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贡嘎山冰川 “冰河”之水天上来


  位于四川西部的贡嘎山海拔7556米,是我国7000米以上高峰中位置最东的一座,在它的周围,数座6000多米的高峰重峦叠嶂,簇拥着这位威严的“蜀山之王”。美国植物学家和探险家约瑟夫·洛克曾由衷地赞美道:“它的主峰像一座金字塔一样鹤立鸡群于姊妹峰之上,高耸着直冲苍天。”

   这里是冰川的故乡,孕育着71条现代冰川,面积超过200平方公里,是横断山系与青藏高原东部最大的冰川群,其中较大的冰川有海螺沟1号冰川、磨子沟冰川、贡巴冰川、南门关沟1号冰川与燕子沟1号冰川,皆从主峰流出,呈放射状分布,其中以海螺沟1号冰川最为壮观。它源出主峰东侧,长约15公里,面积约16平方公里,落差近4000米,仿佛是一条从云端落人人间的磅礴冰河。

  “仪态万方”的冰之世界

  每一个看到海螺沟冰川的人,都会被眼前气势恢宏的大冰瀑布所震撼,它高高悬挂于雪峰之上,从山巅一跃而下,落差约1100米,是我国最大的冰川瀑布,比黄果树瀑布高出了20倍。比起水流瀑布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喧嚣、激荡和柔软,它更像是一位冷峻的剑客,时而发生的冰雪崩塌如宝剑扬手出鞘,山谷中顿时冰雪飞舞,蓝光闪烁,令人叹为观止。

  而当你把视线从巍峨的雪山与冰瀑上滑下,你会观赏到更多的冰川绝景,它如同是一位不知疲倦的艺术家,将整个山谷都变成了它的作品展厅——  冰川的“运动景观”有冰川裂缝、冰川断层与褶皱、冰川条痕石等;消融景观更显鬼斧神工,冰杯、冰井、冰柱、冰洞、冰桥等共同建构了一个魔幻般的冰之世界;而在这“冰封绝景”之畔,大流量的热矿泉和绿海般的原始森林招展着蓬勃的热情,深入林海超过5公里的冰舌形成冰川与森林、温泉共生的奇妙景观……

  即便是在看不见的地下,也有冰河幽咽,它在千回百转之后,在冰舌前端奔涌而出,形成如“城门洞”般的冰河胜景。古冰碛物更扩散到海拔1400米左右,比现代冰川规模更为广大。

  “活力四射”的冰雪巨龙

  众所周知,在雪线以上,从天空降落的雪和从山坡上滑下的雪在低洼处聚集,会形成冰川学上的粒雪盆,这便是冰川的摇篮——雪花在这里经过一系列变质作用,逐渐成为浅蓝色的冰川冰,并在自身压力和重力的联合作用下发生塑性流动,越过粒雪盆蜿蜒而下,形成长长的冰舌。因此,雪线上的积累区和雪线以下的消融区便如同塑造和控制冰川的两只自然之手,共同决定着冰川的诸多特性。

  与补给少、运动慢的大陆性冰川相比,贡嘎山冰川属典型的海洋性冰川,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恩赐。它位于气候湿润的大环境中,南北走向的高耸的大雪山山脉截留了来自西南和东南两方面的大量水汽,降水丰富;海拔高,雪线以上部分达2500多米;强烈的新构造运动和坚硬的花岗岩则共同造就了高耸如锥的山体——补给充分,消融强烈,山体高峻而陡峭,雪崩和冰崩频繁,这些都为孕育“活力四射”的冰川提供了有利条件。

  1981年由中国科学院兰州冰川冻土研究所对海螺沟冰川进行了考察。这次科考表明,这里的雪崩不仅分布于终年积雪和冰川地带,并且深入到季节性积雪地带,成为冰川的重要补给源。在永久性雪崩带内,终年云雾缭绕,雪崩槽密布,粒雪盆之上不时冰雪飞舞,响声隆隆。而季节性雪崩带即便是在气温最高的7月份,残留下的雪崩雪仍历历在目。大型的雪崩甚至可由海拔6600米处狂泻到3700米的山腰。

  独特的冰瀑群也是冰川“活跃好动”的重要原因——海螺沟1号冰川的中、上游有3个冰瀑布,高度分别为80、100和1100米,规模举世罕见,贡巴冰川也有两个巨大的冰瀑布。如果说粒雪盆是成冰与屯冰库,悬挂在山体上的冰瀑则如同冰川粉碎机,在地形、重力等共同作用下,这里布满密集的裂隙,冰崩与雪崩终年不断,将整个冰川“肢解”成大大小小的碎块。大量的冰雪从瀑布上轰然坠落,不仅加速了冰川的消融,也使得原有的冰川结构被破坏,并在冰瀑布脚下的“冰川构造铸造场”重新进行组合。

  因此,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贡嘎山的冰川都属积极运动型冰川。根据调查计算,海螺沟冰川的粒雪盆溢出速度约为140米/年,大冰瀑布为350米/年,冰舌根据其不同位置差别较大,其中的“急行军”部分也超过了180米/年。所有冰川的底冰层都比较发育,含有大量岩屑与砾石,侵蚀能力很强,向冰川末端源源不断地输送着大量的冰碛石,仿佛是一座日夜赶工的巨大建筑工地。在这里,充分的补给和强烈的消融同台竞技,而消融的力量更胜一筹。如海螺沟冰舌末端在1966-1982年间年均后退25米,1990—1991年则后退14米,冰舌末端的海拔亦不断上移。这里的冰川充满了“人间烟火气”

  冰川是自然界的“王族”,它们高高在上,身披钻石水晶冠冕,俯视着脚下的红尘。在很多人的心目中,它们是高寒、神秘和遥远的代名词,是探险家、登山家和科学家才能触摸到的世界。与这些高不可攀的冷傲“亲族”比起来,贡嘎山的冰川格外富有亲和力,它们距离成都不过200多公里,海螺沟1号冰川更是国内同纬度海拔最低的冰川,最低点海拔不到3000米,深入原始森林。仿佛是一条对人类世界充满无限好奇的银甲天龙,从山巅的冰雪王国中游出,迫不及待地奔向山下,伸出了长长的冰舌,与山花、树木和林鸟嬉戏。即便是没有登山经验的普通人,也能在这里亲身感受到冰川的无限魅力。更有趣的是,“这儿的冰川不太冷”,研究人员用专业仪器在几条冰舌的不同深度测量冰川温度,得出的温度均接近零摄氏度,是典型的“暖”冰川,冰川之上的气温更加适宜,在夏秋季节,即便是身着薄衫,也能自如地徜徉在这光怪陆离的冰之世界。较之严酷的零下十几度乃至二十几度的大陆性“冷”冰川,暖冰川更为“温厚包容”,冰川上不仅能生长藻类和雪蚤之类低等生物,连植物都可以“大胆地”将根系扎入冰层,森林中的动物们和牧人们的牛羊也能在上面走来走去,如同是森林中一片凝固的湖,一条特别的河流,与整个生机勃勃的世界融为了一体。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贡嘎山冰川 “冰河”之水天上来”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