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历史愧对宁波,千年大港荒废了五百年


  唐宋元三朝,宁波是桅樯林立、客商云集的沿海商埠;新航路开辟前夕,它是欧洲人魂牵梦绕的商贸口岸。直到明清实行海禁,这座“海道辐辏”的枢纽港与大航海时代遗憾地擦肩而过。港口的命运起伏跌宕,历史的选择阴差阳错:宁波港的长期荒废,成就了近代上海的繁荣。今日宁波—舟山港的崛起,似乎意味着要上演一出中国港口的“双雄会”。

  撰文 王列辉 赵菲

  欧洲人地图上,先有宁波再有浙江

  明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一位叫单仲友的明州读书人向朱元璋提出建议:“明州与国号相同,此为大不尊,希望皇上修改地名,以示国号神圣。”朱元璋认为有理,就将明州改为“宁波”,取“海定波宁”之意。新航路开辟后,在西方人眼中,宁波是远东地区最优越的通商口岸;但明朝统治者却认为,这个滨海港口是充满不安定因素的是非之地。

  1541年冬,几艘葡制帆船组成的船队在中国南海洋面缓缓前进。这一年,是明嘉靖皇帝在位的第20个年头。阳光洒在水面上,海雾渐渐散去,嘹望台上的水手兴奋地看着前方,并向全船人员大声呼喊,他们期待已久的陆地和港口出现在了前方——这个地方就是中国澳门。

  登陆澳门之前,另外一群葡萄牙船队早已进入了浙江沿海。至少在1524年,葡萄牙人就来到了浙东海域,在一个叫“Porto Liampo”的地方扎下了营寨。这里的“Porto Liampo”翻译成中文就是“宁波港”。据多位学者考证,这里的“宁波港”就是明代私人贸易据点——双屿港。

  随着尘封多年的史料重见天日,双屿港的真实面目开始出现在我们眼前:那是16世纪亚洲最大的海上贸易基地,活跃着来自多个国家的商人。1524至1548年,中国、日本、葡萄牙商人常常在这里展开三角贸易,每年的贸易额超过300万克鲁查多(即后来葡萄牙通用的货币埃斯库多)。当时,这是一个惊人的贸易额,因为葡萄牙首富达·伽马的年薪也不过1000克鲁查多。

  实际上,欧洲人在文献中首次提到“宁波”,要比葡萄牙人的脚步早了整整200年。据浙江大学龚缨晏教授介绍,西方关于宁波的最早文字记录来自鄂多立克,一位曾经游历多国的修士。1318年,53岁的鄂多立克离开威尼斯,从印度经海路到达了广州,并在1325年到了北京。后来,一位神父用拉丁文记载了鄂多立克的言行,这就是《鄂多立克游记》。书中提到的“Menzu”(注:“明州”音译),即今天的宁波。这个港口的繁盛让鄂多立克叹为观止,“此地船只如此之多,不仅你耳闻之后不太会相信,即使你亲眼目睹之后可能也会感到难以置信”。17世纪旅行家曼里克曾说:“葡萄牙人在中国建立的首个居民点在宁波,此地在澳门以北二百里格(一种长度名),其交往和贸易的规模之大,可以与印度的主要城市相比。”

  1548年,明朝军队奋力把葡萄牙人赶出双屿港时,全球化的第一次浪潮已经全面铺开,推动海洋文明、开展海洋贸易是大势所趋。彼时,宁波、温州、台州等沿海居民更是将双屿港作为贸易获利的重要场所,“一叶之艇,送一瓜,运一罐,率得厚利……三尺童子,亦知双屿为衣食父母”。就这样,一座富可敌国的港口最终成为了一片废墟。如果明朝政府能够因势利导,那里或许会成为一个拥有主权的“香港”或“澳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