定,他说他了解他,八岁没了母亲,十岁就给地主扛活,十四岁失去父亲,为了养活弟弟妹妹,到栖霞唐家泊为资本家缫丝,还闯过东北,参军前就已经为我党做地下工作并且入了党,我们部队需要这样的人担任我们的司务长,管理员,掌管我们的财务。

  他清楚地记得,那天他在去后勤处领取任务的路上,天空格外的晴朗,大地是格外的宁静,地里的玉米随着微风摇摆.身边的小河波光粼粼,河面上一群鸭子静静地游动,小路两旁的野花五颜六色.远处有几个孩子在打闹着,很难想象,为了这里的每一块土地,为了每一个根据地的建立,他们的部队和日、伪、顽拉锯式在这里进行战斗,流血牺牲。如今,他的心情格外的好。心情好并不单单是领导对他的信任让他执行任务,而是就在不久前,日本人投降了,抗战结束了,虽然部队居住的地方早已经是解放区,很少有枪声、炮声,很少有战火的硝烟,但胜利终于来了,绷紧了得随时准备打仗的神经放松下来,大地充满着和平的气息是多么的惬意。

  当然,他不会长久留意抗日战争结束后那种和平氛围带来的景色,他还要去接受任务,然后还要执行任务,在部队,任何时候的任务都是不能忽视的。

  接待他的正是看中他的后勤处赵处长。赵处长用审视的眼光看着眼前个子不高.肤色黢黑的他,说了一句:来了,很好!

  后来.他看了很多描写那个时期我军的电视剧.看到很多首长在对下级布置任务时的一些情节描写,他很不满,说那些编剧全是在胡编乱造,那时,部队布置任务很简单.哪有那么多婆婆妈妈的指示。

  赵处长交给他一封信,让他拿着这封信,火速赶到招远县政府,把信交给县政府负责人,县政府负责人会交给他一包东西,拿着这包东西再火速赶到龙口港。

  然后呢?他问。

  赵处长笑了,看了看手表,说明天下午四点前你必须赶到龙口港,我在那里等你,然后你把包交给我,你的任务就完成了。再然后,你就跟着我,不要再回训练班了,跟着我执行新的命令。

  于是,他带着赵处长的信,带着赵处长派给他的五个战士直奔招远县城。

  从赵处长手上接过信.一直到他和护送他的五个战士到了招远,都很顺利,都很安全。毕竟抗战结束了,没有了日本人,没有了汉奸,没有了伪军.只有在农田忙于收割的农民。他当时计算了一下,从黄县城到招远县城再到龙口港,两天的时间是足够的,即便是急行军、赶夜路.对于经过战火洗礼的老兵来说也不成问题。他也了解了护送他的五个战士,那也是响当当硬邦邦的。五个战士是北海军分区独立团的,在抗战时期胶东军区分西海、北海、东海、南海、中海五个军分区,每个军分区有一个独立团,胶东军区还有十三、十四、十六三个主力团.这就是当时赫赫有名的胶东抗战八个团。

  兵龄差不多,都打过仗,都执行过任务,都是农村苦孩子出身,边走边聊,时间过得快,路也走得快,目的地到的也快。如果不是后来发生的事情,执行这次任务也许在他的人生中,不会留下任何的记忆。

  如今,在他的记忆里,那五个护送他的战士只记住一个姓刘的。记住他不仅仅是他也姓刘,都是栖霞人,都在十八盘的山下拾柴,都曾经为地主扛活.最主要的是他和他都参加了一九四五年二月胶东军区组织的在莱阳攻打伪军赵保原部队的战役.那次战役为抗战最后时期胶东根据地的巩固.为胶东地区在解放战争时期根据地的壮大奠定了基础。只不过是那次战斗,他是作为后勤部队在后方,而他在战斗中一人就击毙敌人十一个.活捉敌人七个的战绩立了三等功。他记得,一路上,他和他聊的最多,从家庭到部队,从十八盘到整个胶东半岛,从几年前跟着部队整天钻山沟和日本人打游击,到现在大白天聊着天走在大路上……当时他是独立团的一位班长.他们护送他的任务完成后,就失去了联系。后来,全国解放后,有一次回到家乡,站在十八盘山下,他打听过他,得知他在辽沈战役中在塔山白台山阻击战中牺牲了,牺牲的时候是位连长。他知道,那是他在护送他的任务完成后.他和他的独立团去了东北,成为第四野战军的主力部队,塔山阻击战是辽沈战役的关键.那个和他一样姓刘的和他的胶东军区北海军分区独立团肯定也是这次战役的关键。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金子”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